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十一章 邪恶光环

      黄金斗士迎头赶上,狠狠朝孙春兴头上劈来,孙春兴运气以剑格挡。

      “轰!”

      身上的紫血星云裳与黄金斗气相互碰撞,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周围十米之内的餐桌都被这股气劲掀翻了。所有人都心惊胆战地跑出好远,驻足观看。亚米斯和纳迪玛处在气劲的中心,也感到呼吸困难。

      孙春兴感到喉头一甜,口中鲜血喷出,手上的苑灵形气剑几乎拿捏不住。

      黄金斗士眼中闪过一丝讶然,说道:“没想到你的修为可以硬接我一剑,倒还是有些能耐。”说完手中加力,横扫而出,孙春兴手掌一软,苑灵形气剑被直直挑了出去。自己也摔倒一边。

      这是拿到苑灵形气剑以来,孙春兴第一次被人将剑击落。

      黄金斗士再次挺剑直刺,忽然一团大火球朝自己飞来,挥剑劈开,又感觉到手脚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低头一看,是几根藤条。这是亚米斯和纳迪玛见孙春兴出现危险,所以分别使出了“火舞艳阳”和“枯藤缠绕”的魔法。此时维多尔和辛普森趁机挥剑砍下。

      “啊~~”黄金斗士一声怒吼,身上的的斗气光芒猛然大盛,强大的气息充斥的整个餐厅,亚米斯四人齐齐向后飞出,喷出一口鲜血。

      这时候餐厅已经是一片狼藉,餐桌大多碎裂,满地的残羹剩饭,许多站在远处观望的学生也被气浪震得倒在地上。

      “呀~~”孙春兴猛然站起身来,怒声大吼,身上的紫血星云裳愈加炽热,孙春兴全身燃烧着火焰,如同火神一般,怒视着黄金斗士。右手神在胸前,一道剧烈燃烧的火红色刀刃出现面前。

      孙春兴大喝一声,朝着黄金斗士冲击过来,手中的火刃朝他头上砍下。

      黄金斗士举剑直削,却发现好像击打在空气之中,火刃继续朝着他的头部砍来。黄金斗士侧身闪避,不过脸部还是被火焰袭了一下,刮落一大块皮肉,却没有血液流出。孙春兴能够看见里面露出的光洁皮肤,这个人一定是做了假面具!

      “有点意思!”黄金斗士咧开嘴残忍一笑。

      自从孙春兴修炼到星焰心法第三层境界,已经可以以火为兵,所以刚才黄金斗士才会误认为那是一把刀,稍稍吃了一点亏。

      孙春兴哼了一声,手中十指燃烧出十道剧烈的火焰,火焰飞翔在空中朝黄金斗士身上急速攻去,他使出的是六阶魔法“腾焰飞芒”,十道飞焰一起出击,以快制敌。

      “比速度?”黄金斗士森然一笑,忽然从面前消失了,孙春兴正在震惊中,忽然感到脖子遭受重击,感觉一阵剧痛,一下子跌倒在地。仰望而去,黄金斗士那破烂的面具正在对自己残酷地笑着,眼中尽是杀意。

      “怎么样?还能动吗?”黄金斗士猖狂地笑着,带着嘲弄地口吻说道。

      “啊呀!”孙春兴拼出一掌击打在黄金斗士身上,黄金斗士不屑地回应一掌,殊不知这就是孙春兴的逃避之策,借着黄金斗士的后挫力,脚下施展“龙影步”避开。

      黄金斗士有些惊讶,说道:“没想到你一个魔法师还有这么敏捷的身手,我倒是想知道,你到底有多少秘密呢?”

      “想知道吗?”孙春兴嘴角泛出一丝笑容,鲜血淋漓中的笑容特别可怖,沉声说道:“那你就到地狱里去问吧!”孙春兴忽然暴起,一道巨大的火刃从手中飙出,这是将十道火焰凝聚为一道火刃的“腾焰飞芒”,力量集中,可以爆发出更快的速度,这样的火刃甚至已经超越了风刃的速度。

      躲闪不及,火刃在黄金斗士的胸口划出一道口子,流出了几点血液。

      “你找死!”黄金斗士怒声喝道,手中的大剑忽然劈出一道寒芒砍在孙春兴身上,孙春兴再次喷出鲜血,五脏六腑都几乎要裂开了,但是却没有倒在在地上,仍然坚挺地直视黄金斗士。

      黄金斗士冷哼一声,跳跃起来一脚跺在孙春兴的肩膀上,听得骨骼“喀嚓”的声音,孙春兴感觉眼前一阵晕眩。黄金斗士再次一脚踹在他的面门,孙春兴的身体一下子倒在一堆破碎的餐桌中,失去了声响。

      “真可惜,这么快就玩完了。”黄金斗士似乎意犹未尽地说着。

      “嗤~”破空声从后方传来,几道火刃和荆棘飞速刺来,黄金斗士平掌突出气浪,将亚米斯两女掀翻在地。两声怒吼,辛普森和维多尔再次拔剑挥砍,黄金武士一脚蹬开他们,怒道:“你要是再这样冥顽不灵,休怪我不给奥古斯丁的面子!”

