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001都是对她的嫌恶

      手术室里,冰冷的手术台上,靳相思被迫分开双腿。

      医生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温度,“慕先生说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必须要拿掉。”

      “不!不要”

      靳相思惊恐绝望,她努力挣扎着想爬起来,想逃离这个冰冷可怕的地方。

      可是很快,便有人上来摁住了她的胳膊和身体,不允许她乱动。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口罩,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她知道,他们脸上的表情一定都是冷冰冰的,漠然的。

      很快,靳相思挣扎不动了,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眼角有泪珠滚落出来。

      手术刀划开腹部,一下子划掉了她所有的力气,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化为一滩血水从她身体里流逝

      “啊!!!”

      寂静的夜里,外面电闪雷鸣的,靳相思从噩梦中惊醒,满头满身都是汗。

      卧室里开了昏暗的小灯,剧烈的喘息声过了一分多钟才慢慢平息下来。

      靳相思一脸的惨白,手颤抖地隔着睡衣贴上尚还平坦的小腹,还好,没有伤口,还好,她的孩子还在。

      心脏砰砰乱跳,刚刚的梦境太过真实,那种绝望的感觉,从脚底心一直蔓延着,迅速透过了她的四肢百骸,带来一股蚀骨的寒冷。

      靳相思大口地喘着气,脸色苍白的可怕。

      过了会儿,她才掀开被子下床,打算去厨房拿水喝。

      “咔嚓”,门锁转动的声音,然后便是‘啪’的一声,卧室的大灯亮了。

      靳相思被突如其来的刺眼灯光弄的下意识抬手挡了一下眼睛,耳边是微乱的脚步声。

      她闻到了浓浓的酒气。

      挡在眼帘上的白皙手腕拿开,靳相思脸上的苍白之色尽数落入男人的眼底。

      “斯宸?”

      慕斯宸看着她,踏步过来。

      靳相思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身后就是床了,她一退,身形没有站稳,一下子就仰摔到了床上去。

      幸好床上铺的是软被,她正要爬起来,却听见头顶一声嘶哑带着轻蔑的笑声。

      “靳相思,你就这么饥渴,嗯?怀孕了还要勾引我?”

      “……”

      慕斯宸已经居高临下地站在床前了,那张冷酷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对她的嫌恶。

      靳相思低头,就看见了自己睡裙的裙摆上撩,一双雪白的大腿暴露在灯光下,越发白的如玉。

      刚刚苍白的脸色霎时就回了一点血,她连忙坐了起来,伸手把裙摆往下拉,低声说道“我没有。”

      “没有?”

      慕斯宸已经俯身下来了,一只手撑在床沿上,一只手掐住了靳相思的下巴。

      他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这么一靠近过来,酒气立刻熏的靳相思胃里翻滚了。

      她最近害喜害得厉害,加上被慕斯宸这么掐着下巴,他手劲大,下巴那一片的白皙皮肤立刻就被他掐的通红了。

      “呕——”

      靳相思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好在她怀孕之后胃口就不好,晚餐几乎没吃什么,这一下干呕也就什么都没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