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十九章 卡嘉生命之恋

      “春兴,看来你对我真的很有信心。”纳迪玛的声音忽然响起来,说道:“但是,我要提醒你们,如果你们再抱着这样绝对安全的心态的话,这些树人说不定真的会要你们的命的。你们可以选择投降,只要你们出来之后,就会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亚米斯怒声叫道:“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们?我们不是一直都是好朋友的吗?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出来啊!你出来啊!”

      孙春兴阻止亚米斯继续吼叫,高声说道:“纳迪玛,我也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我依然是相信你的!不过,想让我认输,那是不可能的事。你这树人阵的确很厉害,但是,你应该没有忘记,我还有一根特殊的魔法杖吧!”

      孙春兴呼喝一声,墨黑色的苑灵形气剑出现在手中,他不会这里使用龙渊剑法和邪恶激光斩,但是这把剑同时也是他施展本体之焰魔法的载体,所以可以当作魔法杖用。

      “烈焰风暴!”

      怒吼一声,孙春兴将火焰灌输在苑灵形气剑上,血红色的火焰燃烧起来,作为魔法杖之后的苑灵形气剑在孙春兴的本体之焰的交融下可以发出远胜于镶嵌了圣级魔晶的普通魔法杖。

      “呀~~”垂直射出的血红色火焰如同一支脱离弓弦的利箭,飞快射在树人王身上。剧烈的火焰瞬间燃烧起来,树人王全身都被浓烈的火焰所包裹着,周围相隔不远的十多株树人也被波及,纷纷化作绿色的烟尘。

      “嘿嘿嘿……”孙春兴有些力竭,杵着剑嘿然冷笑,虽然对付这些树人还是费了不少劲,身上也留下了数道深刻的伤痕,但是能够战胜这些树人,都是值得的。

      树人所化的烟尘终于散去,雄壮的树人王依然挺拔在站在原地,如同是山岳一般,手上的王者之剑依然是那么的锋锐,孙春兴不禁目瞪口呆,难道自己的力量根本没有一点伤害?

      纳迪玛沉默了一下,淡淡说道:“原来是这样。春兴,我可以告诉你,除非你使用你学习的那种神秘的剑法,否则,无论释放什么样的魔法,只要不是禁咒就没有办法打败树人王,也不可能突破碧木领域。”

      什么!

      孙春兴大惊失色,忽然想起了什么,仔细打量着树人王中间的哪那只独眼,失声叫道:“这个树人王,就是你的卡嘉生命之恋?”

      纳迪玛笑了一声:“你发现了?不过不完全是,这个树人王只是借用了卡嘉生命之恋精神力的幻象而已,要想突破碧木领域,就必须使出禁咒以上的魔法,但是,在收缩十倍力量的前提下,使出禁咒,该需要什么样的力量呢?”

      “估计只有在大魔导师以上的程度吧?”孙春兴苦笑不已,纳迪玛的碧木领域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居然有如此的禁锢力。

      自己要想使出禁咒级别的魔法,只有借助空间戒指中的魔晶和恒魔药水才可以,只是,他并不想这样做。

      亚米斯大声叫道:“你那条卡嘉生命之恋是大哥付出300万金币给你买的,你现在居然用它来对付大哥,纳迪玛姐姐,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纳迪玛沉吟了片刻,依然淡淡说道:“你们要想出来,一是认输,二是打败树人王,别无选择。好了,接下来,准备接受树人王更加猛烈的攻击吧!树人王?寒木王箭!”

      听到纳迪玛的命令,树人王中间的白色独眼闪烁了一下,四周的树人纷纷分解出一部分躯干,变成尖锐的弓箭,齐齐对准了孙春兴和亚米斯两人。

      面对这寒光闪闪的几千支弓箭,亚米斯脸色惨白,自己身上披着火焰袍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孙春兴现在重伤在身,怎么可能抵挡得住这些弓箭的攻击?

      亚米斯大声哭叫道:“够了!我们认输了!我们认输了!”

      孙春兴轻轻握住亚米斯的小手,郑重说道:“我们不会认输,坚持下去,相信你的纳迪玛姐姐,她这样做一定有自己的意思!”

      亚米斯泪眼婆娑道:“大哥,难道你还相信她吗?你现在满身都是伤,她还拿着弓箭对着我们,分明是想杀我们啊!”

