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004章 嫁入豪门

      王艺琳收到项链的照片,突然觉得有点眼熟。

      她妈张雯凑上来看了眼,感叹:“就这么个不值钱的项链,居然是褚家少夫人的信物?”

      王艺琳猛然怔住。

      她想起来了!

      这项链,就是秦舒脖子上那条。

      原来,秦舒才是那个救了褚临沉的人!

      王振华说:“别说了,赶紧找项链要紧!要是没了,我们女儿还怎么嫁进褚家?”

      “对对对!”

      张雯说着就去拿王艺琳的行李箱。

      “爸、妈,别找了!我知道项链在哪儿。”

      王艺琳拦住两人,面色沉沉。

      两口子诧异地看向她。

      “项链在外面,我去拿回来。”

      说完,王艺琳便出门了。

      王振华和张雯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

      张雯拍拍胸口:“这丫头,害得咱们瞎紧张。不过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放外面呢……”

      王艺琳直接回学校找秦舒。

      她一定要拿回项链,当上褚家少夫人!

      而此时,秦舒正坐在回家的车上。

      她和王艺琳住同一小区,准确说,这里是她养父母的家。

      她是弃婴,十五岁以前被奶奶收养,住在乡下。那年奶奶病重,养父母才把他们接到了城里来。

      这个家,除了养父母,还有个小她两岁的弟弟,在复读高三。

      刚才就是养母周思琴打电话,把她喊回来给钟宇昂辅导功课。

      钟宇昂游戏瘾大,即便是复读,也整天打游戏,学习态度消极。

      秦舒恨不得掰开他的脑仁,把试卷塞进去。

      好不容易给他讲完一套试卷题,秦舒回房整理东西。

      把所有跟林孟帆有关的,全扔进了垃圾桶里。

      顺便把脏衣服拿到洗衣机旁,打算一会儿再洗。

      没一会儿,养父钟志远回家了。

      他眉头紧锁,一副愁云笼罩的模样。

      秦舒倒了杯水递给他,“爸,您还好吗?”

      钟志远叹了一声,坐进沙发里抽起了闷烟。

      见状,秦舒便知道是上次那个项目的事情没解决。

      前阵子钟志远接了个项目,结果亏损严重,导致他的公司现在处境艰难。

      秦舒不禁生出一丝忧虑,转身回房。

      周思琴坐到钟志远身旁,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烟,急道:“老钟,到底什么情况啊?”

      钟志远摇头,颓丧的神情已经说明一切。

      周思琴面色惨白,完了,他们家要完了!

      “只可惜,咱们家没有隔壁王家那么好的命啊!”钟志远突然慨叹道。

      他刚才进小区就碰到张雯在显摆,她女儿王艺琳要嫁入豪门,当褚家少夫人了!

      首富褚家,那是国内的顶级大家族,超级豪门!

      王家这下是真的攀上高枝儿,一飞冲天了。

      “妈,这是什么东西?”

      这时,儿子周宇昂从阳台那儿走进客厅,一手拿着晒好的衣服,一手拎着一条项链。

      周思琴此时心情乱糟糟的,不耐烦地扫了眼,“什么破烂玩意儿,准是秦舒那个便宜男朋友送的,拿去丢掉!”

      “噢!”周宇昂嘴角一撇,正要丢垃圾桶里。

      钟志远眼睛一亮,拦住:“别忙,给我看看!”

      他觉得这项链蹊跷得很,拿在手里仔细观摩,回忆着张雯在楼下说的话:

      “那褚家真不是一般家族,娶媳妇儿还得先有信物。就一个铜制的破项链,不过是背后刻了个褚字,也不值钱啊……”

      钟志远将项链背面翻过来,果然刻着一个“褚”字!

      他眼里顿时精光闪烁,一扫先前的阴霾,激动道:“就是这个,错不了!”

      “老钟,什么情况?”

      钟志远把这条项链的事告诉了周思琴,又说了下自己的想法。

      “现在,只有秦舒能帮咱们做这件事!”

      钟志远目光灼灼地盯着手里的项链。

      “她能答应?别忘了她还有个心爱的男朋友!”

      项链虽然是秦舒带回来的,但周思琴敢打赌,那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绝不知道这条项链的意义,她可没有这么深的心思。

      闻言,钟志远目光一暗,“总会有办法……”

      晚饭过后,秦舒在房间里,清算自己身上的钱。

      养父的公司有难,她不能袖手旁观。

      可惜她只是个学生,不算林孟帆那还没还的十二万,她身上只有八千多。

      根本帮不上忙。

      秦舒叹了口气,打算找一份兼职工作。

      哪怕最后养父公司破产了,她起码还能有一份收入,补贴家里,给奶奶买营养液……

      这时候,钟志远敲门进来。

      见秦舒在找工作,他欣慰地说道:“小舒,爸知道你是好孩子,不过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来,喝了这杯牛奶。”

      说着,将手里的牛奶递给秦舒。

      “干爹,我只是想帮您分担。”秦舒说完,当着钟志远的面喝下了牛奶。

      钟志远满意地笑了,“好好睡一觉吧。”

      看着他折身离开,秦舒关上门。

      这一晚,她睡得人事不知。

      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巨大柔软的沙发上。

      秦舒按着太阳穴爬坐起来,思绪停留在昨晚,为什么昨晚喝完养父端给她的牛奶,她就昏昏沉沉的?

      她心里冒出一个猜想,却不敢相信。

      环视四周,是一个陌生的房间。

      装饰华丽复古,镂空雕窗,深蓝色厚重窗帘,缀着金色流苏。

      这是哪儿?

      秦舒正困惑着,放在不远处的手机叮咚响了一声。

      她立即拿过手机,点开养母周思琴发来的微信。

      “秦舒,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褚家少夫人,乖乖听话。不管旁人问什么,你只管咬定信物是你的!记住,一定要当上褚家少夫人!”

      “如果露馅,你害的就不止是你,还有你那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奶奶!咱们家要是破产了,可支付不起那笔昂贵的医疗费!”

      “最后,我必须提醒你,今后不要再跟王艺琳有任何来往,也不要说你认识她,免得被人识破!”

      褚家少夫人,信物,王艺琳?

      这三者有什么联系?

      看着养母发来的信息,秦舒意识到了自己此刻的处境,顿觉寒意从脚底窜上心头。

      她被算计了!

      养父母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她送到了褚家,让她嫁给从未谋面的褚家少爷!

      而他们逼她妥协的筹码,竟然是奶奶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