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十三章 活命之恩

      狂暴的火焰带着汹涌的剑芒,呼啸在整个餐厅的废墟中,如同火山爆发一般,气浪翻滚,势不可挡!众人都感到眼前尽是一片火焰的红色,红芒与紫剑相互撞击,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火焰散去,有些胆大的学生已经看到了场中的情景,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原本餐厅的残砖断瓦已经化为虚有,眼前的地方都已经被烧成了白地,到处还有火星的苗头。帕特里克全身焦黑地躺在一边抽搐着,原本英俊的脸已经成为了血面,而孙春兴则在另一边,还将美萨菲紧紧抱住,用背部抵挡了所有的冲击力,浑身鲜血淋漓,可以看得见伤口的裂缝。

      二人都是气喘吁吁,美萨菲遭受重击,身子娇软,满脸通红,只有靠在孙春兴的怀里。

      邪恶光环、龙渊剑法、五阶魔法烈焰风暴,在本体火焰的凝聚下一起施展,在刚才的一击中,苑灵形气剑既是剑,也是魔法杖,成倍的力量汇聚,刚才那已经是可以与圣骑士相提并论的攻击了。虽然孙春兴此时体内空空如也,再也没有一丝攻击力,但是,至少已经将帕特里克打得没有任何力气了。

      “嚓,嚓”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孙春兴看见辛普森和维多尔蹒跚着脚步,提着剑朝着帕特里克走去。美萨菲忽然抓紧了孙春兴的手臂,眼中尽是一片哀求之色,说道:“求求你们,放了他好吗?”

      “嘭!”一个火球飞过来撞在他们的剑上。

      两人停下了动作,虽然这个火球的威力并不足以让他们害怕,但是施展火球术之人的意图是自己绝对要尊重的。

      “姐姐……”维多尔不满地叫了一声。

      阻挡他们的正是已经回转过来的亚米斯,她与纳迪玛相互搀扶着,虽然有些狼狈,但是由于有火焰袍披在身上,实际上受到的伤害并不太严重。

      “大哥,维多尔,我看,就看在美萨菲的面子上,放他一马吧?”亚米斯淡淡说道。

      孙春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说,望向纳迪玛,她也是点点头。

      既然她们都赞同,孙春兴只好说道:“那好吧,今天的事,大家就当没有发生过,那个怕什么壳,现在你已经知道我们并不是那么好招惹的,如果你再来找我们麻烦,下次可不会这么简单让你回去了!”

      帕特里克挣扎站起来,嘿嘿笑道:“孙春兴,你果然有些本事,今日活命之恩,我记下了,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也不会与你为敌。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你在帝都得罪了太多的人,而且卷入了军方权利与皇室政治之间的漩涡,你最好还是早日离开帝都,如果有可能的话,就离开洛克比帝国,否则,你的麻烦还是不会停止的!”

      帕特里克又对美萨菲说道:“小姐,我看你对这个小子颇有情意,可是他的前途实在是太渺茫,还希望你要慎重考虑一下。”说完一瘸一拐地走了。

      辛普森和维多尔都是惋惜地摇摇头,但是这是孙春兴的意思,他们也不好反对。

      美萨菲水汪汪地大眼睛深深看了一眼孙春兴,说道:“孙公子,谢谢你了。”然后竟然闭上眼睛伏在孙春兴的胸口。

      “喂、喂,美萨菲小姐,虽然你对我有点意思,但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对我搂搂抱抱对我这样亲密,那也太快了一点吧,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呢!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色狼!”纳迪玛没好气地敲了他的头一下说道:“美萨菲小姐已经晕了!”

      孙春兴作恍然大悟状,叹道“原来是这样啊,还好还好,她并不是要故意占我的便宜。”

      亚米斯嗔怪道:“大哥,你快把你的手从人家小姐的胸部拿开啦,还在摸,小心明天帝都的全体少男过来砍你啊!”

      孙春兴讪讪抽回手说道:“我哪有,我只是在测试她的心跳而已,咦?亚米斯,你的脸色这么红,是不是也受伤了?来,我也测试一下你的心跳。哎呀,别打!”

