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二章 恨与伪装

      铜镜中,女子有些消瘦的鹅蛋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脂粉一扫,让她看上去多了一丝俏皮。柳眉之下,一双细长的凤目好似会说话一般,流波婉转。鼻子不算高挺,却恰到好处,让她看上去,更加耐看。

      红唇一点,如那窗外的樱花瓣一般。

      女子生的可爱而精致,不过,却穿着一件象征着艳俗与魅惑的大红。可大红即是大雅,穿在女子的身上,竟无一丝违和感。反倒是那一身妖艳的红,综合了她的容貌,让她看上去,多了一丝魅惑,也更耐看。

      “小姐就是漂亮。等会儿老爷和公子来带小姐去前院,一定会被惊艳到。”翠荷看着骆初七这般,十分满意。

      “翠荷,我想出去走走。”骆初七面色微红,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似在期待什么一般。翠荷一见,心中便是了然,调侃道:“小姐说走走,可奴婢看,您是忍不住去见情郎了吧?”

      骆初七闻言,只笑,也不回答。然后缓缓走出了屋子。

      阳光照在身上,被关押在王府,许久不见日头的骆初七只觉得有些刺眼,拿着袖子挡住了那炎炎烈日。眯着凤目,看着这袖子上的彼岸花,笑的意味深长。

      见情郎?

      的确算吧?

      她是要见见那个曾经让她爱到抛弃一切,最后还让她不得好死的人,毕竟……这仇,不共戴天!

      前世,她与慕沉远相识的时候,慕沉远便喜欢在西北角的一个荷花池,她总是在问,为什么喜欢这种偏僻的地方,慕沉远只说是安静。

      可笑,当时的她竟信以为真。从此,不去打扰。

      可事实上呢?

      那个叫上官婉婉的女人!当年就住在那儿,谋夺着骆家。谋划着害她!那个女人,借着她,认识了慕沉远,两个人狼狈为奸,将骆家,将她都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荷花池畔,紫衣男子站在栏杆边上,一脸深沉。俊美的五官让人看着,便忍不住喜欢。他的身边,穿着白衣的女子正小鸟依人一般的依偎在他身边。

      当骆初七到了荷花池边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面。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骆初七看着这对害得她亲手杀害自己腹中孩儿,又让她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狠狠咬着下唇,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理智,才让她没冲动的上去直接杀了这对狗男女。

      而就在骆初七极力压制的时候,那方,男子已经看了过来。

      慕沉远在察觉到有人的瞬间,便回过头来,然而,当看到来人之后,他先是一惊,随后处变不惊的双手扶住了身边的上官婉婉,一脸担忧却又不近人情的样子道:“姑娘,你没事吧?”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上官婉婉也是一愣。但是当她看见骆初七之后,心下了然,于是做出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慕沉远将她抱着,放在了一旁,然后一脸坦然的走到骆初七面前,道:“阿七,你来的正好,那边的女子,可是你府上的丫头?她身子不舒服,你若方便的话,便派人将她送走吧。”

      骆初七就这么冷冷的看完他自导自演了这一幕,心中冷笑。也愤恨。恨当初的自己眼睛是有多瞎,多少次,上官婉婉与慕沉远两人暧昧不清,都是这么蒙混过关的?可笑,她竟然还觉得慕沉远是个好人。现在想想,她简直就是个笑话!

      “阿七?你怎么不说话?可是生气我多管闲事了?我……我只是不想看着有人在我的面前死去,你……你是知道我的。”慕沉远一脸苦涩。

      就是这副样子,骆初七默默的盯着他,此时真的有冲动撕了慕沉远。就是这副样子,让她一次又一次的被骗。

      “阿七……你当真不理我了?若是不理我,今日你这及笄之礼,我也便不用参加了吧?”慕沉远佯装生气。

      骆初七闻言,压住心中的厌恶,对着男子,扬起了一抹笑容,看着他,甜甜道:“远哥哥,小七怎么会生气呢?小七只是在想,那丫头是哪院里的,想的有些入神。”说完,骆初七又看向了上官婉婉:“你可以滚了,找大夫治好,下次别在远哥哥的面前这般,若再有下次,我活刮了你。”

      骆初七厉声说罢,又看向慕沉远,一脸单纯:“远哥哥,你是为我来的吗?”

