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章 路上

      大风萧瑟,大地似乎在这一刻开始满目苍凉,然而在这苍凉地表人类居住的地方到处都是是非杀戮,权贵争夺,尤其是在这个洛克比帝国超级强国里面,虽然国力强盛,但也难免会有改朝换代的一天,所以那些皇权的依附者就会有针对性的进行一系列的活动,杀戮也会随着计划进行,而那些被牵扯进来的无辜者只能成为他们斗争的一部分牺牲品,其中一个叫孙春兴的家人便是如此。

      孙春兴的父亲曾是帝国某一皇室旁支的属下,后辞官回到这里成家生子,至于父亲官至何处父亲从没说过,他也从来不问,因为他对官场和皇室争斗这些根本就不感兴趣,这是原因之一,其二就是他相信自己的父亲,他不说肯定有他的道理和原因,作为儿子的他自然没有必要过问。然而这一切都来的太过于突然,一些原本他该知道的事情他没来得及知道。

      看着被毁的家他没有言语,没有眼泪。一阵快速寻找之后终于找到父亲,身体尚有余温!“父亲,父亲!”

      难道是他?一个深夜出现在父亲书房的蒙面人被他无意中看到!难怪父亲会找机会让自己出去远门一趟!孙春兴眼里闪过一丝杀机,瞬间即逝。

      父亲没有张开眼睛,右手轻轻的触摸到孩儿那冰凉的手,想用力紧紧握住却无法办到,只能是握成个姿势,苍白发干的嘴唇微微扯动着,孙春兴赶紧弯下腰将耳朵贴近附近的嘴巴,“去找帝国魔武学院的石一牛!”

      “好,父亲您先别说话,我给你找水!”

      父亲右手不知哪来的力气瞬间将孩儿的手掌握住,看着他说:“不必了,一切都为时已晚,记住你的身份!”

      孙春兴轻轻将父亲放下,拖着将近麻木的身体去找工具,他要亲手把前一天他在教训他的父亲送入黄土,这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是一件多么痛苦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或许他从来没有想过,然而就在今天,在他的生命力这一切都那么真实的成为事实!

      废墟之中堆起一个坟墓,坟墓里面装着是他孙家十余口,没有墓碑也没有祭奠,只有孙春兴跪在那里挺直了腰杆!

      “这里永远都是我的家,等我大仇得报这里将会无比辉煌!”日落的余霞贴着地平线照着孙春兴,他的影子似乎要占据了这块地方!

      孙春兴安葬好家人之后没有急着去找父亲口中的那个石一牛,他只是在这里静静的守护者这个已经成为废墟的家,无论是日晒还是雨淋他都必须要等到家人的头七过后才会离开。

      在第七天凌晨孙春兴抹黑找到他家的地窖,因为他知道在那里除了酒水还有一些金币,那是他父亲故意留在那里的,这事情只有他和父亲两个人知道。他也想不到父亲的这个苦心今日会用到。

      头七过后就是赶路,这里距离国都还有一定的路程,如果没有这些金币作为盘缠他孙春兴是很难到达的,毕竟他也是人一个,总得吃饭和睡觉,偶尔还得赶一两趟马车。

      这一路上他一直都想到底是谁杀了他的家人,谁又有如此厉害的修为,居然连父亲都不是对手!

      从战场情况看来来人好像是两个人,一个魔法高手,一个武技高手,也能也正因为如此父亲才不敌来人吧,毕竟要同时面对两个不同系别的高手想要取胜是不容易的事情,况且这又是生死相拼,人家肯定不会给自己任何一丝取胜的机会。

      那如果来的是一个人呢?

      孙春兴忽然心底一凉,魔武双修!那是他目前根本就无法战胜的,那怕是他想做到同归于尽都不可能!但即便如此,要是给他孙春兴遇上了他也不会退缩,要想让他停止对仇人的讨伐,那结果只能有两个,一是他孙春兴死了,一是仇人死了!

      接连几天的赶路以及马车上的颠簸让孙春兴感到有些劳累 ,他在一间叫“喜悦聚”的客栈住下,一番梳洗之后孙春兴觉得精神好多了,他从包袱里面拿出父亲留给自己的火焰袍穿上,毕竟他目前的修为不够,要是遇上他火系属性的克星水系或者是冰系可就大大的危险了。

      “我叫你偷懒!”

      “啪!”的一声传入孙春兴的耳朵,他赶紧推开房门走出去。一个身穿高贵华丽衣裳的妇人正在那皮鞭抽打随行的侍女。

      “我告诉你,要是打烂了我这条皮鞭我会让你再掉一层皮!”那妇人说完又往那侍女身上招呼三四鞭。

      世上竟有如此对待下人的主子,孙春兴看到这样的情景心里非常不舒服,但是他目前的情况他是知道的,能不管闲事就少管,他又不是魔力高强的救世主。只是在他转身的那一刻,那个侍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客栈里面的住客们有的实在是看不过眼了,于是出声劝解那位妇人。

      “你们这帮寒酸的,要不是我找不到喝茶的地方,我用得着看你们,都给我闭嘴,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住客们刚刚一看这个家伙就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加上她这么一发狠话,家伙都各自散了,只留下孙春兴还站在走到上看着她们两人。

      “还有你,看什么看,都回去!”妇人挥动这皮鞭对孙春兴大喝,那模样看起来实在和她的这身打扮不相称。

      “不想让我看你可以出去!”