      “放心吧,没事的,纳迪玛不会伤害我们的。”孙春兴轻声劝慰着亚米斯,又似乎在自言自语。

      “嗖嗖嗖!!!”随着一声声破空的尖锐呼啸,四周的弓箭均受到树人王的指挥激射出来,朝着孙春兴两人冲击过来,凛冽的寒风刺激着两人的神经,面对这样的弓箭密雨,任谁也会胆战心惊。

      “呀哈~~”孙春兴怒号着,挥舞起手中的苑灵形气剑,一张火网挡在两人的身前,那些弓箭一碰到火网就变成了绿色气体,但是,火网挡不住来自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弓箭啊,孙春兴的背后又中了几箭,痛入骨髓。

      亚米斯在他身后看着背上肩膀上插着箭矢,流出鲜艳的血液,不禁悲伤万分,忽然紧紧贴在孙春兴背后,用自己的娇躯阻挡这些箭矢。

      孙春兴大惊:“亚米斯,你在干什么?危险!”

      亚米斯流着眼泪说道:“大哥,我身上有火焰袍,不会有事的,我要保护大哥啊!”

      真是个傻丫头!孙春兴真是又爱有怜,虽然火焰袍可以护住身体,但是还是会感觉到疼啊。而且这样根本保护不了她的头部!

      不由分说,孙春兴一把搂住亚米斯的娇躯,挥剑阻挡密密麻麻的弓箭。然而,那树人王却忽然出现在他的背后,狠狠一剑刺在他的身体上。

      “大哥~~”亚米斯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啊~~~~~”在惨烈的怒吼中,亚米斯全身忽然出现猛烈燃烧着的火焰,一头蓝色的头发竟然变成了火焰的红色,眼中也露出妖艳的血红色,双拳紧握,手中出现了一道圆形的尖锐火焰兵刃,火光闪耀间,狠狠削断了树人王的王者之剑。

      树人王踉踉跄跄后退,孙春兴见机会难得,跳跃起来使出一个火中取栗,正好插在树人王的独眼上。树人王发出一声哀嚎,亚米斯全身火光继续燃烧,猛然冲向树人王,碧木领域产生了巨大的轰鸣声,扭曲着空间模模糊糊的景致突然染上了一道红色的艳丽光芒。

      纳迪玛半跪在台上,嘴角流出一丝鲜血,秀发微微蓬起,一两根耷拉在额头之前,脸色苍白,气喘吁吁,地上还有一团鲜血在流淌,应该是刚才喷出来的。

      亚米斯依然全身冒着剧烈的火焰,表情十分冷漠,浑身颤抖,一点儿也不像平时那个可爱的女孩。孙春兴怜惜地想要抱着她,忽然感到她的身体一阵滚烫,似乎完全触摸在火焰之上,虽然孙春兴不惧怕任何火焰,但是还是有些吃惊。

      过了好一会儿,亚米斯的火焰一下子突然消失了,就像这阵火焰突然出现一样,亚米斯的头发也恢复了蓝色,娇小的身躯虚弱万分,一下子瘫软在地,孙春兴赶紧抱住她。

      亚米斯微微睁开眼睛,轻声说道:“大哥,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事,没事。”孙春兴心中感动,这时候他却发现自己身上真的是一点伤也没有,在碧木领域中中了那么多箭,被砍了那么多剑,竟然连一点伤都没有留下!

      只有一些青色的淤痕!

      亚米斯挣扎地作起来,摸着孙春兴完好的皮肤,眼泪哗哗地掉下来,忽然想到什么,看向纳迪玛的方向,她嘴角的血迹在白皙的下巴处特别鲜艳。

      “纳迪玛姐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亚米斯一脸疑惑,刚才明明见到孙春兴受过伤的,为什么现在连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纳迪玛全身虚弱,勉强笑道:“傻妹妹,我怎么可能会真的伤害你们呢?就算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你们落一根头发啊!”

      亚米斯挣开孙春兴的双臂,挣扎着蹒跚走到纳迪玛的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哽咽道:“我真是傻,竟然会想到姐姐会对我们下手!我真是太笨了!”

      纳迪玛爱怜地摸了摸她的秀发,笑着说道:“不过这也是值得的呢,居然发现妹妹有这么强大的潜力。”说着话,纳迪玛原本红润的嘴唇变得惨白,剧烈地咳嗽起来。

      亚米斯赶紧抚摸着她的背脊,知道纳迪玛的伤就是自己的火焰给震出来的,心中更是后悔万分,转头向孙春兴哭道:“大哥,你有办法可以帮帮纳迪玛姐姐吗?”

      孙春兴当然有办法,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固元水”,让纳迪玛和亚米斯各喝了一口。这固元水曾经在救治白影的时候用过一滴,功效是可以治疗身体的脱力状态和一些内部的伤害,一滴就可以有奇效。不过孙春兴在这两女身上是不会小气的,所以让她们每人都喝了一口,让紫龙知道的话肯定会马他败家子。

      纳迪玛和亚米斯瞬间已经恢复了精力,一起相互搀扶着站起来。

      孙春兴上前问道:“纳迪玛,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刚才那个碧木领域是在怎么回事了吧?”这一点他实在是痕好奇,那个神奇的领域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居然有提高自己魔力限制他人魔力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