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三章 哭是没有用的

      米鸢乖乖点了点头,席晟坐回床边,准备问她关于她背上伤疤的事情。

      不料,他才刚刚坐好,米鸢抓住时机,立即疯狂的拱动身子,想要逃出去。

      她拱了几下,身子到了床边。又猛地一用力,头朝下,栽了下去。

      伴随着一声尖叫,米鸢头撞在地上,瞬间失去了意识。

      还真是个倔犟的笨女人!

      席晟眸子暗了暗,望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小女人,转头大步走到电话机前,快速拨出一个号码:“我要今天住在6001人的全部信息!”

      翌日接近中午米鸢慢悠悠转醒,迷糊打量着眼前陌生的房间。

      错乱的记忆在脑海中,破碎的拼接。

      昨天墨渊和曲婉婷结婚,她伤心欲绝到酒吧买醉•••走错了房间,把房间里帅到爆的男人当成了鸭子•••她被暴露狂压在了身下•••她想逃,却从床上跌了下去,再然后发生了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米鸢猛地坐了起来,全身却酸痛不已,仿佛压路机碾过一般,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顾不上疼痛,米鸢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只见被子下,她不着寸缕。

      最主要的是,她的身上还分布着密密麻麻,青青紫紫的吻痕。

      米鸢脸颊红的几乎可以滴出血来,脑袋嗡的一声,懵了。

      自己守了二十年的清白就这么没了?

      恋爱谈了七年,她都不愿意轻易交付的东西,就这么被一个陌生男人抢走了。她的大脑无法思考,豆大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滴滴滑落。

      片刻后,米鸢疯狂跑下床,跌跌撞撞冲进了浴室。

      她要洗掉身上这些肮脏的印记!

      好可怕,这一切,一定不是真的。

      打开淋浴,米鸢疯狂的搓着身上的吻痕,恨不得洗下一层皮来。可无论她怎么用力,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吻痕,就是洗不掉。

      身上好几处都被搓破,冒着血丝。米鸢的心,却比身上更痛。

      她从一开始的无声的流泪,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她失去了所有。

      热恋了七年的男朋友和别人结婚了。

      自己守护了二十年的清白,现在也没了。

      脑海中墨渊和曲婉婷结婚的片段来来回回的回播,那个告诉自己‘渊鸢想抱,一生不离’的男人,到最后残忍推开了她。

      七年的感情比不上一个‘性’字来的深。

      自己只是想给两个人的婚礼留一些美好,所以才迟迟没把自己交给他!他就因为这个,将七年的感情狠狠抛弃,娶了别人。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米鸢的心脏跟着呼吸,一下一下的揪痛着,愤怒和疼痛让她清醒,理智。

      以前,在她的字典里,唯有泪水不可靠。

      墨渊走后,则又加了一条,唯有男人和眼泪不可靠。

      已经发生的事,哭是没有用的。

      万恶的男人!

      无论他是谁,她一定会找出来,然后让他付出代价。

      米鸢抓着白色镶金边的浴盆的手一点点收紧,指节泛白。

      只到泡的身子发白,米鸢从浴室走出来,发现了床头放在床头柜上的VIP金卡和一张字条。

      只见字条上用苍劲有力的大字写着:昨夜的鱼水之欢是我收的房费,卡里的钱留给你补补胸。

      只是喝醉酒走错房间,就要收她最珍贵的初夜做房费。

      这已经够米鸢生气的了,可这该死的男人,竟然还留了金卡,给她补胸……

      一瞬间,米鸢只感觉自己的肺膨胀的快要炸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

      该死的男人,把她当什么了!

      米鸢一把抓起桌子上象征耻辱的金卡,冷冷扔在地上,感觉不解气,上去又狠狠踩了许久,最后啐了几口。

      最后还是感觉不解气。

      不行,她一分钟也等不下去。必须赶紧找到那个可恶的男人,她要把他碎尸万段。

      她环顾了房间,在地上找到了被男人撕成碎片的衣服。

      这个男人是野兽吗?

      该死,没有衣服她怎么出去?

      米鸢强逼着自己冷静,脑袋飞速的运转,最后视线落在旁边金黄色的固话上。

      *

      金玉王朝大厅

      昨晚的事,她不想任何人知道。

      两个人出了电梯,米鸢复杂扫了一眼身后紧跟的洛溟,故作轻松道:“我去退房。为了维持公众场合的安宁,你去车里等我。”

      洛溟静了一秒钟,随后温柔道:“好!你不用太着急,我等你。”

      “嗯。”米鸢点了点头,把墨镜往上推了推,向柜台走去。

      洛溟一直等到,米鸢把房卡交给酒店工作人员,才放心大步流星走出了大厅。

      眼看着洛溟走出大厅,米鸢才大胆向柜台工作人员,询问:“麻烦你帮我查一下,昨晚住在9001的顾客,叫什么名字,谢谢。”

      “好的,请稍等。”工作人员礼貌说完,便开始操作电脑查找。

      片刻后,工作人员停了下来:“对不起,小姐。我们这里,查不到9001顾客的信息。”

      米鸢微微蹙眉,反问:“为什么?你们酒店不是要对入住的所有顾客,实名登记的吗?”

      “原则上是这样的,但总统套房9001是酒店一直为一位神秘SVIP顾客保留的房间,客户拿着房间的房卡,入住时不需要登记。”

      不需要登记……

      “你再好好查一查。”米鸢不死心。

      工作人员再次查了一下,温和道::“对不起,小姐。我们这里确实查不到,关于9001顾客的信息。”

      查不到……那自己怎么找到他?

      米鸢只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摔倒。

      接待的女服务员,看着万念俱灰的米鸢,义正言辞问道:“小姐,请问您还有别的事吗?如果没有,请让后面的人,上来。”

      米鸢回头看了眼身后排着的长队,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往外走。

      难道她只能自认倒霉,任由那个抢了她初夜的男人,逍遥法外?

      走出大厅,阳光打在身上,米鸢却感觉不到一丁点的温暖,无意识下着台阶。

      洛溟坐在车里,看到米鸢表情低落,担忧迎了出来。

      突然,米鸢身边有一对情侣路过,男的一脸严肃对女的说:“亲爱的,以后我把工资卡交给你保管。”

      工资卡?对了,金卡!

      每个人的银行卡都是实名登记的,这不可能有错。想到这,米鸢眼前一亮,转过身,箭一般冲进金玉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