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五章 皇家之事

      现在在洛克比帝国掌握实权的,大多都是帝国魔武学院的学生,就算一个皇子在学院内部被杀,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是那么难摆平的事。曾经也有过皇子在学院中丧命,当时的皇帝也只是安了个斗殴致死的原因不了了之,毕竟,皇子有很多个,一旦得罪了所有的学院派实权人物,那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身为现任院长的石一牛,即使是皇帝见了不会太放肆,何况只是一个皇子?

      石一牛院长将孙春兴三人带出来,边走边说道:“你们可能还不知道,现在皇帝陛下正准备对南方诸国用兵,前些日子与阿迪纳王国交战,差点攻到王国的核心。”纳迪玛身子哆嗦了一下,眼中泛出复杂的神色。

      石一牛院长继续说着:“但是在战争中却有刺客潜入帝都行刺陛下,虽然失败,但是也让陛下受了伤,不得已之下答应了阿迪纳的和议。但是陛下雄心壮志,一直想要统一大陆,当然不会就此罢手,现在已经集结兵力,正在筹集后勤物资,搜集情报,准备再进行战争。”

      “那与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孙春兴也听过两国交战之事,不过他并不大关心。

      石一牛院长说道:“如果再次开战,必然会有更多的刺客行刺,虽然加强了防卫,但是谁知道会不会出现意外。所以现在陛下决定立储,以备不测。现在太子人选还未确定,五个皇子中任何一个都有大臣支持,可能成为太子,将来成为皇帝。所以,现在针对几个皇子的刺杀攻击也是层出不穷,陛下将这个最小的五皇子交到学院来,可能就是为了让我保护他,如果出了事,这笔帐不知道要记在谁的头上,又有多少人会因此受到牵连。不过可以肯定,五皇子与你有隙,刚才你也在他身边,如果他被杀,即使是学院,也没有办法护着你的!”

      孙春兴头大如斗,一牵扯到皇家之事,事情就会变得复杂,如今看来自己是不可能动这个戴里克了。

      石一牛院长道:“我会跟你说这样的机密,就是知道你对这些战争政治没兴趣,也不了解,而你的脾气僵硬,不服软,而且也没有什么忌惮,希望你能够好好思考一下其中的利害关系。”

      孙春兴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今后我尽量不招惹他就是了。”

      石一牛院长满意道:“那就好。哦,对了,这次你也参加明天的学院竞技大会了,你可一定要好好对待,千万不要丢了我这个师父的脸。”

      “知道了,反正你本来就没有怎么要脸。”孙春兴嘀咕着。

      “你说什么?”石一牛院长黑着脸喝道。

      “啊,这个,我说的是,今天天气不错,风和日丽,正好是出外郊游的好时间,亲爱的纳迪玛和亚米斯,不知道你们原不愿意陪我玩耍一下呢?”孙春兴打个哈哈,将两女的娇躯搂在怀里,左拥右抱,十分惬意。

      纳迪玛俏脸通红,心中喜悦,软倒在他的身体内,但嘴上说道:“我感觉得到花草的根茎都是十分湿润的,潮湿无比,而且天气阴凉,今天下午或晚上应该有大雨,不可能是郊游的好时机啊。”

      正说着,阴沉的天空忽然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泻而下,还走在路上的人们纷纷骂着往宿舍里跑。

      一天就在这雷雨交加的天气中过去了。

      第二天骤雨初歇,但是空气中还显得有些潮湿,女导师在学院魔法科大礼堂中唉声叹气,说道:“时运不济,时运不济啊!想这样潮湿的空气,魔法师要想从中提炼出火元素来是十分不易的,时间也要慢很多,看来今天的初赛也可能过不了。”

      一边的亚米斯说道:“导师放心,我们会努力的,就算是输我们也要输得没有遗憾。”

      “阿嚏!嗯,亚米斯说得对,我们的实力并没有那么弱。阿嚏!唉,纳迪玛是不是又在想我了?”在一边流着清鼻涕的孙春兴随声附和。

      昨天突然下起了暴雨,餐厅距离宿舍楼甚远,孙春兴将火焰袍脱下来让两女披着回去,自己则是穿着一件内衣在雨中奔驰,被每日通讯社的安妮写下了一篇“雨中裸奔”的消息,提到可能与“冰玫瑰”的冷淡习性有关。

      回去以后虽然用火焰烘干身体,但是还是不幸地着凉了。即使有神火之体,孙春兴的身体也没有办法防止寒气入侵,直到早上亚米斯将火焰袍送回来才稍微温暖了一些。

      不过经过这件事孙春兴也认识到自己身体的孱弱,离开了火焰袍,自己跟一个普通人的身体差不多。将来与神宫之人交手,如果碰到可以将火焰袍洞穿的神兵利器,那自己岂不是很危险!孙春兴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训练自己的身体。

      亚米斯看到孙春兴颓废的样子有些心疼,说道:“要不大哥今天就不要比了吧,让亚米斯一个人就可以了。”

      “阿嚏,那怎么行?”孙春兴怎么可能答应让亚米斯单独比赛。

      “各位导师,各位同学,学院竞技大会初赛即将开始,请各个魔法系参赛队伍的队长,到裁判席上抽签决定比赛次序。”魔法扩音器的声音忽然响起,原本喧闹的大礼堂一下子安静了。

      一年一度的竞技大会终于要开始了!