      被一铁饭盒砸中脑袋的孙春兴马上被送到了上次接收他的那间治疗室,依然是那两个牧师很不乐意地帮他施展治疗术。不过与以前不同的是,这次陪同他住院的还有“冰玫瑰”美萨菲,这倒是让他感到不寂寞。

      美萨菲住院的消息经过安妮那个大嘴的传播迅速飞到了学院的每一个角落,这样的结果是当天学院无缘无故发生了众多匪夷所思的流血事件。有因为一脚踩空从一楼跌下来的,有因为修炼魔法时被石头砸到脚的,有掉进下水沟被老鼠啃了屁股的,甚至还有因为摸了女导师胸部而被殴打致伤的,当天学院的治疗室人满为患,牧师忙的应接不暇,然而只要他们转身去翻找一些魔法药剂之后再回过头来的时候,那些伤患已经消失了踪迹,最后还是将他们从某治疗室的大门口强行拖过来。

      由于牧师和药剂资源供不应求石一牛院长趁机取消了免费治疗的制度,按病人所在的治疗室与某治疗室的距离制定费用,相近的自然时费用高昂,不过即使这样,那些病人仍然是蜂拥而至,石一牛院长也是数着金币呵呵直笑,听说他还与纳迪玛、亚米斯两人商量,要不要让她们两个也住院一两个礼拜,结果是被一个火球一丛荆棘狠狠教训了一顿,足足住院两个礼拜。

      夜深人静,魔法灯淡黄色亮光忽明忽暗,孙春兴看着灯光下沉睡的少女,白皙如冰雪一般的肌肤水嫩柔滑,可能是因为长期接受水元素的滋润,所以十分有光泽。修长的玉体横陈,凹凸有致的身材诉说着诱惑。

      此时她的眼睛微微闭着,沉静的呼吸声焕发着香味,鲜艳红唇在黯淡的灯光下微微翕动。

      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呢?

      孙春兴有些默然,想起白天在自己危机的时候,她是那么的义无反顾,与家族的家臣生死相搏也是在所不惜,即使面对那样的危险也毫无惧怕之心,以至于被冲击波所伤。

      叹了一口气,孙春兴从空间戒指中取出“恒魔药水”,滴了两滴在她的额头上,思考了一会,又滴了两滴。那时她施展禁咒之后,实际上魔力已经接近枯竭,但是还是坚持释放了几个高等的魔法帮助自己,最后才会几乎没有抵抗力地被伤害。

      这四滴“恒魔药水”的效果比神殿的魔法药水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这即使是在神宫,也是只有神将级别以上才能使用。

      清凉、舒爽,美萨菲眉头舒展开来,轻轻叫了一声:“妈妈……”

      孙春兴心中一震,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他的心中涌动。

      美萨菲缓缓张开眼睛,秀目看着旁边站着的孙春兴,叫了一声“孙公子”,然后微微支起身体,赫然发现自己原本娇软无力的躯体恢复了生机,惊讶地看着孙春兴手中的药水。

      孙春兴将药水递给她,淡淡说道:“这是让你补充魔法的,每一滴,可以维持三个禁咒的魔力。”

      “三个禁咒!一滴!”美萨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说道:“即使是神殿的大魔法药水,也要两瓶才可以恢复使用一个禁咒的魔力,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药水?”

      美萨菲狐疑地检察了一下自己的魔力,果然身体中贮备的魔力足以释放十个以上的禁咒,这实在是太惊人了!瞪大了眼睛,问道:“你,你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药水?还要送给我?你知道一瓶好的魔法药水对于一个魔法师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孙春兴说道:“这是我一个亲人送给我的,放心吧,我还有很多,看你白天因为魔力损耗而陷入险境,我想,这个东西应该对你有帮助。”

      “你的亲人?”美萨菲好奇问道:“你居然有一个这么神秘的亲人,可以配出这样的药水,他一定是一个伟大的魔法师,可以带我去拜访一下吗?”

      孙春兴摇摇头说道:“她不是魔法师,而且也不会见外人。”

      美萨菲有些泄气,不过也没有办法。

      两人一下子陷入了沉寂,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相互之间还是有些隔阂的。

      “孙公子,真是对不起了。”美萨菲忽然低声说道。

      “为什么这样说?今天是你救了我啊?”孙春兴疑惑问道。

      美萨菲抿了抿嘴唇说道:“帕特里克叔叔是我父亲手下的得力干将,我想,这次的暗杀,也许就是我父亲的主意。”

      孙春兴没有说话,这也是他不好与美萨菲表现得过密的原因。

      美萨菲叹息道:“这件事我也感到很抱歉,我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唉,想不到我妈妈的死还是没有唤醒他。”脸上尽是惆怅。

      孙春兴刚才也听到她在梦呓中叫着妈妈,小心问道:“你的妈妈,是怎么死的?”

      美萨菲犹豫了一下,一双眼睛看着孙春兴,似乎在考虑什么,开口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罗慕洛爷爷对我父亲言辞颇多,却要收我为徒吗?”

      “应该是你的天资聪颖吧。”孙春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