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十四章 那些往事

      摇了摇头,美萨菲有些凄婉说道:“是因为我妈妈。我妈妈是一位小贵族的女儿,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救下了被魔兽咬伤的罗慕洛爷爷,当时罗慕洛爷爷答应她无条件为她作一件事补偿。后来一场政治婚姻,我妈妈嫁给了蓝水晶家族西蒙侯爵,也就是我父亲。父亲与帝国各大势力相互争夺权力,数次遭到刺杀。终于有一次,我妈妈正好被刺客碰上了,于是……”美萨菲声音有些呜咽,泪眼磅礴,继续说道:“罗慕洛爷爷刚刚来到家中,没有来得及救下她,妈妈在临死前让罗慕洛爷爷收我为徒,好好保护我安全,就这样,我就成了大陆唯一圣魔导师的弟子。可是,如果有选择的话,我不想做什么魔法师,我只想要妈妈……”

      美萨菲失声痛哭,眼泪哗哗地落下来,看着孙春兴的眼睛说道:“从那时起,我就痛恨那些男人,他们为了自己的权力富贵,就是自己的妻子儿女也可以牺牲。除了罗慕洛爷爷,我几乎没有再跟其他男人笑过一下!因为他们都不配!”

      “从小我就跟随罗慕洛爷爷学习魔法,师父是水系的圣魔导师,而我却专门学水系的分支冰系魔法,就是想让我的心和身体都永远处在冰冷之中,永远不要相信其他人。”美萨菲迷离说着。

      “那些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你这样执着对你没有什么好处。”孙春兴对她十分同情,又想到纳迪玛也是与她差不多,幼年失去了母亲,不禁更加怜惜,安慰道:“我想,你的妈妈让你跟随罗慕洛大师,就是为了让你摆脱这些权力之争,平静幸福地生活吧,而不是让你彻底远离人群,做一只孤独的冰花。”

      美萨菲俏目冷峻地盯着他,让孙春兴的心中直发毛,朱唇微启,寒声道“也许公子说的没错,但是,可不可以请你把手拿开?”

      孙春兴尴尬地抽回手,笑着说道:“其实我不是要故意的,我只是想要安抚你一下,哦,至于我的手为什么会在小姐你的胸部上,那绝~对是一个误会,哈哈,我原本是想拍拍你的肩膀,这样就是表示安慰的姿势嘛,不过你的皮肤真的是太滑了,所以不小心,呵呵,不知道你的用的是什么牌子的化妆品,我给纳迪玛和亚米斯也买一点试试……啊!”

      孙春兴全身寒冰,直挺挺地向后倒去,火焰袍瞬间将冰雪融化之后,哆哆嗦嗦的说道:“小姐,你不用这样就胡乱使用禁咒,这样玩冰是很危险的,小女孩还是不要碰这些东西好。乖,把这东西给我帮你保管。”

      美萨菲冷哼一声说道:“这只是一个类似于禁咒的小型‘霜冻之星’而已,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喂,这瓶药水你已经送出来了,怎么还要要回去?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这样言而无信,啊,别抢。”

      两人相互你争我夺,美萨菲没有注意到,她的心正在从冰峰中解冻,而她的眼睛中,也有了淡淡的微笑。

      最终的结果是孙春兴终于被一个大冰球在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之后,翻着白眼晕了过去。美萨菲手中紧紧握着那个蓝色的“恒魔药水”瓶,看着地上伸出舌头的孙春兴,嘴角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第二天,学院竞技大会在复赛终于要开幕了,除了还在哼哼唧唧的石一牛院长之外,本来虚弱的孙春兴等人都生龙活虎地从治疗室里跑出来,空间戒指中的灵药多的事,现在几人的精神状态比昨天还要好。

      复赛以及以后的比赛都会在学院的广场上集中进行,此时除了中央广场上的宽阔擂台之外,四周都是搬凳子抬桌子的学生。黑压压一片,大概有数千人都来观看这一场盛宴。

      孙春兴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景象,一群男生围在一个桌子周围高声叫着。从那桌上的器物和散乱的金币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赌博的盘口,孙春兴在斗兽场中看到过。

      孙春兴也是好奇地凑过去,依稀可以听到一些言语。

      “喂喂,买了买了,看看今天哪四支队伍可以出线啊?”

      “十个金币,水系魔法队!美萨菲小姐有大魔导士的实力,出不了线那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

      “水系魔法队十赔一!买了买了!”

      “我买木系魔法队五个金币,光看着美女的面上,就是输了也得买。”

      “木系魔法队二赔一!继续下!”

      “火系魔法队呢?”听到自己的消息,孙春兴不由竖起了耳朵。

      “火系魔法队?一赔五十!”

      什么!孙春兴气得鼻子都歪了,昨天代表火系魔法队的就是自己的一人,想不到这些家伙这么瞧不起自己!

