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十章 水木相斗

      辛普森说道:“哦,刚刚比试完了,跟光明系的比赛,还不是轻易取得了胜利。第一场是雷系胜利了,他们的对手土系本来有一个黄金斗士安德鲁,可是被人给宰了,剩下的人一点实力都没有。然后就是我们火系了,现在正在比试第三场,木系和水系,木系武技队有一对双胞胎,都是白银初阶的斗士,配合十分精妙。不过水系也有一个冰斗气十分厉害的中阶白银斗士,现在打得难分难解,看不出来谁会赢。”

      孙春兴看向场中,只见场中只有三人在战斗,其余人都已经躺在地上呻吟了,想必这三人的实力比其他人都要高出许多。

      其中二人长得一模一样,全身冒出淡绿色的光芒,手持绿色长剑,一进一退,衔接紧密,时而齐攻,时而一攻一守,确实是十分厉害,稍不留神就会被他们有机可趁。

      而另外一个白净的少年全身冰冷,手持银色长剑,凛然生威,每一剑都有冰霜之气锐利呼啸,竟然可以比得上一个小型的冰刃了。

      孙春兴暗自叹息,这三人都是速度极快,又有斗气护体,要是魔法科一些人碰上,可能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看来自己想要夺取冠军,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美萨菲和亚历山大,没有一个会比他差,还有这些人,也是自己的劲敌。

      这时场中突发异变,木系的双胞胎忽然都往后退,让那个冰系武士莫名其妙,但是二人齐上的话自己会有些劣势,所以也没有追击。

      木系双胞胎都将剑横斜举起,两把剑刃交叉,形成一个叉型,两人口中还喃喃自语,所有人都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

      孙春兴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只觉得这两人不会简单。

      “这是木系魔法十字化藤术!”纳迪玛忽然惊叫出声。

      孙春兴大骇:“他们是魔武双修!不,不可能,这地方没有任何植物,不可能施展木系魔法的。”

      纳迪玛肯定说道:“他们的剑都没有锋锐之气,而且隐隐间有生命的气息,我想,应该是用什么神奇的木藤缠绕而成的剑!他们的剑,既是魔法杖,也是魔法来源!”

      纳迪玛的话很快成为了事实,那双胞胎一声大喝,强烈的碧绿色光芒从他们剑中传出,其中一人的剑忽然解体,化为一根一根的藤条,随着他们的操控将冰系武士双手缚住。即使冰系武士死命挣扎,但是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而这点时间就已经足够了!

      另外一人已经飞跃起身,将剑抵在冰系武士的脖子上。原本挣扎的停止下来,冰系武士颓然认输了。

      藤条飞舞,又变成一把绿剑,回到了后面那个双胞胎兄弟手中。

      这种诡异的情形让在场诸人都是十分震惊。辛普森和维多尔也是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孙春兴这个时候终于收起了大意之心,任何一个闯进复赛的队伍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大哥,黑暗系与风系开始了,黑暗系居然如此托大,只派出一个人来参战!哼,未免欺人太甚了!”辛普森在一边哼着。

      孙春兴看了看黑暗系上来的人说道:“不是,这一局黑暗系赢定了。”

      “不会吧?大哥怎么这么肯定?”辛普森瞪大了眼睛。

      孙春兴没有答话,只是肃然看着场中的那个黑衣少年,果然,短短的一个回合之后,风系的所有的武士都已经被黑衣少年一剑从半空中劈了下来,重伤倒地,再也没有战斗的能力,胜负已经揭晓。孙春兴颔首微笑:“亚历山大,我一定要与你一决胜负!”

      辛普森有些泄气说道:“怎么会有这么多强大的人物出现?我还以为可以在总决赛上与大哥一战呢,现在看来,就说武技科,这个黑暗系和木系就不是我们能够应付得了的。”

      孙春兴笑着说道:“不要这样,你参加比赛又不是为了那种虚有的名次,而是想会会学院中的高手而已,现在有这么多修为高深的人出现,你应该高兴才对,发现自己的差距,然后继续努力修炼!”

      辛普森一扫颓废心情,说道:“我明白了,大哥!”

      现在既然武技比赛已经结束了,那也没有再在这里待下去的必要,孙春兴五人一起走出了大礼堂。在路上碰到魔法科的同学,询问之后得知魔法比试中光明系败给了黑暗系。

      现在进入复赛的名单已经出来了,本次学院竞技大会的八强已经产生,魔法科的火系、木系、水系和黑暗系,武技科的雷系、火系、木系和黑暗系。黑暗系是历年竞技大会的佼佼者,魔法与武技两科都通过不足为奇,而火系和木系都通过初赛倒是成为了这次大赛的黑马。

      复赛将在明天举行,因为经过初赛之后,这些武士和魔法师需要一段时间的修整。这八只队伍将在学院广场上公开竞赛,抽签进行,确定四强参加接下来的准决赛。

      好不容易没有课,五人有了大量的时间,于是一起在学院餐厅吃饭,讲着各人在比试中的表现,都是十分兴高采烈。

      “喂,小子,你就是孙春兴?”