      那妇人和那侍女同时往孙春兴这边看来,孙春兴也开始注意到了那侍女,虽然是打扮很差,但是依然掩盖不住她的清纯样貌,要是能够给她梳洗打扮一番,那将会和她现在的这个主子形成一个巨大反差!

      孙春兴的目光和侍女的眼光相互接触的那一瞬间,孙春兴的内心似乎已经有了些许的涟漪,这个女孩的目光如此清澈和深邃,让他觉得若隐若现,不禁对她有些许的感兴趣,于是回以一个微笑,而女孩也是给孙春兴一个微笑,微笑之中却带有些少的不安。

      “怎么,你看上这个不会干活的贱货了?”那妇人也真够直接,她已经注意到了孙春兴的一样,不过狠心的她随即又在孙春兴面前抽打那女孩。

      “连倒杯茶都的功夫都做不好,我这个作为主子的是不是有权利教训一下啊,哈!”

      “啪啪!”又是两皮鞭抽打,这时女孩的手臂上已经开始出现血少的血迹了。

      “哎呀,还是这么细皮嫩肉的是吧!”妇人说完又要举鞭抽打。

      “住手!”

      妇人正打的开心怎料给孙春兴这声音给彻底打搅了,她转过身来重新审视这孙春兴。“你刚才说什么?”

      孙春兴这会儿正双手抱胸,一脸微笑的看着妇人说:“我说,我叫你住手,你耳聋吗?”

      “哎呀,你找死是吧!”妇人一手叉腰一手拿着皮鞭指着孙春兴大骂,而她身边的那个女孩则是担心的看着孙春兴对他不停摇头,满脸的着急示意让孙春兴不要惹怒这个人,但是可恶的孙春兴居然像是看不到那样,还在继续!

      “你说吧,多少银子可以把她卖给我?”

      孙春兴说完开始慢悠悠的从走廊上面走下来,一直来到妇人跟前不远的地方。妇人左看右看,还围着他转了几圈,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啊,不过长得倒是眉目清秀,还算有点俊俏。

      “你说你要卖她?”妇人重问,她要确认眼前的孙春兴是不是要求进行交易。

      “不错,你多少钱肯将她卖给我?”

      妇人伸出一个巴掌在孙春兴面前晃了晃,“这个数,你出得起我就把她卖给你!”

      孙春兴也伸出一个巴掌在妇人面前晃了晃,“我也出这个数!”

      “你出的这个数是多少?”妇人看了,两眼发光跑过来问孙春兴,“五万金币?”

      孙春兴保持这微笑对她说:“不是。”

      那妇人笑容顿时减少一半,“五千?”

      孙春兴又说不是,那妇人唰的一下脸色就没了,绷着连对孙春兴说:“五百金币的交易我可从来没有做过!”

      孙春兴放下手掌绕到妇人面前,然后又将手掌抬起,“我说的是五金币。”

      “什么!!!”那妇人简直是暴跳如雷,她一把将孙春兴推开,左手一把拉住女孩的手对他说:“你这是在耍老娘是吧!”

      孙春兴松松肩膀对那妇人说,如果她不肯五个金币将女孩卖给他的话,那她就将无法走出这个门口!孙春兴的此话一出可是气炸了那妇人,她横看竖看孙春兴也不像个有实力有背景的家伙,怎么说起话来如何霸道,真是岂有此理!

      在孙春兴再三的言语相激那妇人终于是忍不住要动手打人了,不过从那架势看来,她也不是只有一副凶相,也算是个武技中的一员,只不过她这点架势在孙春兴看来是有点低手了。妇人那皮鞭在她手里虽然使得像是如鱼得水般那样轻灵,但在实力者面前就是耍杂技,它经不起任何的打击!

      孙春兴一个侧身躲过妇人迎面甩过来的一鞭,侧身快速切入来到妇人身边,右手快速伸出掐住她的脖子,“你还要打吗?”妇人此时真不知是何种滋味,她涨红着脸不说话,眼睛死死盯住孙春兴。

      “你可以不服,但是我如果再想动手,我会让你永远躺在这里的!”孙春兴慢慢放开那妇人,然后从衣兜里拿出五个金币放在桌子上,一手拉着那女孩往楼上走。

      “你等着,敢抢我的人!”那妇人脸上挂不住,只顾着赶紧往外面跑,只留下这么一句狠话,让孙春兴一笑了之。

      孙春兴拉着女孩一直走到他房门前才停下来,松开手。“谢谢公子相救!”孙春兴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女孩抢险说了,不过也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看不惯这种恶妇,还有你的伤口……”

      “不用了,我这就走,谢谢公子相救,你的恩情有机会我一定会相报的,再会!”女孩说完就走,“敢问姑娘芳名是?”

      “我叫纳迪玛。”

      看着女孩走远,孙春兴开始进入他的幻想之中,要是这个女孩经过一番梳洗打扮站在他的面前,要是她能够跟他相好,要是……要是那个恶妇带着一大帮人来找他麻烦,他可就真的是大难临头了,想罢孙春兴赶紧退房雇了一辆马车继续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