      “诶,为什么你们对火系魔法队这么没有信心?人家可是一人单挑七个魔法师呢?”孙春兴感动得热泪盈眶:知音啊知音!

      “咳,那个家伙有什么本事?不就是靠了一只不知道从哪里弄过来的变态独角兽才赢了比赛的,我听说,那家伙是个疯狂的炼金术士,残忍地在独角兽身上植入数百个魔晶,才让它有了这么大的本事。不过,就算这样,他遇到美萨菲小姐还是一招就踢下去!再说了,昨天他在餐厅被人扁得遍体鳞伤,今天能不能爬起来还是一回事呢!”

      “哦,那也对,好吧,我还是买水系魔法队。”

      谣言!这绝对是谣言!孙春兴欲哭无泪,原来自己在众人心目中是这样不堪入耳!

      “我买火系魔法队,五百金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靠,谁这么蠢抢着丢金币……啊,美萨菲小姐?”

      孙春兴抬眼望去,只见美萨菲一双妙目正冷冰冰地看着自己,虽然眸子中透漏出一种寒冰的气息,但是孙春兴还是可以在其中看到一点点笑意。

      那个开盘口的学生苦着脸接过五百个金币,如果火系魔法队不负众望被人踢出场外,那自己可以赢了这五百金币,但是明天自己肯定会被众人狠扁一顿:小样,竟敢赢美萨菲小姐碰过的金币,好歹也要分给哥们一点啊!要是出了个万分之一的可能,火系魔法队出线了——那自己岂不是要赔两万五千金币!

      接过这个烫手的山芋,那个男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广场上的裁判席中已经坐满了,中间那个位置本来应该是由裁判长石一牛院长来做的,可是现在他老人家现在包着脑袋躺在治疗室里,所以只好缺席了。

      其中一个裁判拿起魔法扩音器说道:“各位导师,各位同学,今天,本年度学院竞技大会复赛开幕了。经过初赛的激烈战斗,八支队伍脱颖而出,他们分别是武技科雷系、火系、木系和黑暗系,魔法科火系、木系、水系和黑暗系,今天的复赛将产生四强,进入明天的准决赛!好,现在先请各队的队长上台抽签,决定比赛秩序。”

      经过昨日的战斗,亚米斯信心倍增,她现在仍然是火系魔法队的队长,昂首迈上主席台,与其他七位队长抽签。纳迪玛还是一副淡然神色,显得平静。美萨菲则是一脸冰寒,毫无表情,让孙春兴觉得昨晚那个与自己嬉戏的少女犹如梦中人。

      孙春兴看着在台上抽签的八支队伍的队长,暗自感叹,这次比赛的对手中有武技科黑暗系的亚历山大、木系的魔武双修双胞胎兄弟、魔法科水系的大魔导士美萨菲、神奇木系法师纳迪玛,还有历年来的老牌强队黑暗系魔法队、雷系武技队等,这些都是少见的年轻一代强者,与自己相比都不逊色,学院当真是藏龙卧虎,以这样的力量,自己要想走到最后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正在感叹之中,忽然看见亚米斯表情不自然地走过来,脸上好像有些抑郁,阴云密布,与去时形成鲜明的对比。孙春兴心中“突”的一下,莫非……

      亚米斯走到身边,轻轻坐在孙春兴身边,不发一言。

      孙春兴轻轻问道:“是不是抽中美萨菲了?”美萨菲的强大实力是她见过了,如果是要在复赛中与她交手的话,确实是胜算微小,周围的火系魔法队员听到这个问题都是大惊失色。

      亚米斯摇摇头说道:“如果是美萨菲就好了,可是,我们的对手是纳迪玛姐姐!我抽中的是2号,纳迪玛姐姐抽中的是7号,我们会在第二场碰面。大哥,我们之间必须要有一个失败了。”说完,眼中现出惆怅的光芒。

      原来是纳迪玛率领的水系!

      孙春兴哑然失笑,抚摸着亚米斯的头说道:“傻丫头,我们参加学院竞技大会,迟早是要一决胜负的,现在只不过是要在复赛中提早碰到而已。我想,纳迪玛也一定很期待,我们可从来没有动过手呢,难道你不想知道这半年我们到底谁的修为更高一些吗?打起精神来,纳迪玛正看着我们呢!”

      亚米斯抬起头来,望着木系魔法班的人群中,正好看到纳迪玛亮晶晶的眼睛看向这边,微微点了一下头,小嘴一张一合。亚米斯见状,也作出了同样的动作。

      “你们在干什么?”孙春兴奇怪问道。

      亚米斯笑着说道:“刚才那是我和纳迪玛姐姐之间的秘密语言,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叫做‘凌空飞语’。她说,让我们全力以赴,不要手下留情,她也会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