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四章 这可是车上

      不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她还偏偏就看上霍林了。

      哼,要他管!

      “霍晔宸,你放开……”

      “海小姐?”正闹着,门外传来霍林的声音,海小米心立马提到嗓子眼。

      “他来了。”霍晔宸笑道,嘴角飞扬,一副吃定她的模样。

      “霍晔宸,你……”

      “要他看吗?”说着,细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在她滚烫的小脸上,暧昧停留,“脸好红,是心痒难耐了吗?”

      “海小姐,你在里面吗?没事吧?”霍林询问,声音有些紧张,关切。

      “海小姐……”霍林催促。

      海小米脑中灵光一闪,坏笑一下,霍晔宸你不仁,我也就不义了,我海小米可不是缩着长大的。

      霍晔宸瞧她眼角以极快的速度划过的狡猾,没等他反应,海小米猛地一脚踩上他的脚,脚上一疼,他下意识的闪开一条缝,海小米立即冲出重围。

      如箭一般,“嗖”的冲出去!

      这个女人!霍晔宸低咒。

      海小米来不及看他一眼,冲出洗手间,一个没注意,一头扎进了霍林怀里。

      霍林不禁一愣,僵住,被这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怎么了?”霍林问,声音温柔。

      “没……蟑螂,厕所了有蟑螂,巨大,巨恶心!”红脸,海小米拽着他,闷头慌忙解释。

      蟑螂?霍林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刚想说点什么,霍晔宸就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一脸阴郁,“宸,你怎么在女洗手间?”

      心肝一颤,海小米下意识的拽紧霍林,死死地贴在他怀里,是她唯一的依靠。

      “打蟑螂!”冷冷一句,霍晔宸脸色很难看。竟敢在他面前抱别的男人,还是他哥?真是不怕死的女人,真得好好调教一下。

      “哦。”霍林皱眉,心有疑惑。瞧着怀里的女人,温柔满怀,他有些拘谨,但并没推开她。

      “你要抱到什么时候?”

      忍无可忍,霍晔宸沉沉道。

      嗯?一愣,海小米醒过神来,眨巴着眼睛,瞧着被自己死死地抱住的霍林那一脸的尴尬,她讪讪一笑,立刻松手,“抱歉,蟑螂太恶心了。”说着,海小米恨恨的瞪了一眼霍晔宸。

      “没关系,我不介意。”扶了扶眼镜,霍林温柔一笑,暖暖的叫海小米心慌,小鹿狂奔,跳跃,不停歇。

      皱眉,眉峰冷冽,霍晔宸脸色沉沉。

      “你人真好!”莞尔,海小米仰着小脸看着霍林,那小脸上的灿烂,让霍晔宸很不爽。这个欠收拾的女人!

      “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霍林提议,跟海小米两人四目相对,火花四溅,一旁的霍晔宸俊脸上是浓的化不开的阴霾。

      “好啊!”

      仰头,笑,眉眼弯弯,心神荡漾。

      那什么眼神?好你一个海小米。心下一冷,霍晔宸一个快步,不由分说,一把拽过海小米,冲着霍林笑道,“你明天有实验,我送她。”

      “宸?”怔住,霍林瞧着霍晔宸,他那眼底的怒火是怎么回事?宸他……没事吧。

      他送她?

      “我……”

      “走!”二话不说,霍晔宸冷笑,连拽带抱就差把海小米给扛出去了。

      海小米心揪着,身子被他紧搂着,几乎是被他拖出去,连句话都不让说,就被揉吧揉吧塞进车里。

      探头,挣扎,一切想逃的行为,都被霍晔宸扼杀在摇篮里,“别动!”

      “你干什么?”

      海小米黛眉紧蹙,大为恼火。

      “少爷,去哪?”司机兼霍晔宸私人秘书的梁亦明恭敬道。

      “学校。”冷着脸,霍晔宸抛出两个字。

      学校?大晚上去学校做什么?心揪紧,海小米有种不好的预感,真倒霉!

      “霍晔宸,你到底想干嘛?”

      霍晔宸冷冷的视线慵懒邪魅的看向海小米,唇角微动,浑身滚动着低气压。

      脊背冷感一颤,海小米呆愣愣的看着霍晔宸,他那什么表情?那霸道的样子,活像她是他养着逗弄取乐的宠物,要杀要剐他说的算。

      “喂,我自己回去,让我下车。”心肝悬着,海小米说话气势弱了几分,但平尽全力摆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势,她可不是好欺负的。

      “由不得你!”

      坏笑,霍晔宸一把搂过她,指尖撩过她裸露的锁骨,肩膀倏忽一颤,海小米脸沉下来。

      一哆嗦,海小米到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

      猛地躲开,瞪了他一眼,“你干什么?混蛋,你信不信我……”

      话没说完,唇上一暖,嗯哼。

      霍晔宸直接吻了上去,舌尖肆意,她想说的话直接被他吞进腹中,海小米憋得小脸通红,被他一阵激吻,差点背过气去。她那生涩技巧,哪里是他的对手,几乎栽在他手里。

      “你……”喘气,喘气,还是喘气,海小米恨得不行,“你,混蛋!”

