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章 固执的鸭子!

      A市市中点最大的酒店盛玉王朝顶层,金黄色的灯光打在地上羊毛地毯上熠熠生辉。

      米鸢扶着墙一路跌跌撞撞走到走廊尽头,醉眼朦胧抬头看了眼房门上的9001,喃喃道:“6001,嘿嘿,我找到了!”

      说完,她从一堆单据中抽出房卡,颤抖着往卡槽里插。

      可无论她怎么努力,就是插不进去……

      “他们欺负我,也就算了,连你也敢欺负我!”尝试了几次之后,米鸢气的俏脸通红,抬脚踹在门上。

      这一踹,门竟然自己开了!

      “早开不就好了,哼!”米鸢嘟囔着走进房间,甩上门。

      一边脱衣服,一边向大床走去。

      她真的是喝醉了,只感觉天旋地转。

      咔嚓……

      听到身后一声脆响,米鸢脱衣服的动作戛然而止,迷迷糊糊回头。

      只见,在她身后站着一个男人,高大伟岸,俊美的让人窒息。

      深邃如刀刻极其立体的轮廓,一双狭长丹凤眼微眯,睥睨着她。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幽深如漩涡,蛰伏着神秘、冷酷。

      男人小麦色的皮肤,伟岸健硕。水珠从湿漉漉的黑色发梢滴落,顺着肌理分明的肌肉曲线往下,经过标准的六块腹肌,没入松松垮垮系在腰身的白色浴巾里,致命的性感。

      这个比明星还好看的男人,是鸭子?

      米鸢脑袋晕乎乎的,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早就听说,某些酒店会有特殊服务,遇到却还是第一次!

      这个男人长的不错,不过,她还没有饥渴到找鸭子。

      看在对方长的还算不错的份上,米鸢语气不算太坏:“你找错人了,我不需要这种服务。”

      男人没有说话,黑眸半眯,如帝王一般居高临下,睥睨着米鸢。

      米鸢看他不说话,以为他是不死心:“出去吧,我是真的不需要那种服务,你在我这里耗下去也没有用。”

      男人依旧没有动,一言不发。

      性感的薄唇抿在一起,说不出来的矜贵,倨傲。

      还是个固执的鸭子!

      酒精麻醉作用上来,米鸢只感觉头痛欲裂,脚下软绵绵一点力气都没有。

      “出去,我要睡觉了。”米鸢语气不善说完,踉跄往大床走去。

      头重脚轻,她真的想立即睡觉。

      一头扎进软绵绵的床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米鸢舒服睡了过去。

      席晟站在浴室门口,冷眼看着床上的小女人,黑眸中充斥着鄙夷、不屑。

      自从他开始把送进房间的女人,直接丢到非洲当妓之后,已经很少有人再敢往他的房间送人了。

      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又不怕的死送进来。

      送也就送了,竟然还送来这么一个愚蠢,无知的女人。

      走错房间这种老掉牙的戏码,也敢用在他席晟的身上?

      真是可笑!

      席晟耐着性子站在原地,他倒要看看这个无知的女人,可以演多久?

      一分钟过去,床上的女人安静的平躺着。

      二分钟过去,床上的女人依旧没有反应……

      五分钟……十分钟过去后,诺大的总统套房回荡起,轻微均匀的呼吸声。

      该死!这个无知的女人竟然睡着了!!!

      席晟沉着脸大步上前,大手一把扯住床单,硬生生把米鸢连着被子一起拽下了床。

      米鸢刚睡熟,被席晟拉下去摔在地上,尽管厚厚的褥子缓冲了一些力道,可她的肩膀,依旧被撞的生疼。

      她稍稍清醒了些,懊恼掀开盖在头上的被子,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一抬头撞入一双微怒的黑眸,米鸢下意识浑身一个激灵。

      席晟居高临下打量着米鸢,黑眸高傲,冰冷。

      从他的身上散发着铺天盖地的寒意,席卷了整个房间。

      好冷!

      一瞬间,米鸢只有一个感觉,这个男人是危险的!

      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对方是个鸭子,闯进了她的房间,他有什么资格这么盛气凌人?

      她好脾气的请他出去,他不领情,也就算了。

      竟然还把她从床上拉下去,这个该死的男人,一点教养都没有!

      她本就憋了一肚子的气,无处发泄。

      偏偏就是有人往枪口上撞,那就不怪她了。

      为了不输气势,米鸢一股脑从地上爬起来。

      奈何,身高还是和男人差了一大截。她不服输的挺了挺脊柱,狠狠瞪回去:“给我滚出去,否则,我马上叫保安!”

      席晟伸手捏住米鸢的下巴,黑眸射出一道危险的凶光,薄唇轻启:“演够了吗?”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磁性而低沉,隐忍着随时爆发的怒气。

      演够了吗?

      纳尼?

      这男人的意思,是她在演戏吗?

      米鸢愣了五秒钟,呆呆望着席晟。

      眼前的女人就好像真的走错房间了一样,表情无辜。水眸清澈见底,干净纯洁的不掺杂一丁点的杂质。

      该死,竟然演上瘾了!

      女人身上熏天的酒气,让席晟眉峰陇起,他不耐烦冷冷甩开手里的女人,大步朝房间里的固话走去。

      米鸢再次狠狠摔在地上,全身生疼。

      眸子里燃烧着怒火,利落从地上爬起来,向着床头的电话冲过去。

      她必须打电话叫保安上来!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席晟回手敏捷抓住米鸢的手腕。

      米鸢脸色一暗,抬脚狠狠踹了出去。

      两个人距离太近,席晟根本来不及躲开。

      米鸢的腿,踹在席晟两腿之间的浴巾上。本就松松垮垮的浴巾被踢开,露出茂密的黑森林……

      米鸢害羞收回目光,俏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身上唯一的遮掩被踹掉,席晟黑眸一阵猛缩。

      很好,这个女人彻底惹怒了他!

      席晟放弃了打电话,找人把眼前小女人扔出去的想法。

      席晟伸手冷冷掐住米鸢纤细的脖颈,声音冷冽:“女人,你在找死!”

      “混蛋,放开我!”米鸢吃痛,猛地抬手,一巴掌扇出去。

      脸火辣辣的痛,昭示着他有生之年,第一次被人打了耳光,对方还是一个女人?席晟眸子变得更加的幽深,握着米鸢脖颈的大手,不断收紧。

      “放开我……”米鸢呼吸困难,她一只手被男人握住,另一只手奋力去扒掐在脖子上的大手。

      席晟冷傲盯着面前垂死挣扎的小女人,视线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