      “加油,抽到一个号码!”

      “放心大胆地抽,不管什么样的对手我们都能够应付!”

      在众人的鼓励声中,亚米斯代表火系魔法班走上裁判席,另外七支队伍的队长也是分别出来了。亚米斯注意到,纳迪玛,还有水系的美萨菲也都作为队长过来抽签了。

      美萨菲还是一副冰冷的神色,脸上的寒冰好像是从来没有消失过,白色的魔法袍冰清玉洁,一尘不染,配合着她光洁如霜的玉肌,就像冰天雪地里的寒梅,让人凛然不敢侵犯。场中大多数人都将目光对准了她,眼中有羡慕、嫉妒、敬佩多种情绪,此次以美萨菲为首的水系魔法师队伍,也是夺冠的大热门之一。虽然纳迪玛和亚米斯也显示出了超强的魔法天赋,但是美萨菲的呼声仍然不是她们所能比的。

      美萨菲看到亚米斯过来,微微点头示意,亚米斯对她印象不佳,哼了一声并没有理会,美萨菲也不在意。

      众人都从纸箱子中抽出一张卡片,纳迪玛问道:“好妹妹,春兴现在怎么样了?早上见到他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脸色那么难看,真是吓坏了。”

      听到孙春兴有些抱恙,美萨菲美目闪动,朝一边正用魔法温度计测试体温的孙春兴看了一眼,看他愁眉苦脸地擦拭着鼻涕,眼中流露出一点讶然神色。

      亚米斯眼睛一红,噘着小嘴说道:“还是有些头疼,但是他又不肯下场,非要坚持着跟我一起比赛,我也没有办法。他也不会想一想,要是他出现了什么状况,我们两个会多么担心。”

      纳迪玛看着孙春兴,眼中泛出浓烈的温情说道:“他那是关心你啊,如果不是为了我们两个,他也不会被雨淋成这样。唉,回去之后,我熬一些热汤给他喝,看能不能帮他减轻一些痛苦。今天天气对你们火系魔法不利,你可要小心一些了。”

      亚米斯点点头说道:“我知道的,噢,真不希望与姐姐你交手,我们都想进入复赛决赛呢!”

      纳迪玛笑呵呵说道:“如果我们遇到,肯定是木系要输,有春兴和你两个人,你们火系估计可以闯到决赛上去了。”

      美萨菲冷冰冰说道:“只要你们遇到水系,一个也别想继续比下去。”

      亚米斯和纳迪玛都是怒视着她,美萨菲的眼中一片寒冰,根本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拿着手中的卡片说道:“3号?不知道你们两个有没有谁是6号?”

      亚米斯冷哼一声:“我倒是希望!”打开卡片一看,说道:“是8号,纳迪玛姐姐,你呢?”

      “我是2号。”纳迪玛说道:“看来我们都不会在初赛上碰到,那就可以一起到复赛了。”

      队长们都将卡片交给裁判进行登记。

      亚米斯走到火系魔法班的席位上,众人都凑过来问道:“怎么样?是几号?”

      “8号。”

      女导师惊叫道:“8号?那不是第一场就轮到我们?不知道对手是哪个系的呢?”

      “咳、咳、咳。”孙春兴气的差点吐血,不过咳嗽了半天还是只能吐出一口口水,原本有些红的脸现在胀成猪肝般的紫色了。

      亚米斯心疼不已,拍打着他的背部对女导师说道:“放心吧导师,美萨菲抽中的号码我看见过,我们的对手绝对不是水系。”

      女导师好像很庆幸说道:“还好还好,不会没有机会闯进复赛了。”孙春兴差点要一脚将她踹出去了。

      “各位导师,各位同学,八支参赛队伍的号码都已经排列出来了。下面我们将开始第一场比赛。”魔法扩音器洪亮的声音响起来,火系魔法班所有人都屏息凝神,连亚米斯也是一脸紧张。

      这也难怪她会这样,这可是她学习魔法以后第一次参与这样正规的魔法竞赛,虽然大家都说她是魔法天才,但是从来就没有与人真正比试过,难免会有些异样的感觉。

      “请1号——风系魔法队和8号——火系魔法队的队员们上场!”魔法扩音器终于报出了对手的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