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1章 穿越到女配身上

      夜凉如水,月亮也躲进了云里。

      古朴的院落静悄悄的,床上的姬如雪狠狠的拧了自己一把,确信这不是梦,想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普通大学生,哪里住得起这样古朴的屋子,上大学的时候 她学的就是历史,对屋里的东西也都了解一些,看着就是值钱的。

      明明只是睡了一觉,不想一睁眼就躺到这张床上,再三确认了铜镜里的面容,姬如雪可以确信她像小说里说的那样穿越了。

      只是还没有搞清楚眼下的这个身份是什么,不过确认不是梦之后,姬如雪心也踏实下来,清了清嗓子,“来人。”

      明明用尽了力气喊的,可是声音小的却像小猫,嗓子更是带着一丝的嘶哑,不过外面很快就有了动静,伴着进来的人拿着的烛光,屋里也量了起来。

      “小姐,你可算是醒了,不然夫人可真要担心死了。”又夏笑着走到床边,把烛台放到床台的小桌子上,又把半边的床帐挂了起来,看着一脸的欢喜。

      进来的是一个十二三的小丫头,梳着双鬓头,白色的线裙外面上身套了件绿色的对襟褂子。

      标准的古代丫头的打扮。

      姬如雪不动声色,身子靠在身后的大迎枕上,“什么时辰了?我这是睡了几天?脑子混混的,府上这几天可发生了什么事?”

      不能直接问,姬如雪只能旁敲侧击的打听。

      又夏在床踏上坐下,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担忧,“才丑时一刻,姑娘怎么这个时候起了?姑娘从宫里回来,就一直晕迷了三天,要不是太医说没事,夫人还不知道要请多少大夫来给小姐诊病,好在有老爷拦着,夫人才能静下心来等着。这几天府里到是没有什么事,就是宫里的贵妃娘娘每日都会派人过来看姑娘。”

      “贵妃娘娘?”姬如雪从这丫头的话里听出来这身子出事似乎是在宫里。

      又夏以为姑娘在怨恨贵妃娘娘,忙着解释,“打小姐出事后,要不是宫里的规矩,大小姐早就回府来看姑娘了,听来府里的太监说,大小姐整日里暗暗抹泪,担心姑娘又一边愧疚,才几日人就消瘦下来。”

      姬如雪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丫头,暗下高兴,又了解一些。

      又夏被盯的浑身不舒服,以为说错了话,惹了姑娘不高兴,又着急解释,“姑娘,奴婢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那是皇上,哪有人敢反驳质疑他的话,皇上说是姑娘诱引的皇上,姑娘纵然没有做过,也无法反驳,哪怕被人嘲笑,也只能咽下这口气,宫里的大小姐,也正是因为为姑娘报不平,才会一直觉得对不起姑娘的。”

      姬如雪傻眼了,竟是这样一个狗血的事情,“你说我平日里的性子怎么样?”

      又夏愣了一下,似马上又反应过来姑娘为什么这样问,“姑娘的性子就是满京城里的人都没有说不好的,勋贵家的姑娘们聚会,哪个不是捡着姑娘的性子好欺负姑娘,所以姑娘怎么可能做出引诱皇上。”

      说到最后,又夏的声音弱了下去,却又马上大了起来,“可是皇上已经说了,就是老爷也没有办法,这几日一直劝着夫人不要去宫里面圣,夫人想到委屈姑娘要受尽别人指点,就日日抹泪。”

      “你知道的到是多,看到已经传的满京城都知道了吧?在所有人眼里,我都是那个诱引皇上不要脸的吧?”姬如雪不带情绪的问道。

      不过通过眼前小丫头的态度可以看得出来,这具身子原来也是个脾气好的,不然哪有下人敢这样态度对主子说话的。

      又夏咬了咬唇,“姑娘……”

      却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姬如雪摇了摇头,“大……大姐既然是贵妃,我在宫里又怎么会有机会诱引皇上呢?”

      宫里可不是随便的地方,姬如雪从这丫头的话里,马上就查出不对劲的地方了。

      “这事奴婢也不清楚,当日进宫后,姑娘说要荷叶就去了御花园,又不让奴婢跟着,等出了事奴婢赶过去的时候 ,姑娘也是与皇上在御花园出的事。当时姑娘进宫去探望大小姐,大小姐当时正在皇后那里,姑娘在龙德殿等着无聊,听说御花园的荷花开的好,才跑出去的。”又夏低着头,“当时奴婢也是要跟着过去的,还是姑娘不让奴婢跟着的。”

      主子出了事,受牵连的自然是身边的下人,姬如雪看到这丫头一点事也没有,到是也有奇怪,便似无意的问道,“我出了事,母亲没有则怪你吧?”

      “是大小姐让宫里的人带来的话,在夫人那里求了情。”又夏一脸的感激,当着姬如雪的面也不掩饰,“大小姐虽然与姑娘不是一个母亲生的,可是一直把姑娘当成亲妹妹,打小姑娘就是被大姑娘带大的,大姑娘进了宫,得宠之后,就在皇上那里求了恩典,姑娘可以随时进宫,这样的恩典可不是别人能求来的。京城里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姑娘呢。”

      也正是这样才出了事。

      姬如雪从这丫头的话里,自然听出了这位姐姐对妹妹的宠爱,不过也听出来了两人不是一个母亲的,不过到底没有真正的接触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疼爱她这个妹妹。

      又夏说起了话,就收不住嘴,“奴婢听说大小姐打出事之后,就一直跪在皇上的显庆殿外面,求皇上接姑娘入宫,皇上为了这件事情已经怪罪了大小姐,外人都 说大小姐太傻,自己都不顾还为姑娘求情,可大小姐不怕被皇上不悦,每日丑时就到显太殿那里去下跪,亥时才回龙德殿,这样已经整 整 三日了,好在皇后娘娘性情好,不然怪罪下来,不用皇上,就有大小姐受的。”

      “老爷是丞相,又深得皇上器重,皇上与大小姐又是青梅竹马,要不是这样,要不是看在老爷和大小姐子的情面,皇上早就治罪下来了。”

      姬如雪静静的听着,不用问,已经把该了解的事情都了解清楚了,不过听到又夏的话却惊呼出声,“你说什么?大小姐求皇上接我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