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2章 不要进宫

      别的不清楚,她书和电视剧可没少看,那皇宫里的女人各个会算计,她哪里会去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先前不管是不是真是这具身子诱引了皇上,可此时换成了她姬如雪,她就不会进宫。

      “是啊。”又夏被姑娘突然纠起来,吓的愣愣的点点头。

      “我不要进宫,你去叫夫……你去叫我娘过来,说我不进宫,快去。”姬如雪可不管是不是吓到了眼前的丫头,抓着她用力的喊着。

      又夏从来没有见过姑娘这样的表情,却吓的连滚带爬的出了屋,往正院那边跑去,原本就是丑时,府里的下人有的已经起来,见到又夏这般,不多时府里的人都被惊了起来。

      姬丞相带着夫人也急忙的赶到了青园,正是初夏,一进青园就被园子里的花香扑鼻而来,还夹杂着青草的清香。

      姬丞相夫妇二人步子虽快,却很稳健,没有一丝的慌乱,通过四人宽的鹅卵石铺的小道,就是一片竹林,竹林后面隐着房屋的身影,正是姬如雪所住的地方。

      姖如雪从小喜爱花草,整个院子弄的像一处世外桃园,当今皇上还是皇子的时候,时常到青园里来,所以说姬如雪与当今皇上也算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

      已经认清自己身份的姬如雪正烦躁的在屋里来回的走着,抬头看见进来一男一女两位老人,本能的知道是这具身子的父母,二话不说就迎上去,红着眼圈,“是女儿让父母操心了。”

      也不多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在离两人三步远的地方站下来,抹起泪来。

      姬丞相一腔的怒火,看到从小心疼到大的女儿一哭,心就软了,“罢了罢了,事情都发生了,也是为父没有教好你。”

      赵氏可不管那些,大步上前将女儿搂进怀里,“娘的珍儿受委屈了,娘知道你一定是被人给蛊惑了,都怪娘认人不清,才让你被人算计了。”

      姬丞相的脸上闪过尴尬之色,“夫人,如梅已经解释过了,如今她还在显庆殿那里跪着,一心为了如雪,连皇上的宠爱都不在乎了,哪里会算计如雪,况且她从小到大就一心的把如雪当成亲妹妹。”

      “老爷,我说被人算计,又没有说大小姐,定是宫中哪个争宠的妃子见不得大小姐被宠,这才算计了咱们如雪的身上,可怜我好好的女儿,名声没了,还要受尽人指点,我心中怎能不气?”赵氏心中更恨的是皇上,却不敢说出口。

      皇上怪罪女儿算计他,可他一个男人,若是他不想,女儿一个弱女子,还是在宫里又是如何能强要了皇上?说出去都让人觉得可笑,可谁让那是皇上呢,最后受委屈的只能换成自己的女儿。

      赵氏心中大恨,闯了几次皇宫都被夫君拦了回来,女儿又晕迷不醒,可谓是雪上加霜,一夜间就多了半头的白发。

      姬丞相爱妻,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哪怕孩子这么大了,只要妻子一个眼神,他也乖乖就范。

      “是为夫说错了,夫人还要莫怪。”姬丞相马上认错。

      赵氏横了他一眼,转身拉着女儿坐到了靠窗口的榻上,“如雪,一切都有娘在,不用怕。”

      “娘,你先听女儿说,出了这样的事情,女儿现在是百口莫辩,女儿也不想去争辩这些,左右也没有人相信,不过出了这样的事情,女儿到是忘记了很多事情,许是老天爷也可怜女儿,不想女儿想起那些伤心之事,如今女儿只有一个奢求,只求父亲和母亲去劝劝姐姐,不要让女儿进宫,女儿宁愿一辈子做姑子,也不想去那里。”

      赵氏一愣,眼睛却又红了,“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我自是不愿你去,就是当年你大姐进宫,我也是不愿意的,只可惜你大姐与皇上青梅竹马,你们三个一起长大的,有着这份感情,我也不好拦着,如今你又出了这种事,我更是不放心你进那种地方。可是你如今已是皇上的人,若是不进宫,只能进家庙,我怎么能舍得你伴着青灯过一辈子。”

      赵氏是左右为难,一想到这些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落,姬丞相即心疼女儿也心疼妻子,“夫人先不要着急,若是如雪真不想进宫,我就舍了这张脸去,求得皇上不让她入宫,到时只报一个得重病死了,把如雪送到南边呆几年,等人慢慢淡忘了此事,再以远方亲戚的身份回府小住,不过嫁人到要看看皇上的意思了,怕是难了,但是这样做起码不用当姑子,却可以在家里。”

      赵氏的眼睛一亮,这也是最好的办法了,却又不敢做主,争寻的看向女儿,姖如雪点头,“如此最好不过,能伴着父亲和母亲的身边,女儿已经知足了。”

      眼下是先不进宫,至于以后,皇上日理万机,几年过去哪里会记得还有她这么一个女人,嫁不嫁人还不是看她自己的,姬如雪盘算着,看着天已大亮,不敢让父亲再耽误,让他先进宫去。

      毕竟宫里还有一位心机算计的大姐,姬如雪可是一点也不想进宫。

      姬丞相也知道耽误不得,就回去先了朝服就去了宫里,皇宫里的龙德殿,姬如梅才刚刚起身,却见身边的小太监计海冲冲的跑了进来。

      “什么事这般冲忙?”姖如梅可不相信是皇上来了。

      打出了妹妹的事情之后,皇上就再也没有踏进过龙德殿。

      计海对殿里服侍的宫人挥挥手,宫女都退出去之后,才到了姖如梅的身前,“娘娘,老爷进宫面圣了。”

      姬如梅完好的容颜上产生一丝的裂痕,凤仙花染成的红色指甲在红漆木的方桌上慢慢的划着,“可知老爷进宫是为了何事?”

      “奴才打听了一下,没有打听到细节,却知是为了二小姐的事情。”计海是姬如梅的心腹太监,却也知道主子真正问的是什么。

      姬如梅淡淡一笑,“父亲果然是更疼爱妹妹,我已经跪了三天,他却还是要亲自到皇上这里来,是连自己的官位都不在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