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章 断情重生

      天空阴云密布,让好好的午后,宛如夜晚一般。雷声从阴云之中滚滚传出,闪电随之劈下,照亮了那阴沉的天空。也照亮了正跪在一座破旧宅院前的一切。

      白衣女子挺着有七八个月大肚子,本漂亮的脸上,一片惨白之色,狼狈的跪在一座破旧的宅院前,神情崩溃。宅院中,传出阵阵腥臭味。那是死人的味道。破旧的牌匾倒在一旁,上书:大将军府。

      “爹……女儿来看你了。”女子声音颤抖。看着宅院,眼中含泪。却迟迟不肯哭出来。

      她的身后,数百名御林军将此处团团围住。而带头的,是一对男女。男子一身华贵紫衣,剑眉星目,俊美非凡。女子一身淡紫色长裙,腰间系着铃铛,看着跪在地上的白衣女子,眼中写满了嘲讽与快意。

      “骆初七,跟我回去。”男子握着腰间佩剑,冷冷说道。

      女子闻言,猛地回过头,看着这对男女,双目猩红,冷笑道:“回去?凭什么?”

      “凭你肚子里怀着本王的孩子。凭本王是你的夫,是你的天!”男子语气冰冷。看着骆初七,眸中是满满的嫌恶。

      “孩子?”骆初七冷冷一笑,摸着肚子,眼中染上了疯狂的恨意:“七王爷,八个月前我与你成亲,你却成亲当日带兵抄我全家。欺我瞒我,囚我整整八个月,如今,你还要我回去?你若还有一丝人性,就给我滚!”

      女子指着男子,厉声喊道。

      话落,却只觉得肚子阵阵刺痛。白色裙摆染上了一丝血色。

      “王爷,初七姐姐这怕是要生了吧?今日她偷跑出王府,这里的事情一定会传出去,如果我们把她带回去,还让她生下有骆家血脉的孽种,只怕……”一旁,女子看着七王爷,如是说道。而在看向骆初七的时候,眼中却是难掩快意。

      果然,七王爷闻言,眉头也皱了起来。他拔出佩剑,指着倒在地上的骆初七,冷冷道:“念在你我夫妻一场的份上,跟我回去,我便饶你一命。”

      女子仰头正对上剑锋,顺势望向了男子那张让她爱了足足三年的脸,嘲讽一笑,朝着男子吐了口唾沫:“呸!休想!”

      “你!”

      “哈哈!”骆初七疯狂一笑,惨白的脸上一片倔强之色:“你想要我回去,无非是想得到我陪嫁的那部奇书,拿奇书来救你身边这个小贱人吧?我就是死,也决不让你得偿所愿!。”

      “闭嘴!”男子双目一冷,踩住了女子的嘴巴,厉声道:“交出奇书,否则的话,今天连带你肚子里的孽种,我一并杀了!”

      “呵!”女子闷哼一声,血也染红了整个裙摆。肚子如坠石一般的疼痛,让她冷汗直流。然而,眼中却迸发出一丝恨意。看着男子,忍着好似腹部要坠落一般的痛苦,挣扎着掐上了男子。

      “啊!”男子瞬间吃痛,骆初七抓准瞬间,抢下了他手中的佩剑,朝后退了一步。

      “骆初七!我杀了你!”七王爷捂着下面,嘶吼道。

      “王爷,你没事儿吧?”一旁,紫衣女子一脸担忧,转身看向骆初七,厉声道:“你个刁妇,竟敢刺伤王爷,来人啊,把她乱箭射死!”

      随着女子话落,周围御林军纷纷拉弓。

      女子站在人群之中,裙摆如血,点点滴落在了地上。苍白却精致的容颜上,是一片悲凄之色,眼中是数不尽的恨意,看着那对让她恨到了骨子里的男女道:“慕沉远,三年前我及笄,将对于大烟王朝女子最重要的珠花,送与你,与你定下了婚契。自此,我骆家为你征战沙场,我父为你扫平朝堂上与你对着干之人,我兄长为你挡剑而死。让你慕沉远有了与太子分庭抗礼之能。可你呢?你与我成亲,杀我全家,丝毫不顾我骆家一丝情面。今日……又为我传家之宝而逼我去死!你说我肚子里的是孽种?”

      骆初七大笑,笑的凄惨。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宅院大哭,嘶吼道:“爹!哥哥!是小七识人不清,是小七害了你们,是小七错了。今日,骆家祖先在上,爹爹兄长在下,我,骆初七,与七王爷慕沉远,恩断义绝。休他这个不忠不义不仁之人!”话落,女子扯下了身上的白衫,划破手指,写下了一份血染的休书。丢到了男子面前:“我骆家女儿,只有休人的份!慕沉远,拿着它,别脏了我的黄泉路!从此,今生来世,你我只有仇,没有情!至于这腹中孩儿?”

      骆初七摸着腹部,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举起长剑,当着所有人的面,一剑刺穿了自己的腹部。看着慕沉远那因为惊吓而变了色的脸,再看看一旁女子那一脸快意的表情,心中的不甘与愤怒,让女子眼中血泪流出:“便让这孩儿与我一同代你,为骆家谢罪!”

