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章 还装什么装呢?

      “滚出去。”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窸窸窣窣地洒进来,映照在顾北安阴沉的脸庞上,他将手中空了的水杯放回桌上,眉头紧紧皱着。

      水渍从周浅浅脸上慢慢滑落下来,浸湿了她额前的头发和胸前的衣服,整个人看起来有几分狼狈。

      她狠狠抹了一把脸,有些气不过,睁大了眼睛,怒道:“这位先生,拜托你搞清楚,昨天晚上的事情,明明我才是受害者!”

      迷迷糊糊进了这个房间,莫名其妙没了清白,现在不仅被人拿钱侮辱,更是被泼了一杯水。

      他以为是她自愿的吗?

      “呵,所以呢?”顾北安冷笑了一声,神色间满是鄙夷,话音落下,便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支票,丢过去,“要多少,自己写。”

      这种伎俩,他见多了,无非不就是要钱吗?

      周浅浅愣了愣,看着落在脚边的支票,顿时觉得屈辱十分。

      这个男人什么意思?当她是出来卖的吗?

      她深吸一口气,隐忍着脾气道:“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充其量只能算是成年人之间的一夜情,你这样……是什么意思?”

      顾北安慵懒地抬起眼皮,满是不屑,“别演了,你们这种女人,我见多了。只能说是你运气好,成功爬上了我的床。”

      周浅浅紧紧咬着下唇,“我根本不认识你!”

      “呵,”顾北安冷冷勾着唇角,站起身,走过去,站定在女人面前,稍稍昂着头,居高临下看着她,嘲讽道,“怎么,难不成,你还想当顾太太?”

      顾太太?

      周浅浅愈发的觉得莫名其妙。

      这个男人是不是对他自己的魅力太过于自信了一点?

      顾北安脸色一凝,眼眸中是明显的轻蔑,“别妄想了,赶紧拿着钱滚。”

      周浅浅只觉得脸上隐隐的燥热,垂在身侧的双拳紧紧握着,再也沉不住气,她弯下身,捡起那张支票。

      见状,顾北安忍不住讥笑了一声。

      果然,和别的女人没什么两样。

      周浅浅抬起头来,丝毫没有畏惧地直视着面前的男人,“昨天晚上是我的第一次,我不知道你是凭什么把我想成那种拜金的女人,但是很抱歉,我并不是,更不想因此和你扯上什么瓜葛!”

      话音落下,她将手中的支票撕碎成很多片,纷纷扬扬地撒了过去。

      随即,再也没有任何犹豫,转身离开。

      床上的鲜红过分明显。

      顾北安看着女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脸色渐渐阴沉下来,微眯着双眼,眸色幽深。

      良久,他才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去调查一下昨天晚上进我房间的那个女人,以最快的速度。”

      命令下达,不等回应便收了线。

      他的目光沉沉投向门那边,神情间若有所思。

      出了酒店,周浅浅抹了抹眼泪,鼻头微红,心中隐隐察觉到昨天晚上事情的真相,却是下意识地不敢往那方面去想。

      犹豫了一会儿,她还是拨通了那个烂记于心的号码。

      那端过了许久才接通。

      “夏诀,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一提到昨晚,周浅浅的声音忍不住哽咽。

      那边安静了好一会儿,夏诀才支支吾吾地开口道:“额,昨晚……昨晚啊,我身体不太舒服,就回家了。”

      周浅浅深吸一口气,忍不住质问道:“不是你约我出来的吗?怎么你走了,也没有和我说一声?”

      “太难受了,不小心忘记了。”夏诀的语气越来越坚定,带着几分不以为意,而后,他又小心翼翼地试探问道,“怎么,是不是发生什么了?”

      一瞬间,周浅浅觉得心就像是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风一吹就鲜血淋漓,疼痛难忍。

      “不……”她摇了摇头,声音有些颤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那你大清早打电话给我做什么?”夏诀的语气反倒是有一分责怪的意思,“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挂了。”

      不等回应,那端就传来“嘟嘟嘟”电话挂断的声音。

      这就是她的男朋友吗?

      丝毫不关心她,更没有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呵……

      周浅浅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她的眼眶通红,满心的委屈与难过不知道该向谁说,更不知道如何发泄。

      太阳高高在天空悬挂着,她却只觉得整个人仿佛置身冰渊中一般,周身冷的很。

      昨天晚上是夏诀突然约她出来,然而她等到的却是被人强行带走,她迷迷糊糊的,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再努力都反抗不了,接下来就发生了如同噩梦一般的事情。

      她不敢告诉夏诀这件事,她怕结果是她所承受不了的。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她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夏诀并没有很爱她了,不知道到底是他变了,还是她变了。

      浑浑噩噩的回到家里,周浅浅关上卧室的门,捂着被子痛哭了一场,情绪这才好了一点儿。

      “嗡嗡嗡——”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的屏幕突然亮了起来。

      是一条彩信,发件人不详。

      周浅浅疑惑地点开,却是在看到的瞬间脸色猛的惨白,睁大了眼睛,满是不敢相信。

      是一张照片,里面的女人衣衫半露,脸色微红,暧昧十足。

      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

      拿着手机的手略略颤抖着,周浅浅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直勾勾地盯着照片,整个人呆在了原地。

      “哟,这是昨晚的照片呢?浪的不错。”

      来找东西的周纡希连门都没有敲,径直推门进了来,正好撞见脸色不对劲的周浅浅,顺着目光瞟了过去,眼眸间染上一抹看好戏的色彩。

      周浅浅吓了一大跳,回过神来,立刻就将手机翻面,下意识地把照片藏起来。

      见状,周纡希站定,双手交叉环胸抱着,嗤笑了一声,“怎么,敢做不敢当?怕被人发现呢?”

      “听不懂你什么意思。”周浅浅板正了脸色,不去看面前人的眼睛,拳头微微握紧。

      周纡希挑了挑眉,稍稍昂高了脑袋,鄙夷道:“我都看到了,还装什么装呢?表面一副清高的样子,原来也是放荡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