      “是吗?”得意一笑,霍晔宸瞧着上气不接下气的海小米。

      澄澈如山涧清泉的眸子羞恼的锁着他,眸光娇溶,眼角眉梢透着一股子娇羞,在这夜色的衬托之下,宛若一朵徐徐绽放开来暗夜罂粟,不经意间透着一股子魅惑人心的妩媚。

      别有风情,诱惑十足。

      就是毒,他也要把她吃喽。

      “臭流氓!”

      心火灼烧,海小米气的不行,眼眸愤怒一凝,好容易稳住了凌乱的呼吸,什么教授,根本就是叫兽。

      “流氓?”

      冷然一笑,眼眸之中满是攫获占有之色,“彼此彼此。”

      彼此彼此?哑然,他什么意思?

      “昨晚,你很生猛呢,老妇女同志。”凑近,呼吸热辣,霍晔宸眼神直逼,犀利异常,叫海小米羞愧难当。

      一失足成千古恨,悔啊!

      “你……你别乱来,你……”海小米一个劲的往后缩,无奈车就那么大,她被他逼得无路可退。

      “怎么?吃饱了就不认账了?”

      坏笑,霍晔宸心下一阵燥热,她那羞涩,怎么都看不够,真想吃了她。

      “我……”恼火,被抓住尾巴,海小米红着脸,霍晔宸笑,魅惑至极,“这,这可是车上,你别乱来,你……”

      “车上。”玩味一语,霍晔宸悠悠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车上就可以了?”

      海小米僵住,说不出话。哪有他这样曲解意思的。

      “是吗?”霍晔宸嘴角一点点勾起来,似笑非笑,不等她反应捏住她娇俏的下巴,逼着她视线看向他,“是还是不是?”

      咽咽口水,海小米心魂尽乱。

      “说……”

      逼迫,霍晔宸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一想到她刚才在霍林面前的欣喜样,他就不爽,不好好折腾她,让她长点记性怎么行?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越说越乱,辩解无力。

      不是?

      蹙眉,霍晔宸脸色冷淡,那眼神,那神情,叫她浑身一个冷颤。

      “那个,我怎么说也是你哥的相亲对象,以后很有可能是你嫂子,你最好放尊重点!”脑筋一转,海小米搬出霍林来。

      不说还好,一说霍晔宸那张脸彻底冷下去,像是浸过冰水,淬过毒似的,难看的不像话。

      扯过她,一把按住,人就扑了上去,手在她纤腰上蹂躏一把,双眸之中更是闪烁着幽幽寒光,“找死!”

      什么嘛?海小米只觉得恼火,他以为他谁啊?欺人太甚!

      心里一恼,海小米奋力挣扎,伸着小爪子直往他帅的不可一世的俊脸上挠,指甲划过,霍晔宸只觉得丝丝一疼,脸上就留下红红的抓爪子印。

      好啊,够狠。还从来没人敢跟他动手,这个女人,还真是很有趣,他要了,要定了!

      一把拽过她的手,按住,她不得动弹。眼神凛然,霍晔宸冷眼瞧着她,“记住,你是我的。”

      他的?怔住,她没听错吧。

      看着霍晔宸那双黑漆漆的,恨不得将她给大卸八块,再生吞入腹的凌厉眼神儿,海小米脊背冷津津,凶多吉少。

      一手按着她,一手拂过面颊,被她挠的地方火辣辣的,该死,这女人是猫吗?

      “想不到,你还好这口,不过我可不是M。”摸着伤痕,霍晔宸玩味的打量着她,一番纠缠,她气喘吁吁,面若桃花,诱人。

      M?眨巴着大眼,海小姐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她回过神来,只觉得身下一凉,裙子已被撩开。

      “喂,霍晔宸!”

      “等不及了吗?”

      笑,再笑,霍晔宸挑逗。

      “霍晔宸,你……你别啊!这是车上!”海小米挣扎,小脸羞得通红。

      “就是在车上才好玩。”

      “什么?”

      手指划过,她心里一个哆嗦。

      “霍晔宸……”

      “别急,会给你。”她气愤,火大,但斗不过他,被他以一种火辣的姿势按住。

      “你冷静,冷静,我错了,我不该挠你,我……谁叫你不知道躲啊!”扭着身子,试图避开他的撩拨,却一点用都没。

      “知错了?”黑眸眯起,霍晔宸冷笑。

      “嗯,我知道了,我错了,你别生气,放开我。”点头,一个劲的点头,好汉不吃眼前亏,该认怂就认怂。

      哄小孩呢?霍晔宸一笑,眸色深深,犹如黑夜没有尽头,叫人捉摸不透,指尖撩过她发,坏坏道,“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