      一声暴喝传来,五人转头看去,只见七八个人凶神恶煞地站在后面,一副吃人的样子瞪着孙春兴。

      孙春兴并不认识他们,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辛普森则是皱着眉头说道:“布莱尔,你这是什么意思?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干什么?”

      哪个布莱尔应该是这些人中为首的,看到辛普森在这里,迟疑了一下,但是又好像想到了什么,马上变得倨傲说道:“辛普森少爷,我们只是找孙春兴而已。这件事与你没有关系,请你不要插手,否则大元帅那儿也不好为你说话!”

      孙春兴阻止了辛普森继续说话,淡淡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是想请我吃饭的话那就不必了,因为我已经在餐桌上了。”

      布莱尔哼道:“谁要请你这个小子吃饭?孙春兴,是不是你找人杀死安德鲁的?他妈的,害的我们土系在这次比赛中丢尽了颜面,连初赛也过不了!”

      杀死安德鲁的是亚历山大,不过当时自己也有杀他之心,所以也没有否认。

      孙春兴心中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亚历山大素来不与人交往,知道自己与他是朋友而又知道杀安德鲁时自己也在场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最有可能的就是五皇子戴里克!

      就是戴里克挑唆他们来找自己报仇!

      怪不得他们并不忌惮辛普森的身份,原来是一个皇子在撑腰。

      这些土系的武士都是性格莽撞之人,因为输了比赛心有不忿,再加上戴里克添油加醋的一通乱说,这些武士就将怒火转移到孙春兴身上了。现在戴里克肯定是躲在哪个角落里偷笑呢?

      “哼,是我找人杀的又如何?”孙春兴不屑地冷哼道。

      布莱尔众武士都恼怒了,刚才的一点点犹豫彻底消失了,抽出兵器叫道:“妈的,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兄弟们,做了他!”

      孙春兴手中凝聚出几道火刃,随手甩出,这些武士大多是高级武士,充其量也就有三个青铜斗士,以孙春兴的实力,现在不用多少力量就可以解决他们。

      所有的武士,包括青铜斗士都被这股强力的火刃击倒在地,只有其中一个高级武士跌跌撞撞继续朝着孙春兴冲过来。

      还挺顽强的!孙春兴冷笑,继续扔出一个火球,没想到那个武士手中剑刃一挑,火球就被弹到了一边。

      咦?孙春兴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高级武士还有些本事,凝重起来准备拔出苑灵形气剑迎敌,忽然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痛,低头一看,那名高级武士正一脸惊异地瞪着自己,而一把匕首已经刺在他的胸膛。如果不是火焰袍的保护,或者他选择的是喉咙,那自己现在已经是横尸当场了!

      孙春兴一脚蹬开这个武士,喝道:“你,你是什么人?”

      那武士冷笑着说道:“不要管我是什么人,只要知道我是来取你性命就行了!”说罢又猛然冲击过来。

      辛普森和维多尔哪会还让他继续出招,全身斗气闪耀,两把长剑奋勇而上,那武士不屑地哼了一声,手中抽出一把大剑架住两人的剑刃,右脚横踢,正好踢在两人的脸颊上。

      辛普森和维多尔齐齐吐出一口鲜血,后退倒在地上,有些艰难地杵剑站起来。

      孙春兴惊讶地望着武士身上爆发出来的斗气,沉声道:“上阶黄金斗士?”

      那武士昂首大笑几声说道:“小子还有几分眼力嘛,不过我就是上阶的黄金斗士!”

      怪不得能够一脚踢倒两个白银武士!黄金斗士与白银斗士虽然级别相差不大,但是力量实在是悬殊,一个初阶的黄金斗士可以打倒十个上阶的白银斗士,身为上阶黄金斗士,在大陆上都是排得上号的高手,辛普森和维多尔自然不够他看的。

      只是,怎么会有黄金斗士来暗算自己?难道与以前来的那些刺客一样,是某个国家派来刺杀自己的?

      孙春兴还在思考着,但是那个黄金斗士是不会给自己机会的。他长剑一抖,耀眼的黄色光芒奔袭而来,孙春兴顿时感到一种凌厉的风暴袭击着自己的脑袋,脸颊生疼,咬咬牙倒翻了个筋斗,避开敌人锋芒,手中已经抽出了苑灵形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