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二章  你就是该打!

      周浅浅咬紧下唇,忍住眼眸的酸涩,坚持道:“不懂你在说什么。”

      “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大家心知肚明。”周纡希嘴角划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斜斜睨了一眼,“不过你是怎么样的人,我现在还真是看懂了,呵。”

      又是冷嘲热讽了几句,周纡希才转身离开。

      周浅浅低垂着眼眸,泪水一滴滴砸在地板上。

      她的目光紧紧盯着手机,却是连再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

      那些照片到底是谁拍的,又是谁发的?

      发件人的目的是什么?

      顾氏大厦顶楼,总裁办公室。

      顾北安坐在靠背椅上,处理着文件。

      助理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拿着一份简历走了进来,递过去,恭敬道:“总裁,这是这一阶段招收的新员工的简历,请您过目。”

      “嗯。”

      顾北安淡淡应了一句,在最后一份文件签下名字,这才将简历拿起来看了看。

      只一眼,他的眉头皱了皱,将其丢回过去,冷冷道:“把这个人毙了。”

      声音里面听不出是喜是怒。

      助理不明所以,看到上面周浅浅的名字,回忆了一番,想起来是哪一个后,有些为难道:“总裁,可是这个周浅浅是我们从众多面试者里面筛选出来的,她的成绩以及各方面都是最优秀的。”

      顾北安目光阴沉,直勾勾盯着简历上那张笑靥如花的照片,没有再开口说话。

      ……

      周浅浅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面,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去找夏诀问个清楚。

      她想要知道,他的心里到底还有没有她。

      如果真的没有了……那么好聚好散也罢,没必要这么拖着,浪费彼此时间。

      站定在夏诀的公寓门口,周浅浅深吸一口气,抬手敲了敲门。

      她的心情有些忐忑,担心结果不是她愿意看到的那个,可却又不得不去面对。

      然而,等了许久,门都没有打开。

      是不在家吗?

      周浅浅皱了皱眉,将耳朵贴近门上,里面一派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本想转身离开,但才迈了两步,她又折回来。

      如果不在,她也可以在里面等他回来,不是吗?

      想了想,去旁边的盆栽下面摸出备用钥匙,打开门。

      一股寂静瞬间袭来。

      “夏诀,你在吗?”

      周浅浅一边关上门,一边喊着。

      没有人回应她。

      看来真的是不在家。

      叹了一口气,她朝卧室走去。

      房间有些凌乱,看起来像是很久没有整理过了。

      周浅浅放下包,很自觉地想要开始收拾。

      然而,不过一眼,她的身体便僵硬住了,脸色一下子就苍白无比。

      床边的地上有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衣,很明显是女式的!

      她的心突然就跳的很快,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挠着一般,难受的很。

      她颤抖地走过去,目光紧紧锁着,良久,才觉得这条内衣异常眼熟。

      好像……好像是周纡希的……

      周浅浅站在原地愣了两秒,反应过来后,慌忙拿起包包,跌跌撞撞地就从屋子里跑了出去。

      脑海中多出来的画面如何都挥之不去,可是她也不敢再继续想下去,更不想深究夏诀和周纡希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样的冲击对她太大了。

      她突然就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开门走进去,如果直接离开,是不是还可以自欺欺人?

      不……不……也可能是,凑巧?

      她的眼眶通红,狠狠吸了吸鼻子,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

      真相就像是被一层玻璃纸包裹住,然而她却没有点破它的勇气。

      浑浑噩噩的回到家,周浅浅只想要赶紧回到属于自己的小房间里,一个人冷静冷静。

      “哟,周浅浅,又出去浪呢?和哪个男人吧?”迎面走过来的周纡希瞥了她一眼,立刻冷嘲热讽。

      周浅浅脚步一顿,抬手头来,只觉得面前人的这副嘴脸十分可恶。

      一股怒火从心底滋生,她咬了咬牙,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握着。

      “怎么,不吭声?被我说对了?”周纡希昂着脑袋,不容侵犯的高贵模样。

      周浅浅再也忍耐不住,扬起手,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世界终于安静了。

      周纡希一只手捂住脸颊,睁大了眼睛,像是不敢相信自己会被打。

      “周浅浅,你……你竟然敢打我,你……”被气的话都结巴了。

      周浅浅冷冷笑着,没有一点儿畏惧,“为什么不敢?我今天打的就是你!”

      话音落下,又是直接给了一巴掌。

      这下子,两边脸颊都通红了,隐隐约约可见巴掌印。

      周纡希呆愣在了原地,眼眶中溢出了点点泪珠。

      这样的动静自然引起了注意。

      不过一会儿,周国雄和郑秀芳便匆匆赶了过来。

      周纡希委屈地嘟着嘴,看起来楚楚可怜地诉苦道:“爸,妈,姐姐她……她……”

      话没有说完,然而明眼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周国雄皱着眉头,脸色很不好看地训斥道:“周浅浅,你怎么可以打你妹妹?”

      周浅浅面上没有任何表情,直挺挺地站定在原地,什么话都没有辩解。

      周纡希顺势靠在母亲郑秀芳的怀中,故作坚强道:“爸,你别对姐姐这么凶,可能是我做了什么事情忍她不高兴了,她才会动手,才会说打的就是我……”

      周浅浅冷哼一声,“说的没错,你就是该打!”

      原本发现周纡希和夏诀的某种可能后,她的心情就不太好,而这个女人好死不死,偏偏喜欢往枪口上撞,那就只能成全她了。

      一听这话,郑秀芳立刻站不住了,扶稳自家女儿后,气势汹汹地就走上前,指着周浅浅的鼻子骂道:“你这个女人,怎么心肠就这么歹毒?现在都敢欺负到你妹妹了,以后是不是还要骑到我头上来啊?”

      “不用等以后。”周浅浅把心一横,抿了抿干燥的唇齿,语气生硬。

      郑秀芳微张着嘴,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地卯上了,随即震惊道:“啊,天呐,国雄,你瞧瞧,这个白眼狼说的都是什么话?真是养条狗都比养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