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006章 警察处理

      卫何懵了,这……什么情况?

      褚临沉冷冽的唇角紧绷,狭长幽暗的深眸盯着秦舒,强势而冰冷的气场瞬间蔓延开。

      秦舒只觉浑身一阵寒意。

      对上他鹰隼般凌厉的视线,她的心脏骤然紧缩。

      这一瞬间,呼吸仿佛被无形的大掌扼住,让人喘不过气。

      秦舒不着痕迹地错开了他的视线。

      这时,褚临沉幽冷的嗓音响起:“卫何,送客。”

      卫何明白自家少爷的意思,快步走到记者面前。

      “我家少爷现在要处理一件私事,就不留各位了。另外,请大家删除今天在褚家所拍摄的相关视频和照片。”

      记者们面面相觑,让他们离开倒没什么,可后面这个要求却很让人费解,他们只好朝褚老夫人看去。

      “阿沉,你这是做什么?”宋瑾容不满道,这些记者都是她特意请来的。

      “奶奶,您稍后便知。”

      在褚临沉的要求下,无关的人都被“请走”了。

      大厅里,只剩下褚家的几人,与秦舒。

      佣人们在厅外候着。

      人越少,说明事情越严重。

      秦舒心里紧张起来,脸上却没有显露半分。

      褚临沉见秦舒强作镇定的模样,不禁冷笑。

      他毫不客气地拆穿,“跑到褚家来招摇撞骗,胆子不小!你是自己滚出去,还是我让人把你丢出去?”

      秦舒脸色霎时一白。

      看来,这位褚大少早就一眼识破她了。

      秦舒动了动唇,宋瑾容却先一步疑惑道:“阿沉,你这是什么意思?谁骗人了?”

      “她。”

      褚临沉冰冷的目光如利剑,刺向秦舒。

      “这怎么可能?”宋瑾容蹭地站起,“是你说要娶她,还送了信物,奶奶才派人去接她回家的啊!”

      那信物她早就检验过,千真万确。

      “奶奶,我把信物送给了一位叫王艺琳的女孩,至于她——”

      褚临沉冷眸微眯,“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有我的信物。”

      “这、这是……弄错人了?”宋瑾容浑身一震,难以接受。

      站在一旁的褚云希蔑笑道:“奶奶,我看不是弄错人,是某些人别有用心,不择手段想混进咱们褚家啊!这个叫秦舒的,根本就是冒牌货!”

      话音落下,褚家人看秦舒的目光不再友好。

      褚临沉冷声吩咐卫何:“给王家打电话。”

      “是。”

      卫何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他很快便回来,说道:“褚少,艺琳小姐说,信物不见了,而且——”

      卫何快速看了秦舒一眼,补充道:“我提到秦舒这个人,艺琳小姐很讶异,她说秦舒跟她是同学和室友,两家人住一个小区。前天实训结束,是秦舒帮她收拾的行李箱。”

      事实似乎摆在眼前。

      秦舒跟王艺琳关系亲近,想偷信物太容易了。

      褚临沉看秦舒的目光愈加冰冷,强势逼人的气场笼罩在秦舒头顶上方。

      “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没有偷过艺琳的东西。”

      秦舒下意识辩解,但对上褚临沉寒冰似的双眸,她意识到,既然已经被拆穿,再多的说辞还有什么意义?

      她索性坦白:“但我的确是冒充的……”

      她现在才明白,养母发的最后一条微信,为什么让她跟王艺琳绝交。

      原来,他们让她冒充的竟然是她。

      见秦舒承认,褚临沉眼底多了一抹厌恶。

      “哥,这个女人还有脸承认?真是太恶心了,赶紧把她赶出去吧!”

      褚云希满脸鄙夷地看着秦舒。

      褚临沉薄冷的唇紧抿着,高俊的身体散发冰冷寒意,犹如淡漠无情的神邸,令人生畏。

      秦舒背脊绷得笔直,垂在身侧的手攥紧了掌心,等着他的处置。

      半晌,他不含一丝感情的沉冷嗓音响起:“赶出去太便宜她,打电话让警察来处理。”

      把她交给警察?

      秦舒脸色唰地一白。

      她要是进了警局,这辈子岂不是毁了?而且,奶奶那边怎么办……

      咚!

      身旁传来一声闷响。

      “奶奶!”

      “妈——”

      “老夫人……”

      宋瑾容突然毫无防备地倒在地上,眼皮上翻,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

      褚家人被吓了一跳。

      老夫人身体向来健朗,之前从未这样。

      距离最近的秦舒愣了一秒,然后很快反应过来。

      她下意识地蹲下身想要帮忙。

      另一道身影比她动作更快,如疾风而至。

      秦舒感觉后背被狠狠撞了一下,她重心不稳地跌倒,膝盖着地,摔得闷疼了下。

      等她抬起头来,只见褚临沉面色冷峻,已然快速地扶起了老夫人。

      他低沉的嗓音透着冷厉,“卫何,叫救护车!”

      卫何立即打电话。

      褚序等人也立即围上来帮忙。

      秦舒被挤到了外面,皱着眉头看褚家人忙成一团。

      “快拿毛巾和水来!”

      柳唯露见老夫人唇角溢出白沫,急声吩咐佣人。

      褚序和褚云希则帮忙按住她不停颤动的四肢。

      他们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急得方寸大乱,不知所措。

      这时,一道清亮沉静的声音响起:

      “你们这样只会害了老夫人!”

      秦舒从地上爬起来,神色严肃。

      褚云希立即回了个白眼给她,“闭嘴!都是你这个冒牌货把奶奶气倒的!”

      秦舒:“……”

      她已经看出了褚老夫人是什么症状,任由他们这样胡来,肯定会出事。

      “你过来!”

      磁性低冷的嗓音响起。

      褚临沉看着秦舒,深邃的眼眸比常人多了一分冷静。

      秦舒既然和王艺琳是同学,那她也懂医术。

      褚云希诧异,“哥?”

      医者本心,秦舒没打算坐视不管。

      所以褚临沉一开口,她便直接走上前,将褚云希拽到了一边。

      “老夫人这是癫痫发作!不能按她的手脚,会伤到肌肉和关节。”

      褚云希根本不信秦舒的话,“什么癫痫?我奶奶从没得过癫痫,你少胡说八道!”

      说着,她就要上来拽她。

      褚临沉冷喝一声:“退到一边去!”

      褚云希脚步僵住,在褚临沉强势的气场面前,只得懊恼地退了一步。

      秦舒感激看了褚临沉一眼,却对上他阴鹜的目光,透着一股狠劲儿。

      他冷戾的警告道:“我奶奶要是出事,饶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