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5章 公子可以松手了

      转身又劝妻子,“夫人,如雪胡闹,你怎么还能跟着她一起胡闹?这事万不能乱来,那是皇家,他已经不是当年常来咱们府上的皇子了。”

      赵氏不甘的瞪了他一眼,却也知道是真的。

      姬如雪低下头,见如此疼爱自己的家人,也微微感动,心一横,“母亲,那女儿就进宫,反正女儿也没有打算过争宠,大不了老死在宫里。”

      只要不争宠就会活下去。

      赵氏听到女儿的话默不作声的抹泪,直到一家三口在青园用过饭,夫妻两才回了自己的院子,至于姬丞相唯一的儿子姬思柳,一直在西山学院读书,回府的时候很少,今年才刚刚十四岁,已经是个秀才,只等着秋天再参加秋闺考进士。

      第一天穿越过来,就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姬如雪也累了,却被园子里的花草吸引,借着夜色在园子里逛。

      看到一人半高的墙,姬如雪问身边的又夏,“外面通哪里?”

      又夏白天已经姑娘的嘴里听说她忘记了些事情,也没多疑,“姑娘,那是一条胡同,因为姑娘喜欢花草,变在府里最偏僻的地方选了一处最大的地方住了下来。”

      姬如雪点了点头,“听着很热闹,这胡同外面还有人?”

      又夏抿嘴一笑,“那是卖小吃的,不过只有夏天才有。”

      小吃?

      在现代的时候,姬如雪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吃,听到古代小吃自然是好奇,“你去叫春香过来。”

      春香是姬如雪身边的又一个丫头。

      在看出来又夏是个叛徒之后,在做什么事情,姬如雪都不想让又夏知道。

      又夏不知道何事,又不敢多说,应声退了下去。

      见她走的看不到身影,姬如雪才奔着一旁的狗洞而去,看大小也不知道是不是狗洞,不过却有一个大洞,正好在花丛后面,来的时候姬如雪就发现了,此时从这洞里钻出去到是正好。

      冷映寒烦闷的从宫里出来散心的时候 ,无意间走到了丞相府的胡同时在,想到当年还是皇子时在这里度过的时光,不由得莞尔,然后就看到了夜色下有人从丞相府趴出来,待看清那站起来的身影后,冷映寒的脸比夜色还要黑。

      姬如雪从狗洞里趴出来,还不忘记扑了扑身上的土,才往那卖小吃的摊子走去,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在盯着她看。

      “爷,要不要跟上去?”程天风小声寻问。

      冷映寒摇摇头,只站在原地看着,还是记忆里那抹熟悉的身影,可又不一样,那样的吃食,她竟然吃的开心,不文雅的举动,就像是另一个人。

      庶民的吃食,她却吃的很开心很香,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想尝一尝。

      冷映寒已经走了过去。

      身后是默默跟着的程天风和姚雁山。

      “这个够吗?”在府里不能带银子,姬如雪吃了东西后,就把头上的一只珠钗拿下来一只递过去。

      却不想珠钗在半路被一只大手拦了下来,随后就有人递了银子过去,姬如雪回过头看去,只见一脸颊如刀削般有棱角的男子站在身后,一身的黑袍,让人看了就不想靠近。

      “我们认识?”姬如雪退开一步,手里的珠钗却没有松开。

      冷映寒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姬如雪就有被看穿的感觉,珠钗往回扯的力道又重了几分,“公子可以松手了。”

      冷映寒示意走上前来的程天风和姚雁山退下去,手却依旧紧紧的握着珠钗,“花了银子,这珠钗自然是我的,不是吗?”

      姬如雪抽了抽嘴角,原以为遇到一个搭茬的,却原来是个自以为是的,“价钱给了低点吧?”

      冷映寒没有说话,后面的程天风上前来,递了一块银子过去,姬如雪这才松手接银子,转身又往小摊前走去。

      每样都来一些,这银子到足够了。

      冷映寒只静静的跟在后面,姬如雪直接视忽,她不是傻子,明显感觉出来身后的男人是认识她的,而且以这样的气场来说,特别是那眼里的冰冷,姬如雪隐隐已经猜到了是谁。

      嘴上不停的吃着,脑子却在不停的转着,要怎么借用这次的机会能摆脱掉进宫的命运。

      不等她想出办法,丞相府里却闹开了,又夏回来发现小姐不在之后,四下里找没找到,又夏才慌了,等姬青易一得了信,再想到女儿说要离家出走,马上派了人出去寻人。

      下人们只以为人往京城外去了,一股脑的都往那里涌,到是胡同这里的小吃摊没有人注意,可丞相府派这么多人却惊动了四下里的人。

      众人纷纷好奇是怎么回事,可大半夜的根本打听不到。

      “你还要跟到什么时候?我们认识?看公子一身衣着,也是个有身份的,不该做出这跟在女子身后的举动。”姬如雪心下着急回去,却也知道要甩掉身后的人,不然这钻狗洞,还是当着这人的面,她再厚的脸皮也做不出来。

      “不认识?”冷映寒的脸黑的不能再黑,“原本想看看你大半夜的出来做什么?竟不知道丞相府饿着你,到吃了这么多的东西。”

      “果然认得我,只是不知道是哪位?我生了场病,到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不过听语气,可见以前咱们也不是相处好的。”姬如雪不是性子软的,在身份没有捅破之前,自然不会放过嘲弄对方的机会。

      “忘记以前的事情?这到是好事。”冷映寒一脸的嘲弄。

      “自然是好事,只可惜以前脑子笨,被人算计,如今明白却挽回不来。”

      冷映寒眯起眼睛,淡淡的‘噢’了一声,却不多说。

      姬如雪淡淡一笑,“你既认识我,自然是知道我的事情,想来如今在这京城里,我也没有什么好名声,不过有句话却是不吐不快,那人人挤破了头要进去的地方,我却是避之不及。”

      “说的到是好听。”冷映寒全然不信。

      “你信不信是你的事,我却不得不说,我是宁愿去做姑子,也好过进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大胆。”冷映寒大喝出声,怒色尽露在脸上,“姬如雪,你莫拿朕真的不会治你的罪,再有一次说这种话,朕自会让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