      “五倍——恶魔——拳!”

      后方传来斯底歇里的吼声,黄金斗士还未来得及扭头一看,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冲击力重重击在自己的背上,忍不住喷了一口鲜血。

      孙春兴满脸血红地站在一堆碎木中,眼中闪耀着鲜艳的血红色,浑身罩着一层血色的光环,闪耀间可以看到血液般的流光异彩。孙春兴嘴角泛着恶魔般的笑容,带着血色的牙齿显得十分森然,在周围看着的女生们都吓得哭起来。

      这就是邪恶光环!

      方才孙春兴不见声息,就是想趁他松懈的机会发动致命一击,这可是黄金中阶斗士的力量!

      但是好像并没有取到那么好的效果,那个黄金斗士只是吐了一口血之外并没有什么的伤害,他擦拭着嘴角的鲜血,冷冷说道:“这么多年没有吐血了,都快忘记吐血的感觉了,真是多谢你了!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想让你尝尝这样的感觉!凌波一怒!”

      黄金斗士挥剑一斩,一道犹如实质的光圈袭来,撕破空气的声音响彻在孙春兴的脑中,强行运起星焰之气,叫道:“五倍恶魔拳!”与那道光圈相互撞击。

      “轰!”剧烈的爆炸声响彻整个餐厅,餐厅的墙壁都颤抖着,有些地方已经轰然倒塌。

      孙春兴原本已经超负荷的身体如遭重击,几大口鲜血大口喷出。脑海中一片模糊,但还是有深深的绝望,这个黄金斗士实在是太强了,现在要摆脱困境,要么亚历山大过来,要么让紫龙出手。可是前一种可能性实在是太小,而后一种,他又不甘心!

      黄金斗士持剑走过来,残忍笑道:“你现在什么力量都用尽了吧?嘿嘿,玩了这么半天,现在就让你解脱!”举起剑就朝他脖子上砍去。

      “暴冰击球!”一声娇喝响起,一个冰球猛然朝这边急速击来,正好击在黄金斗士的剑上,让剑势微偏,砍在孙春兴脑边的地板上。

      黄金斗士回首望去,一个身穿白衣的冷面美少女站在餐厅门口,手中拿着一根魔法杖,正冷冷地注视着他,她的眼睛看到孙春兴还在呼吸,略微松了口气。

      这女孩正是“冰玫瑰”美萨菲!

      “是你?你也想来管闲事?”黄金斗士冷哼道。

      “你认识我?”美萨菲略略一怔,黄金斗士摸了摸脸上掉下的皮肉,才想到自己现在戴了个假面具,笑一声。,美萨菲冷冷说道:“不管你是谁,这个人你不能杀,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

      “哦?”黄金斗士有些玩味道:“难道他是你的小情人?你这么维护他?”

      美萨菲脸上有些晕红,但是很快恢复为冷寒冰霜,说道:“这与你无关,不过你要是想要杀他的话,就要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好,那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黄金武士忽然挥剑射过来,气势磅礴,锋锐之极。美萨菲暗自心惊,此人居然有如此力量,难怪孙春兴会败在他的手中。娇喝一声“冰凌堆积”,顿时厚重的冰块从魔法杖中飞出,集中阻挡着凌厉的剑气。

      “咔咔”,冰凌在剑气的飞扬中一分为二,但是也将剑气完全阻隔,并没有施加到自己身上,但还是有些心悸,这人的剑芒竟然可以穿透这么厚了冰层!

      黄金斗士冷笑一声:“如果你就只有这么点本事的话,那你就赶快走,免得断送了小命!”

      “哼!”美萨菲怒哼一声,口中吟唱着咒语,魔法杖上的圣级魔晶发出青色的光芒,一股股寒气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美萨菲喝道:“禁咒——冰封大地!”

      温度骤降,整个餐厅好似进入了极北冰原一样,到处都是寒冰,一丝丝白色的寒气从冰块上透漏出来,站在远处的学生们都是哆哆嗦嗦,颤抖着身体往门外走,现在他们只想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黄金斗士被冰冻在一个冰棺之中,一动不动,大部分的寒气都施加到他的身上了,所以遭受的冰封也就最多。

      离地最近的孙春兴有火焰袍护体,倒也没有什么,而亚米斯和纳迪玛两女却是冻得嘴唇发白,娇躯不住地颤抖。孙春兴心疼地爬过去,将两女搂在怀中,过了一会儿干脆将火焰袍脱下来披在两女的身上,自己单薄的内衣则是瑟瑟发抖。

      美萨菲见他只顾着两个女孩,叹了口气。

      “谢,谢谢了!”孙春兴艰难说道,现在全身乏力,又被寒气所侵,没有办法流利地说出感谢的话来。

      “啊~”冰棺中的黄金斗士忽然爆发出一阵怒吼,金黄色的斗气凛冽地从冰棺中射出来,瞬间之后就将冰层给震碎了。黄金斗士冷笑道:“难道就这么点本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