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二章 履行儿子的特权

      米鸢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只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男人强大的力道,几乎想要掐断她得脖子。

      呼吸越来越困难,脑袋嗡嗡作响。

      这是快要死了吗?

      米鸢的肩膀无力垂下,宽大的蝙蝠衫滑下,光洁娇嫩的脊背中央,竟有一片狰狞隆起的伤疤。

      席晟瞳孔猛烈收缩,大手松开,米鸢身子无力滑落在地上。

      米鸢坐在地上缓了一会儿,趁男人还在发呆,起身就往外跑。

      她一定要这个恶劣的男人付出代价!

      刚跑出两步,再次被男人拉住手腕。米鸢尖叫着,手脚并用,疯狂的挣扎:“放开我,你个混蛋!放开我……”

      米鸢蛮力不小,其中有几下打在席晟的骄傲上。

      桀骜不驯的黑眸深了深,他环视了房间,拉着米鸢捡起地上的被单,三两下将米鸢的双手,双腿都捆绑起来,扔在床上。

      手脚不能动,米鸢就不安分的往前拱,愤恨呵斥面前的冷傲男人:“你个混蛋!死鸭子,我要起诉你,你就等着坐牢吧!”

      这个女人是智商有问题?

      都到这个份上,还坚持不懈的演下去?

      席晟薄唇抿了抿,戏谑问:“女人,你是演员吗?”

      “你怎么知道我是演员?你调查我?你是谁?”米鸢警觉。

      “……”

      她下意识的反应不像是假的,席晟眉峰一陇:“你真的是演员?”

      看来没调查过!

      米鸢松了一口气:“我是不是演员,关你屁事!”

      “……”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么忤逆他!

      身边每一个人都是小心翼翼迎合他,讨好他,唯恐他有一丁点的不开心。

      偶尔,被小猫抓一下,感觉还不错。

      席晟不怒反笑,勾唇道:“女人,我问你一个问题,只要你好好回答我,我就放你走。”

      米鸢咬牙,厉声道:“回答你大爷,你给我滚!”

      席晟挑眉,幽幽道:“女人,这是我的房间!要说滚,也是你滚!”

      米鸢冷嗤了一声,讽刺道:“大言不惭,这明明是……”

      她环视了整个房间,水晶大吊灯、欧式真皮沙发、看不到边的大床,硕大的落地窗……俨然是一个总统套房,而她订的是一个普通的标准间。

      “……”

      ‘我的房间’被米鸢咽了下去,她心虚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俊美男人,讪讪浮起一抹大大的笑脸:“帅哥,不好意思啊!我走错房间了。”

      “很多女人进来后,都是这么说的!”席晟声音冰冷,疏离。

      很多女人?难道有很多女人会走错房间,进来他这里?

      米鸢模糊记起,她当时是踹了一脚,然后门就开了。

      米鸢想了想,为自己辩解:“谁让你不锁门的。”

      “难道我不锁门,你就该进来?”

      “……”

      确实是她走错了房间,她的错。米鸢如泄气的气球,耷拉着脑袋:“帅哥,我真的是走错房间了。我喝醉了,稀里糊涂就进了你的房间。”

      席晟眸子暗了暗,面无表情眼前女人,质问:“怎样才能证明,你是走错了房间,而不是为了故意勾引我?”

      故意勾引他?自恋狂!

      米鸢翻了个白眼,声音冷漠:“你去门口找,应该会看到我的房卡。我发誓我只是走错了房间!”

      席晟扫了米鸢一眼,高大的身子站了起来。

      他一站起来,那里再次暴露在米鸢眼前。

      这个暴露狂!

      米鸢猛地闭上眼睛,气急败坏:“你就不能先穿上衣服?”

      席晟扫了一眼,大步走到门口,捡起米鸢扔在地上的房卡,眸色深邃了几分。

      这个女人真的是走错房间了?

      他重新走回床边,看到床上的小女人,用力的闭着眼睛。浓密如小扇子的睫毛,在她娇嫩白皙的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五官精致,皱巴在一起,像个可爱的肉包子。

      席晟薄唇一勾,恶作剧道:“睁开眼睛。”

      米鸢眯起眼睛,通过眼缝看到依旧光着身子的席晟,羞愤交加:“你个变态,你怎么还不穿衣服?”

      “我在自己的房间不穿衣服,很变态吗?”席晟挑眉,反问。

      “……”

      米鸢一瞬间泄气了,无力妥协:“行!我错了,帅哥,你放开我,我立即滚出去,好不好?”

      “你把我的房间弄成这样,准备就这么走了?”

      米鸢环视了杂乱的房间,笑眯眯道:“你放开我,我给你收拾好,再滚。”

      “你还打了我一巴掌!”

      ……

      这个小气男人,米鸢脸色变了变:“我让你打回来。”

      “我从不打女人。”

      “……”

      米鸢一阵气结,没好气道:“不就是想要钱吗?你给个数,我回去打给你。”

      “你感觉,我席晟的耳光值多少钱?”

      “席晟?”米鸢嗤笑了声,毫不客气讽刺道:“帅哥,你要是席晟,我就是席晟他妈!”

      看来眼前的女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席晟眸子深了深,敏捷压在米鸢身上,大手惩罚性的一用力,撕碎了她上身的蝙蝠衫。

      米鸢惊恐望着身上的男人,怒斥:“混蛋,你干嘛?”

      “履行儿子的特权,吃奶。”

      “……”

      这个轻浮的男人!

      米鸢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气的说不出话来。

      内衣被解开,胸前突然一凉。

      丰满的雪峰脱离了束缚,弹了出来,诱人的红樱绽放在席晟眼前,他桀骜不驯的黑眸,略过一抹幽暗的光。

      他支着身子,深深望着眼前完美的酮体。

      眼前女人娇嫩如雪的肌肤,因害羞而透着微红,熟透的樱桃一般,十分诱人。小脸十分精致却不过分张扬,并且从骨子里透漏着一股子清纯。

      身体里一股燥热,席晟深沉的黑眸暗了暗。

      在他富含攻击性眼神的注视下,米鸢恐惧着,声音微微发抖:“别…别乱来!只要你别乱来,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米鸢声音里带着抽噎,席晟的心情莫名的烦躁。

      哪个女人不是心甘情愿的,匍匐在他的身下讨好他,迎合他。

      强了一个女人,席晟是不屑的。

      黑眸中一丝微弱的情绪,在席晟强大控制力的作用下,很快退了下去,席晟高高在上的目光睥睨着米鸢:“知道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