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002章 连打两个

      秦舒这次是参加学校组织的下乡实训。

      同批实训的医学生共有二十多人,营地设在山下村子里。

      回到营地后,同伴们都已经睡下。

      秦舒打了水擦洗身体。

      看着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她红了眼框。

      守了二十年的清白身子,原本是要给最心爱的男人,却被一个陌生男人给……

      “孟帆,对不起。”

      秦舒低泣。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恢复冷静。

      哭不能解决问题。

      失身已成事实,她也不打算瞒着林孟帆,决定回去后跟他坦白。

      这件事是个意外,而孟帆又是那么温柔体贴的人,深爱着她,相信他一定会理解她……

      擦洗过后,秦舒回去睡觉。

      她发现身旁的床位是空的,好友王艺琳还没回来。

      “艺琳说过,要去镇上亲戚家吃饭,路太远懒得走,看来今晚是不回来了……”

      秦舒这么想着,闭上眼睛睡觉。

      与此同时。

      月色下,一道衣衫不整的身影在山林间跌跌撞撞奔跑。

      确认身后无人追来,她终于放缓了脚步,往脸上一抹,咒骂道:

      “狗男人、什么东西,也敢往姑奶奶身上爬,还嫌我不是第一次!也不照照自己的恶心样子……”

      想到那满身横肉的猥琐男,王艺琳胃里一阵恶心。

      本想着去亲戚家蹭顿饭,谁知道遇上这种倒霉事,被一个乡下猥琐男给强要了。

      突然,她踹到一个东西。

      王艺琳惊惶地拿手机一照,怔住了。

      好帅的男人……

      而且,这男人居然一丝不挂!

      ……

      清晨,秦舒从噩梦中惊醒。

      她梦到了昨晚的那个男人,看不清脸,压在她身上不停地折磨着她。

      秦舒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忽略身体残留的不适。

      今天是实训结束返校的日子,她把行李打包好,见王艺琳还没回来,给她打了个电话。

      “知道了,你先帮我收拾一下吧。”电话里,王艺琳不以为然说道。

      说完,便挂了。

      秦舒无奈地摇摇头,只好帮她把行李都装进箱子里。

      王艺琳东西多,带了个很大的行李箱。秦舒则轻装出行,只背了个双肩包,以及必备的医疗箱。

      临出发时,王艺琳还没回来,秦舒帮她把行李箱搬上车。

      带队老师催促道:“王艺琳呢?谁给她打个电话,就等她一个了!”

      “徐老师,她应该很快——”秦舒话还没说完,王艺琳出现了。

      她笑容满面,无视生气的带队老师,径直上车,坐进座椅里。

      秦舒坐到她旁边,轻声道:“艺琳,你迟到了,应该跟徐老师道个歉……”

      “道歉?”王艺琳翻了个白眼,哼声道:“当老师了不起吗?秦舒你看着吧,我的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区区一个老师,我才不会放在眼里!”

      “……”秦舒无语地看着她。

      邻座里传来低声的议论:

      “瞧见没有,王艺琳身上穿的白色套装,香奈儿夏季最新款,超贵。”

      “原来她这么有钱?真厉害……”

      王艺琳听到这些话,得意地弯起唇角。

      秦舒则是有些疑惑。

      王艺琳家境不算差,但也不是特别有钱,她这个不关注奢侈品牌的人都知道香奈儿贵,何况是最新款……

      秦舒感觉王艺琳去亲戚家吃了顿饭,变得怪怪的。

      王艺琳撇了眼秦舒,发现她脖子上戴了个东西。

      “这是什么?”

      她伸手,不由分说扯出了秦舒颈间的项链。

      铜制的圆形项坠,一看就是便宜货。

      王艺琳嫌弃地松开,“你男朋友送的吧?就这种东西,地摊上都能买到。”

      秦舒愕然,这才意识到,这条项链是昨晚那个男人戴上去的。

      她面色微白,一言不发地摘下项链,揣进口袋里。

      见状,王艺琳只当她默认了,嗤了一声:“你那个便宜男朋友,趁早分了吧,连钱都舍不得给女朋友花,谈什么真爱。”

      秦舒眉头一皱:“我自己会挣钱,为什么要花男朋友的钱?”

      王艺琳撇嘴,不置可否。

      回到市区已是中午,王艺琳提前联系了家人来接她回去,她走得欢快,像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好事。

      秦舒简单吃了午饭后回宿舍。

      原本约好晚上给男友林孟帆过生日,但发生昨晚那件事,她根本等不到晚上。

      她需要找人倾诉,这种事除了男朋友,她不知道还能跟谁说去。

      秦舒换了身衣服,坐公车到林孟帆上班的市中心医院。

      正好是午休时间,她去了他的办公室。

      她记得孟帆说过,今天科室只有他一个人值班。

      秦舒站在办公室门外,却听到了里面传来两个声音,一男一女,不堪入耳。

      “唔、慢点……孟帆、你坏死了,我衣服都弄湿了……”

      “我就喜欢你穿这身衣服张开腿的样子、特别有感觉。”

      “你好坏哦,不过我喜欢……”

      砰!

      秦舒忍无可忍地推开门。

      正压在办公桌上紧密相连的男女被中途打断,见来的人是她,男人僵着的身体突然一抖。

      “小舒……”

      “孟帆,原来你背着我玩得这么开?!”

      办公室play?

      秦舒眼中被深深刺痛。

      她这辈子都想不到,林孟帆会背叛她,做这么不要脸的事!

      林孟帆被抓包,羞愧拎起裤子,“你先出去,我待会儿跟你谈好不好?”

      “没脸见人的是你,我走什么?有什么话,就在这里当场说清楚!”

      秦舒站着不动,怒火在胸腔翻涌。

      “小妹妹,火气不要这么大。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哪像一个女人?没本事把男人喂饱,就不要怪别人在外面偷吃。”

      靠在办公桌边的女人轻蔑地打量秦舒一眼,慢条斯理地整理裙摆。

      她上衣完好,裙底下却显然是真空状态!

      话刚说完,一道掌风便甩了下来。

      啪!

      秦舒冲上来,给了她一个清脆的巴掌,气得双眼泛红。

      “你这野鸡闭嘴!”

      林孟帆下意识把女人护到怀里,瞪向秦舒,“你发什么疯,居然敢打人?你知道她是谁吗!”

      在秦舒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他又紧张地看向怀里的女人,语气关心,“筱如,没事吧?”

      秦舒闻言,如遭雷击。

      筱如。

      是这家医院副院长的侄女,唐筱如!

      林孟帆以前跟她提过几次,唐筱如对他有不小的帮助。

      原来,是指生理上的帮助!

      听唐筱如的意思,这不是两人第一次做这种事。

      事到如今,秦舒哪还不明白,林孟帆早就背叛她了。

      她嘲讽一笑,再度扬手。

      毫无防备的林孟帆被打得脸歪到一边。

      “我不仅打她,我还要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