      “自然。”慕沉远一脸宠溺:“这天下间,除了你,还有哪个女子能让本王来参加及笄之礼?只有你阿七。”

      慕沉远的声音极富有磁性,模样也阳刚,是不少女子正喜欢的类型。自然,也包括当年的骆初七。

      然而现在,听着他的声音,骆初七只想呕几下。也越发的恨自己眼瞎了。这种男人,脱光了送到她面前,她也不会再动心!

      心想着,面上骆初七却依旧是那副天真的模样,脸上恰到好处的浮现出一丝绯红之色,羞怯的看着慕沉远道:“远哥哥如此待我,我……”

      “阿七会当众将珠花交给我的,对吗?”慕沉远看着骆初七,温声说道。

      珠花,对于大烟王朝的女子来说,是及笄之礼的重要首饰。也是用来定下未来夫婿的信物。珠花一旦送出,便不能收回。从此,一生只能嫁给他。

      骆大将军战功显赫,手握重兵,是所有皇子们希望能拉拢的。然而他一生刚强,性子极端,让人无从下手。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世人都知晓,骆将军只有一个亲生女儿。并至今没有再娶。所以,骆初七嫁给谁,便代表了这朝堂未来的风,会刮到哪里去。如今,太子不受皇宠,虽有母族扶持,但是地位终究不稳,皇子们想抢皇位之心,也就都活分起来。由此,骆初七会将珠花给谁,便是一件大事了。

      骆初七看着慕沉远,心中只觉得这个人脸皮是够厚的。不过面上,却是一脸羞涩的点了点头:“小七答应你,只是……小七有个要求。”

      “但说无妨。”

      “小七……想让远哥哥穿着女子装扮,为小七献舞一曲,以示我们的爱情忠贞。”

      “这……”慕沉远脸色一变,刚要拒绝,就听到骆初七继续道:“若远哥哥不愿的话,小七就不给珠花了。”

      说完,便要走。

      “好好好,我答应你。”慕沉远目光温柔,只是心中却是暗骂,这个贱女人,总是提出一些古怪的要求。还是婉婉好。

      “就这样说定了,七七还要回去等待爹爹与兄长来接,就先不陪远哥哥了。远哥哥好好准备。”骆初七说着,俏皮一笑。

      然后在男子的目送下,离开了这荷花池。

      走出去后,那本洋溢着笑容的脸上,再也没了那天真的笑,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冷漠。宽大的袖子轻抚着自己空空的腹部,眼中一片杀意。想要报复一个人,不是杀了就好,而是要折磨他,让他求而不得,让他失去一切,然后……再囚住他,让他一辈子活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自此,忏悔他的罪过。

      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她的愤怒。

      “咳……咳咳,咳咳咳……”就在骆初七陷入仇恨之中的时候,只听到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什么人在这儿?”骆初七警惕的看着周围,然后就见到一名穿着深红色绣金蟒华服的男子从古树后走了出来。

      这男子,面目苍白,墨眉微皱,狭长的桃花眼中,是一片阴沉之色。让那双本该魅惑的眼,更添了一分阴冷,与邪性。

      他看着骆初七,见她身上衣衫之后,板着的脸,唇角弯了弯,却没有笑,只道:“有人告诉我,绕着这棵古树走,会遇见仙子。可是……我却只见到了一个满脸仇恨的青涩丫头。”

      “骆初七拜见太子殿下。”骆初七看着男子,低着头,恭敬道。

      太子慕沉月,对于这个人,骆初七极少会打交道,印象之中,这人阴狠,做事不择手段。若谁得罪了他,便会被剁碎丢入湖中喂鱼。

      所以骆初七极少敢仔细瞧他。如今死过一次,已然什么也不怕。仔细看来,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

      骆初七的声音很轻,然而……一出口,四周都安静了。

      男子美眸微怔,看着骆初七,似难以置信骆初七说了什么。

      骆初七也是一呆,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说出口了。不过转瞬,也就缓过神来,看着男子,决定按计划行事。

      她来古树这边,为的便是等太子。上辈子,太子在这里突然旧疾复发,打道回府。所以,她来这里等。

      “你刚刚说了什么?”见骆初七没开口,慕沉月缓缓开口,盯着骆初七,生怕错过了哪句话一般。

      骆初七闻言,仰起头,对上了他那双深沉的眼:“我喜欢你,所以,你可以在宴会上收下我的珠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