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四章  250给你拿去补肾

      洛溟刚走出车门,就看到米鸢离弦箭一般冲了回去。

      他也匆匆忙忙跟了过去,走进大厅,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的踪迹,无奈只能回到车里继续等。

      米鸢进了大厅,直接坐电梯上了九楼。

      她还在发愁该怎么进去,就看到一个酒店服务员推着清洁用品,打开9001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皇天不负有心人,米鸢眼中划过一丝狡黠,小心翼翼跟了进去。

      在服务员打扫浴室的时候,米鸢迅速捡起地上被她摧残的惨不忍睹的金卡,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房间。

      走出房间,看着手里沾着口水的金卡,米鸢强忍着恶心,用纸巾把它擦拭干净。

      这种惨痛的经历,让米鸢心里对那个臭男人的愤怒,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然而就是她千辛万苦找回的补胸卡,残忍的被银行告知,此卡匿名,无法查询。

      什么叫匿名!!!

      什么时候银行可以匿名办卡了?有钱人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米鸢气的想要当场砸了银行,但,她还没有不理智到为了已经丢失的初夜,触犯法律进监狱。

      很快她便想到:金卡一般是A市少数豪门,才持有的。虽然是匿名办理,但银行不可能找不到一点信息。

      米鸢灵光一现,浮起一抹谄媚的笑脸,看向银行的工作人员,温柔道:“小姐,这卡是我捡的。你可以帮我还给失主吗?”

      银行工作人员重新看了一眼卡号:“可以,虽然是匿名购买,可这种金卡涉及金额大,A市的持有者并不多,我们会一一排查,争取找到失主。”

      米鸢面色一喜:“那你们排查到失主时,可以告诉我,他是谁吗?”

      银行工作人员面露难色:“女士,既然顾客是匿名办理,那我们银行就有义务为顾客的信息保密。”

      擦,该死的保密!

      米鸢脸色铁青,在心中狠狠的问候了昨夜男人的祖宗十八代。

      看来想从这张‘补胸’卡下手,找到那个恶劣的臭男人,是不可能了。

      不过,既然这个男人这么有钱,自己想要把他碎尸万段,无疑于以卵击石。

      已经丢了夫人,万万不能折兵了。

      不过面子还是要挣回来的。

      哼,补胸是吧!那老娘,也给你一笔补肾钱。

      米鸢忍住内心的愤怒,耐着性子维持笑脸:“那能麻烦你帮我存点钱进去吗?”

      银行人员显然是没想到还有人往捡来的卡中存钱的,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盯着米鸢。

      米鸢脸一黑,笑眯眯解释:“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有见过金卡,所以就好奇啊,好奇它到底是不是银行卡?于是我就把它插进自动取款机里,随便输入一个密码,没想到竟然对了,所以我就一个不小心用它取了500块钱出来。”

      随便输入一个密码,就对了?

      这年头捡到金卡,阴差阳错猜对了密码,还把金卡还回来的拾金不昧之人,实在是不多了。

      银行工作人给了米鸢一个赞扬的眼神,热情道:“好的!”

      米鸢规规矩矩递上了500大洋,最后礼貌笑了笑,请求道:“取了卡主人的钱,我心中甚是惭愧,能麻烦银行方面把卡交给失主的同时,帮我转交他一张表达歉意的纸条吗?”

      “可以!”工作人员为米鸢的‘诚心’感动,二话没说,亲切的为米鸢提供一张纸。

      米鸢低头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在纸上洋洋洒洒写上两句话,微笑着把纸条折好递了回去。

      工作人员感动的就差热泪盈眶了,说找回丢失的金卡,失主一定会有重谢,强烈要求米鸢留下自己的真实姓名。

      重谢?

      恐怕那个男人得气歪了鼻子,还重谢呢,不找她算账就谢天谢地了。

      她才没有那么傻,自己送上门去,任人宰割。

      米鸢婉拒了工作人员,转身潇洒离开了银行。

      关于她为什么跑回酒店,米鸢只是敷衍的和洛溟解释说是在酒店捡到了银行卡,退房的时候忘了,所以才急着回酒店寻找。

      洛溟虽然有所怀疑,却还是选择相信了她。

      关于昨夜的事,米鸢只想把它变成一个秘密,埋在心底。

      米鸢回到自己的公寓,等洛溟走后,偷偷跑出去买了一盒避孕药吃下去。

      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都是那个可恶男人的脸。

      深夜十点,银行不负众望查到了金卡的主人——传说中的W•H总裁,席晟。

      银行老总亲自上门,并未见到席晟本人,把金卡和纸条交给了席晟的管家威尔斯。

      *

      席家城堡

      威尔斯敲了敲门,听到少爷的应允才迈步进屋。

      “少爷,有人捡了您的卡,让银行方面转交回来。”

      捡了他的卡,转交?恐怕又是A市的某个富豪知道他回来,想找他办事吧!

      席晟看都未看一眼,声音冷傲决然:“直接扔掉。”

      “好的!”威尔斯又补充了一句:“少爷,纸条上的内容也不看吗?”

      纸条?席晟桀骜不驯的黑眸暗了暗,声音冰冷无情:“看一眼,无论是谁,电话警告他,别再做这种愚蠢的事。我席晟若是想要钱,恐怕他倾家荡产都不够。”

      “是!”

      威尔斯想出门处理,席晟突然出声叫住:“现在打开读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不自量力。”

      “是!”

      威尔斯恭敬打开了银行的精心包装,把纸条拿出来耐心打开,一本正经开始读:“250付你昨夜陪睡钱,另外250给你拿去补肾。本小姐告诉你,我对昨夜特别不满意……”

      威尔斯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的和蚊子腿一样细小。

      席晟的俊脸越来越黑,猛地站了起来,一把将纸条抢了过去,低头看去。

      纸条上还剩下最后一句话:好好补肾,别到了最后未老先衰,不能天伦!

      这个女人,还是这么大胆!

      手里的纸条被大力攥裂,席晟却不怒反笑,黑眸犀利睿智,还有猛兽发现猎物时咄咄逼人的兴趣盎然。

      很好,看来他有必要让小时候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人,知道一下‘不能天伦’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