      天空雷声作响,眼前变得一片猩红。

      骆初七回忆着自己这一生。她生在将军之家,虽母亲早亡,可却有父兄加倍疼爱。年少时,她万千荣宠,被人奉承,一直到遇见了慕沉远,爱上他。少女时,她容貌出众,家世显赫,追求之人无数。到头来,却因一个慕沉远,落得今日下场,家破人亡!若有来生,她必要这个男人,血债血偿!

      初阳刚露,一座女子的闺阁小院内,春桃盛开,淡粉色的花瓣飘落成了一张桃花雨。看上去,美如画一般。

      桃花正对着的,是一面小窗,小窗内正摆着的,是一张梨花木的雕花大床,女子躺在上面,面色惨白,无一丝血色。眉头紧皱着。

      一个穿着翠色衣衫梳着双环发髻的小丫鬟正站在窗边:“小姐,小姐,该起床了。”

      “不要……我不要。”床上,女子猛地摇头,脸色更是难看。

      小丫鬟闻言,包子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我的大小姐,今儿个可是您及笄的日子,若是再不起,只怕那些公子哥儿们都要等的不耐了。”

      “我不要……爹爹,兄长……不要死,不要!”女子声音凄厉,随着声音落下,女子缓缓睁开了眼。

      女子的喊声吓坏了小丫鬟,她呆呆的看着女子:“小姐……您这是做恶梦了?”

      小姐?

      察觉到身边有人,骆初七目光一冷。心道:我这是没死成,又被抓回去了?想着,骆初七心一横,迅速拔下了头上簪子,反手,狠狠朝着小丫鬟的方向刺去。

      “小姐!”小丫鬟被吓的跪在了地上。难以置信的看着忽然发难的骆初七。而同样的,骆初七此时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翠……荷?”骆初七有些艰难,不敢相信的叫道。

      “是奴婢。”听见骆初七叫她,小丫鬟松了口气,起身,轻车熟路的为女子拿来了衣衫:“小姐,您这是做了什么梦?醒了竟还想杀了奴婢。可吓死奴婢了。”

      翠荷有一搭无一搭的问道。

      骆初七闻言,目光落在了窗外,看着窗外那正飘落的桃花瓣,狠狠掐了自己一下。把自己的手都掐的出了紫色,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又让我后悔的梦。”

      “那可幸好是梦。我们小姐啊,生来就是享福的,怎么能有后悔呢?”翠荷笑盈盈的说道,然后拿来了一件淡白色的长纱裙,问道:“小姐,您看今日穿这个可好?”

      骆初七闻言,目光落了上去,只见上面系着流苏玉带,绣着金色菊花。

      “今天是什么日子?”骆初七心中有些不敢确信眼前真的不是梦。

      “今儿个是您及笄的日子啊。您昨日还与奴婢说,要早早起来去见七王爷呢。小姐您是睡傻了不成?”翠荷一脸狐疑。

      骆初七闻言,尴尬了一下。但是随后,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带着一丝羞涩的笑容,道:“没,就是……有些发昏。快些给我更衣,我要去早点见远哥哥。啊对了,今日我要穿红。”说着,骆初七已然起身。

      那副小女儿家要见情郎的模样,打消了翠荷心中的一丝疑惑:“奴婢这就去给您拿衣衫。”说完,转身去了衣柜那边。

      骆初七看着女子翠荷,不自觉的回忆起了那黑暗的八个月。

      当初,她不顾一切的嫁给慕沉远,却没料到慕沉远是个畜生,对她百般折磨,甚至……还活活用开水烫死了想帮她逃走的翠荷。

      那日……翠荷满身烂肉的样子,她至今难忘。

      若是说,那些过往全都是一场梦,她是不会相信的。因为……太深刻了。所以,唯一的可能便是,回到了过去!

      虽然有些骇人听闻,然而这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一切的一切,与当初都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她不是那个悲惨的七王妃,也不是那个害了父亲,害了兄长的骆家罪人。而是骆家大小姐,骆初七。

      而那个人,也还不是日后那个有权有势的七王爷,如今的他,不过是要在夹缝中生存罢了。

      想到慕沉远,骆初七的眼中划过一丝恨意。

      只有这个人,只要她还记得,只要她还活着,她绝对不会放过。她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辈子,她要保护好兄长,保护好父亲,绝不让任何人伤他们一下。人若伤之,杀人,神若杀之,弑神。

      “小姐,这件可以吗?”翠荷的声音,让骆初七回过神来。朝着那衣衫看去,骆初七一愣。

      衣衫如血一般艳红,上面是用深红色丝线绣上的彼岸花。上面没有任何过多的装饰,只是,这衣服的料子,却是罕见的云锦缎。

      这件衣衫是去年她生辰收到的礼物。乃是当朝太子所送。送的礼盒之中,只有一句:本宫喜爱这件衣服。

      当时只觉得太子真是太狂了,凭什么他喜欢,她就要穿?再加上对慕沉远那个畜生的喜爱,她便将这件衣服压在了箱子底。

      或许……一切都是天意。

      心想着,骆初七笑了:“就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