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003章 各玩各的

      林孟帆被打懵了。

      秦舒在他面前向来乖巧温顺,言听计从,满足他所有自尊心。

      这一巴掌,却打得他脸面全无。

      “秦舒——”

      林孟帆恼羞成怒,反手就想还回去。

      眼睛一尖,视线定在了她的脖颈处。

      他扯开她衣领。

      纤细的锁骨处,布满暧昧的痕迹!

      唐筱如挨了巴掌,心里有怨,见状,冷嘲热讽道:“孟帆,看来你这个自命清高的女朋友也挺会玩啊,看看这些,跟她乱搞的男人肯定耕种得很卖力!”

      林孟帆面色一沉。

      “秦舒,这是怎么回事?!”

      秦舒冷笑:“你说呢?”

      她找他寻求慰藉,却观摩了自己被绿现场。

      现在,也没必要向他解释昨晚发生的事情了。

      秦舒推开他的手,慢慢拉好领口,语气冷淡而讽刺,“你可以背着我乱搞,我当然也能让你头顶戴绿!”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在我面前装纯,原来早就跟野男人睡到一起了!”

      林孟帆立即把过错都推到秦舒身上,“难怪你从不在我面前主动!每次留你过夜,你都推脱要回去赶报告,还有——”

      林孟帆上下打量秦舒的穿着和那张不施粉黛的脸,难掩嫌恶,“你从来不打扮也不化妆,是故意让我提不起兴致来吧?因为你在外面养着野男人,早就被喂饱了!”

      秦舒紧抿着唇,身子微微发抖。

      她没想到,一个人能无耻到这种程度!

      这种渣男,不分还留着做什么?

      “林孟帆,我要跟你分手!”

      秦舒吼出这句话,胸口因愤怒剧烈起伏。

      林孟帆神色一紧,想要开口,被唐筱如拽了一下。

      唐筱如勾着唇,戏谑说道:“今后大家各玩各的,没什么不好。”

      闻言,林孟帆挣扎了一下,点头。

      秦舒激愤之后,反而冷静下来,目光晦暗地道:“既然分手了,我借给你买房的那十二万,别忘记还给我!”

      林孟帆愕然。

      那笔钱他已经拿去按揭买房了,现在让他吐出来?

      他才工作两年,十二万对他来说不是小数目。

      林孟帆索性不认账,“那是你自愿拿给我的。”

      呵,自愿?

      “如果不是你说,那房子买来是我们结婚用的,我会给你钱?”

      她只是个穷学生,那点钱是她辛苦做兼职、参加学科比赛,好不容易攒起来的。

      不能便宜了渣男!

      秦舒冷声说:“你可以选择不还,那你毕业的事——”

      林孟帆面色顿时一变。

      那件事如果爆出来,他的前程……

      他阴郁地看了秦舒一眼,最后咬牙切齿道:“我会把钱还给你!”

      秦舒这才转身走人。

      她现在只想离开这个恶心的办公室,离渣男越远越好!

      秦舒低着头,脚步匆匆。

      她刚走到门口,迎面撞上一个坚实的胸膛。

      “抱歉。”

      秦舒头也未抬地道了句歉,快速走远。

      “褚少,您没事儿吧?”身旁助理关切道。

      褚临沉摆了摆手,朝秦舒的背影看去,幽暗的眼底浮现一抹疑惑。

      那女人……

      卫何看了眼他的大腿处,“那我们赶紧进去吧,您的伤口需要重新包扎。昨晚那女孩毕竟不是专业医生,万一给您包扎的不好,造成伤口感染……”

      闻言,褚临沉俊眉微蹙,“不会,她技术很好。”

      卫何讪然笑道:“可这是老夫人特意嘱咐的,她老人家关心您。”

      褚临沉瞥了他一眼,抬步往里走。

      边走边吩咐:“你待会儿联系一下她。”

      “救您的那个女孩?”

      “嗯,明天奶奶要见她,你先跟她打声招呼,我可能晚点回去。”

      褚临沉迟疑了下,目光变得幽冷,“我要知道是谁在我酒里下了药。”

      敢算计到他头上,胆子不小。

      秦舒走到空旷无人的公园,压抑着的情绪才终于能肆意释放出来。

      她要回了花在林孟帆身上的钱,可她付出的真心呢?

      就算拿去喂狗,狗也知道叫两声。他却恨不得反咬她一口!

      五年爱恋,从高中到大学,林孟帆都是她的学长。她一路追随他的脚步,满心期待的等着毕业后嫁给他,在这个繁华的城市拥有属于她们的幸福小家……

      林孟帆刚才的话犹在耳边回荡。

      而事实却是——

      她从不在他那儿过夜,是因为每次他都让她帮忙写工作汇报、整理患者病情记录,她怕耽误了第二天的课,只好回宿舍加班熬夜。

      从不化妆打扮,是因为她真的没有那些闲钱!

      奶奶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治病要钱,他买房首付也要钱……而买漂亮衣服和化妆品是一笔巨大开销!

      秦舒苦笑地摇头。

      那些都是渣男的借口,她又何必当真!

      抬手抹去眼角的湿润,秦舒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既然已经分手,今后日子她一定好好过,没必要让渣男再恶心自己!

      ……

      王艺琳一回家就迫不及待告诉父母,自己要嫁入豪门,当褚家少夫人了。

      只是她没说,她是冒充的……

      王振华两口子原本不信,这种天大的好事儿怎么会落到自家头上。

      褚家那样的顶级豪门,其继承人褚临沉是何等人物,会娶他们的女儿?

      直到卫何的电话打过来。

      “这是褚少爷的私人助理!”王艺琳得意地向父母解释,然后接通电话,按了免提。

      王振华两口子大气儿不敢出,紧张地竖起耳朵听。

      “艺琳小姐,少爷说老夫人明天要见您,希望您能提前做好准备。”

      王艺琳忙不迭点头:“好!我一定好好准备。”

      卫何失笑,道:“衣服之类的稍后会给您送来,您只要带上信物就行。”

      “信物?”王艺琳一怔。

      卫何解释:“就是少爷昨晚送给您的项链,那是给褚家少夫人的信物。”

      王艺琳慌了,她根本就没有项链!

      “要是没有……会怎么样?”

      卫何语气陡然一变,“没有?”

      王艺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快速改口:“我意思是,万一找不到了。”

      “如果遗失,老夫人一定不会承认您的身份。难道您把项链……”

      “没!”王艺琳赶紧否认。

      “只是我实训回来,东西太多,不清楚放哪儿了……对了,昨晚天太黑,我没留意那项链的模样,记不清楚样子了,卫助理您——”

      “好的,我稍后把照片发给您。”

      挂了电话,卫何把项链照片发过去。心想,这女人怎么奇奇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