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3章 还是逃不掉

      语气淡淡的,却又似喃喃自语。

      “娘娘要不要现在过去?”计海低声寻问。

      “叫人进来服侍我梳洗,父亲来了,我自然是不能不去,何况小妹出事也是因进宫里来见我,到底这事也是因我而起。如今父亲都低下头来,我这个当女儿的又岂能坐视不理。”姬如梅垂下眼帘让人看不清她真实的表情。

      计海得了吩咐,就叫了宫女进来服侍,身边的二个大丫头采雪和含 冬都是姬如梅从家里带进宫的,是心腹之人,还有一个大丫头初兰,却是宫里分过来的,为人木讷,用着到也放心。

      姬如梅与皇上是青梅竹马,虽没有被封为皇后,却也是独宠的贵妃,进宫里三年来,一直没有失宠过,叫人羡慕不已,不过却一直没有子嗣,这到也是能让其他妃子轻松的地方,皇上登基三年,娶太子妃五年,到如今一个子嗣也没有,不但后宫里的女人们着急,就是皇太后也着急,让人给皇上开了很多的补药,却仍旧没有动静。

      姬如梅一身水粉色的宫裙装带着采雪和含冬,由计海在前面引路去了显庆殿,只见皇上身边的侍卫程天风守在外面,姬如梅的心微微一紧,小步上前去。

      “程侍卫,我父亲可是与皇上在里面?”姬如梅一脸的和气。

      程天风忙上前来见礼,“属下见过姬贵妃,回娘娘的话,丞相大人与皇上正在里面议事。”

      议事?

      那也就是不让人进去打扰了。

      姬如梅道了谢,转身退后几步,却不是离开,而是又跪了下去,这已经是第四天了。

      程天风不动声色的退到殿门口,目视前方,四下里是来来往往的宫人,从第一天的惊呀里,此时再见到这一幕已习以为常。

      日头慢慢升高,姬如梅的额头上也出了汗,显庆殿里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今日的早朝皇上也没有上。

      大殿里面,姬丞相跪到地上,上面冷映寒也阴着一张脸,“丞相可知道就凭你刚刚的话,朕就可以治你的罪,你曾是朕的老师,朕当今日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你回去吧。”

      明明是先勾引自己的女人,不过几天的功夫又要不承认与他的关系,她真当皇上是普通人不成?

      想到自己被嫌弃,冷映寒的脸又黑了几分,若真说发生关系,其实不过是撞到了姬如雪的衣袖断了,两人根本没有发生过关系,在冷映寒的心里,也算是看着姬如雪长大的,一直把她当成妹妹,哪里会有别的想法,真正爱的正是她的姐姐姬如梅,如今却伤了心爱女人的心,冷映寒怎么能不震怒。

      姬丞相没有起来,仍旧跪在地上,“皇上,臣知罪,可臣就两个女儿,一个已伴在皇上身边,求皇上垂爱,小女不知事,皇上就看在从小看着她长大,又一起玩耍的情面上,原谅她这一次吧,臣定不会让人传出什么闲话来,也不会失了皇家的颜面。”

      “丞相可曾听说过皇上的女人能改嫁的?丞相还是起来吧,如梅在外面跪了三天,不管如何,朕都会给如梅情面,接丞相的小女儿进宫,圣旨不日就会到宫里,丞相回吧。”冷映寒岂会这般容易就放过这样的女子。

      姬丞相也听出来了,皇上是真的心里恨上了,如今连名子都不叫了,知道再说下去无用,只会让皇上震怒,姬丞相只能告退出来,看到外面跪着的大女儿,脸上的的情绪很是纠结,走上前去见礼,却被一旁服侍的计海给扶起来。

      “父亲,都是女儿的错。”姬如梅也不多说,只是认错。

      姬丞相叹了口气,“你也不要跪了,皇上刚刚说看在你的情面上,下旨接如雪进宫,日后她在宫里,你是当姐姐的,多照顾她一些。我也就你们这两个女儿,总希望你们能过的幸福,却不想都进宫了,你们弟弟还小,也帮衬不上你们,只能靠你们自己了。我也不求你们得宠,只要能好好的活着就行。”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坐在丞相这个位置上,姬丞相哪里会不知道宫里的黑暗,可偏偏要进宫是大女儿自己决定的,那位又是皇上,而小女儿却被算计,又不得不进宫。

      姬丞相摇了摇头,大步离开,没有听女儿多做解释。

      姬如梅的心却沉了下去,失火落魄的被身边的侍女扶了起来,“父亲这是怨我了,怨我害得妹妹进了宫。”

      “娘娘,这也不是你的错,要怪也怪二小姐自己,别人都没有事,怎么偏偏她出事了,害得娘娘被宫里的人说是利用二小姐,又被皇上不喜,娘娘可一点好处没有得到,换成谁会做这样赔钱的买卖。”含冬是个嘴快的。

      采雪瞪了她一眼,“娘娘莫怪,含冬就是这个性子,心里想什么都装不住。老爷那里慢慢就会明白的,也会体谅娘娘的。眼下重要的是看看把二小姐安排在哪里,最好是娘娘的宫里,这样也好照应。”

      以前这么容易的事情,只要开口皇上那里就会允了,偏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再简单的事情也成了难事。

      姬如梅面色惨白的摇了摇头,“莫在这里多说,还是先回龙德殿在说吧。”

      姬如梅刚带着人欲离开,就见冷映寒的贴身太监江友安走了出来,“姬贵妃留步,皇上叫姬贵妃进去。”

      含冬的脸上一喜,“娘娘。”

      姬如梅到不动声色,淡淡的对身边的人点点头,随着江友安进了显庆殿,冷映寒正坐在看奏折,头也没有抬道,“过来坐吧。”

      江友安则退了出去,直接带上大殿的门,只留下二人在屋里。

      没有外人,冷映寒放下手里的奏折起身到榻前,将人搂进怀里,“如梅,你可怨恨我?”

      姬如梅低下头,让人看不到她脸上的情绪,可是从她淡淡的态度上也看得出来,她一点也不怨恨,冷映寒勉不得失望,他多态她能吃醋的跟他闹脾气,而不是这样求着他成全她妹妹的心思。

      “映寒,你不要再这样说,是臣妾对不起你,也是臣妾没脸见皇上,只求皇上看在如雪是咱们看着长大的份上,就原谅她这一次吧。”姬如梅的态度淡淡的,看得冷映寒心里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