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四章  一比一百?

      顾北安微微皱着眉头,端着一杯香槟走了过来,脸色熏红的有些不太对劲。

      周浅浅吸了吸鼻子,没有答话。

      周纡希这个时候才看清来人是谁,下意识地就松开了挽住夏诀的手,朝前走过去,笑的很是羞涩,娇滴滴地打招呼,“顾总,好巧。”

      她可没这么傻,为了顾及别人的感受而放弃接近顾北安的机会。

      毕竟两相对比,夏诀已经被甩好几条街了。

      顾北安的视线从周浅浅身上挪开,只看了一眼,又收了回来,权当作旁边没这个人。

      他一把拽住周浅浅,语气隐忍地命令道:“跟我来。”

      周纡希脸色一僵,但是转瞬之间又很快调整好,故意站在男人面前,露出一个自认为最爱好看的笑容,眨了眨眼睛,故作委屈道:“顾总,你不记得人家了吗?”

      顾北安的额头渗出丝丝细汗,神色愈发的不太对劲,像是在克制着什么。

      此时此刻,他的双眸中只有周浅浅一个人,再容不下其他,甚至是眼神都不愿意多给一个,带着周浅浅就直接离开了。

      周纡希的眼睛好似要喷出火一般,双拳紧紧握着,气的不行。

      周浅浅!周浅浅!又是周浅浅!

      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好了?

      等到周浅浅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顾北安带到一个黑暗的小房间里面。

      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她一边不住地后退,一边颤抖出声:“你……你想要干什么?”

      顾北安的脸颊红的异常,喘息声十分厚重,一把将女人搂进怀中,尽情地吮吸着独特的气息。

      下腹的那团火越聚越旺,他再也忍不住,低头吻住了怀中人儿的双唇。

      周浅浅吓了一大跳,慌忙就想要挣扎,推搡着男人的胸膛,“唔……你……你放开我!混蛋!”

      顾北安蹙了蹙眉,直接将她的双手抓起来,禁锢在头顶上方。

      紧接着,灼热的吻一点点往下……

      周围的气氛越来越暧昧,好似连空气都变得燥热起来。

      黑暗中,周浅浅仿佛看到了男人充满欲望的双眸,她的身体一凉,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周浅浅不停地挣扎着,可是男女力气相差太过于悬殊,她根本没有办法逃脱。

      顾北安的手攀上高峰,来回抚摸着,在女人赤裸的身体上大肆游走。

      一种前所未有的酥麻感正在全身蔓延,周浅浅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反应过来后,她紧紧咬着双唇,不让自己再发出一点儿声音。

      觉得差不多了,顾北安将女人转了一个方向,背对着自己,然后找准位置,腰身用力一挺,开始律动起来。

      周浅浅闷哼一声,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她不想的……她不想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一股灼热的喷洒,顾北安从周浅浅的身体里退了出来。

      他收拾好自己,脸色阴沉,很是不悦。

      该死的,他竟然着了一个小模特的道,那杯酒里被下了药!

      可等到他反应过来,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竟然是这个女人的脸,这么想的便也就这么做了。

      周浅浅颤抖着身子,一边抽泣着,一边将衣服一件件穿回起来。

      顾北安见她这副模样,莫名地有些烦躁,“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言下之意是,有什么好介意的。

      况且,这个女人不就是以色侍人的吗?

      都到这一步了,何必还要继续演戏?

      “你说的是什么话?”周浅浅抹了抹泪水,站起身,愤怒质问,“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顾北安眸色一凝,脸色彻底冷了下来,声音也没有一点儿温度,“你没资格这么问。”

      演的还真是不错,如果不是那天晚上他进了她的房间,他还真就要差点信了这个女人对他对顾家没有一点儿兴趣。

      正是因为清楚地明白这一点,所以见她这副伪装的样子,他愈发的感到厌烦。

      周浅浅深吸一口气,抑制住泪水,眼神间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与害怕,一字一句说的清楚,“那我辞职!”

      伴君如伴虎,还是只色虎!

      她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多少次,而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秘书,只想好好工作,并不是来顾氏卖身的!

      “呵,辞职?”顾北安不怒反笑,眉眼间染上几分嘲讽,“一比一百的违约金,你要是拿得出来,尽管走人。”

      一比一百?

      周浅浅瞳孔微缩,着实震惊到了。

      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一茬?!

      顾氏月工资本就以四位数起头,这样的赔率,她怎么可能付得起?

      她抿紧了唇齿,低下头,不再说话。

      见状,顾北安自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冷笑一声,转身开门,离开了这里。

      周浅浅抬起头,看着外面璀璨明亮的灯光与热闹的人群,那些都是不属于她的,事到如今,她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顾北安没有在酒会上继续待下去,直接出了大门便开车离开。

      路上,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稍稍看了一眼,目光一沉,随即按下蓝牙耳机,接通。

      “顾总,之前您要调查人的全部资料已经发到您的邮箱了,包括那天晚上的事情。”

      “嗯。”

      顾北安应了一声,之后挂断了电话。

      他将车子停了下来,登陆邮箱,脸色严肃地从头看到尾。

      越往下看,他的脸色越不太好。

      关掉手机,他重重一下拍打在了方向盘上,带着几分莫名的怒意。

      该死的,原来那个女人还真的不是在演戏!

      原来那天晚上周浅浅收到夏诀的消息,去咖啡厅赴约,然而一直都没有等到人,反而是引起了附近一个流氓的注意,趁她去上厕所的时候,在咖啡里下了药,之后把人带进酒店,正巧和顾北安同一层的房间。后来,那流氓在动手的时候被女朋友一通电话喊了出去,尽快回来,却已经不见了佳人的身影。

      意识不清的周浅浅本能地只想要逃离危险,意外进了顾北安的房间,两个人稀里糊涂地就发生了关系。

      这件事真要说起来,周浅浅也的确是受害者。

      顾北安眸色冷洌,看不出来是在想什么,不过几秒钟后,他又回拨了刚刚那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