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四章 及笄与戏弄【一】

      桃树下,女子坐在摇椅上,手中拿着扇子,接着落下来的花瓣,然后放在一旁,这样百般无聊的玩耍着。

      与慕沉月说好之后,骆初七便回到了院落中,等着父亲与兄长来接她去前院。到时……及笄散发,珠花选人。棋子早已落好,等着的,便是这舞台。

      “小七。”就在骆初七百般无聊等着的时候,只听到男子温和的声音响起。骆初七闻声,只觉得心里一暖,眼眶再也忍不住的红了。拿开扇子,起身。落入眼中的,是一身青色袍子的年轻男子,他站在旁边。而站在中央的,是穿着褐色官服虎目中年男人。

      年轻男子极为儒雅,笑起来的时候好似个翩翩公子,谁也无法想,这样一个人,能上战场,能做将军。

      可……他还是为了她的愿望,去了战场。

      虽不是亲兄妹,但是从小一起长大,骆初七早已将他看做一家人。如今……阴阳相隔的人,再次相见。所有的委屈,再也忍不住发泄了出来。

      “小,小七……你怎么哭了?”男子见骆初七眼眶发红,登时就懵了。

      “乖女儿,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和爹爹说。”骆大将军虎目中满是担忧,哪里还有在朝堂上威风的模样?

      骆初七看着两人这样,哭的更凶了。只流泪,而不出声。

      “女儿,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不想办及笄礼?不想我们就不办了。”骆将军道。

      骆初七闻言,忙摇了摇头。开玩笑,要是不办,她的计划不都毁了吗?

      压住激动与伤感,骆初七看着自家爹爹道:“爹,女儿没事儿,女儿只是一想到及笄之后,很快便要成亲,可能不能陪在爹爹身边,女儿心中不舍。”

      “傻丫头,只要你想,在家里一辈子都行。”骆将军道。

      一旁,男子哭笑不得:“爹,小七是个姑娘家,怎能一辈子在家?”

      “哼!为父还不能给我的女儿招个倒插门女婿不成?就算不成,我抢也抢来个。只要小七开心,怎样都行。”

      听着骆将军的话,骆初七心中只觉得暖了起来。而同样的,也是下定了决心,不论如何,她都要保护好家人。

      为了家人,她愿意做任何事,哪怕……与这天下间,最为尊贵的姓氏势不两立。

      “爹爹,您还不带女儿去大堂?及笄的好时辰若是过了,女儿可就真的嫁不出去了。”骆初七佯装委屈。

      骆将军闻言,忙拍了拍脑袋:“瞧瞧我这记性!走走走,乖女儿。”说着,骆将军在前,骆家哥哥骆轻在后,带着骆初七一同,入了前院大堂。

      大堂中,四周放置着新鲜的桃树枝,宾客们中央,有着一个大台子。上辈子也是这般。她及笄,所有皇子皆献上礼物,有的人甚至还会为她献艺。世间罕有。而她,却选了那个什么都不愿给予的慕沉远。

      骆初七进了屋子,众人纷纷起身。

      主位上,两个座位,骆将军与骆轻一同落座,骆初七跪在两人身前。

      “及时到,行及笄之礼。落发!落去烦恼丝!”

      话落,骆将军与骆轻拿着两把剪刀,将骆初七长发放下,剪去了小手指长短。然后用玉盒放入其中。

      “戴簪。缠住女儿心!”

      骆将军拿出了一朵翠色珠花,上镶嵌着金边,金边勾勒下,流苏摇曳。骆轻为骆初七束起一半长发,挽起了一个漂亮的发髻。将珠花插上。

      “送珠!”随着声音落下,在屋子中的人纷纷站了起来:“祝初七姑娘长命百岁,永享欢乐。”

      “谢谢。”骆初七看着这满屋子的人,目光落在了皇子们所在的那桌。一共五人。除了七王爷与太子之外,成年皇子基本都来了。

      “请大小姐送出珠花。”

      管事的人喊出这句话后,骆初七有些恍惚。上辈子也是如此。只是,上辈子选在及笄当日送珠花,是为了嫁给慕沉远。而这辈子……是为了要报复慕沉远。

      命运,当真在与她开玩笑。

      骆初七缓缓走到了台子上。

      而就在这时,门外缓缓走入了一个高挑的,类似女子的身影。

      这人,一身紫衣,墨发放下,女子的衣衫在这个人的身上,有些裸露。这人步伐缓慢,似有些不舒服。

      众人都在疑惑,这人是谁,竟然在骆初七及笄之日闯入这边来。

      然而,当这人走到了众人面前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慕沉远长得极为阳刚,剑眉星目,此时,扮作女子,虽刻意不去涂抹脂粉,却依旧是……滑稽可笑。

      不过,哪怕看上去滑稽,男子却依旧一本正经,他看着骆初七,用着涂着紫色眼影的眼,深情至极看着她,道:“阿七,嫁给我吧。我愿为你扮作女子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