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三章  苏辰,对不起

      老太太等人看到张铭变化,亦是吓了一跳。

      “张先生,怎么了?”

      苏老太太奇怪问道。

      张铭脸色阴晴不定,看向苏老太太,问道:“苏老太太,这证件果真是那苏辰拿出来的?”

      苏老太太更为奇怪了,“没错,怎么了?”

      张铭顿时大怒:“胡闹!这简直就是胡闹!”

      苏老太太见张铭这么激动,脸色瞬间凝重起来。

      “先生,到底怎么了?”苏老太太道。

      张铭道:“我虽早已远离部队,但对部队一些事宜却一直知晓。”

      “部队中一直有着一项对军人来说,最高荣耀的职位存在,那便是百将之首!”

      “百将之首,顾名思义,那便是统领三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杀倭寇,灭匈奴,保家国,英勇无双,军中传奇!但这项荣誉从立国至今,除了五十年前,那位开国元勋拥有过之外,已然空缺五十年余。”

      “也就是最近,才听说长老院特封了一人,并赐号至尊战神!”

      说到此处,张铭难掩激动道:“这是建国以来,第二位百将之首,且听说比之先前那位,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才会获此封号!”

      说完这些话,张铭目光再次落在苏明扬手机之上,摇了摇头。

      他实在无法想象,今天竟然能在这小小世家看到至尊战神的勋章。

      至尊战神,那可是神一般的人物!

      不是谁都能可以的!

      “奶奶,大事不好!”

      苏明扬在听完张铭的话后,脸色顿时大变。

      “这苏辰竟然敢冒充至尊战神,苏家要被苏辰害死了啊!”

      他惊呼道。

      这话犹如惊雷,一下子惊醒了苏家众人。

      顿时场内一片哗然!

      按照华国刑律,冒充国之重将,其罪当诛!

      牵连家族,也是说不定的事情!

      “这苏辰孽障啊!”苏老太太气得不断用拐杖敲地。

      这时,倒是有个话语怯生生说道:“你们说,苏辰会不会是真的至尊战神?”

      苏明扬鄙夷冷笑,“哼,怎么可能,他苏辰有何德何能,能成至尊战神,简直是痴心妄想!”

      “我看他就是连兵都没有当,只是道听途说,才弄了个假的至尊战神来糊弄我们,还好今日有张先生在,我们才知道苏辰竟然这么混账!”

      “至尊战神是何等荣誉,他苏辰竟然连这也冒充,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张铭叹道:“山河老弟一世英名,要毁在此子身上了。”

      这话一出,苏家众人心里更是不好受。

      苏山河一世英名他们倒不在乎,怕的就是被苏辰牵连受罪!

      与此同时。

      浅水湾小区,林梦夏家!

      苏辰跟着林梦夏,一路回到这里。

      “这是苏辰回来了?”

      孙红芳,林梦夏的母亲!

      她见到苏辰很是开心。

      苏山河去世,他身为义子,理应继承财产,他们也算是苦尽甘来!

      “妈!”苏辰礼貌喊人。

      林梦夏的父母,也就是他的父母。

      “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

      “你虽然是义子,可按照法律也是能继承遗产的吧!”

      孙红芳直言说道!

      苏辰一愣,他没有想到孙红芳也是认为,他是回来争夺遗产的!

      “我回来主要是为了调查,再者就是梦夏,并不是为了遗产!”苏辰没有掩饰,直接道!

      孙红芳一愣:“那你不继承遗产了?”

      苏辰如实道:“当下我主要心思是在义父之死身上,至于遗产那些,还未考虑。”

      苏辰这说的是实话,贵为至尊,他并不在乎什么遗产。

      在乎的是查出真相,为义父报仇。

      但孙红芳闻言,却更为错愕了。

      这时,苏景峰更是打了电话过来。

      “孙红芳,你家女婿苏辰是不是去你那边了,哼,你给我带句话给他,让他那个骗子赶紧去投案自首,别坑害了我们苏家!”

      电话一接通,苏景峰就很气愤说道。

      孙红芳听得一脸懵逼,“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哼,你这女婿可厉害了,明明没有去当兵,反而伪造了一个什么至尊战神的证件,来骗我们苏家,简直是胆大包天!想害死我们苏家啊!”

      苏景峰越说越是气愤,“就他这种混子,根本就不配留在苏家,还想继承我二弟的遗产,简直做梦!”

      说完,苏景峰就直接挂了电话。

      孙红芳在听到那些话后,更是气得整张脸都红了。

      “梦夏,刚刚那苏景峰电话里说的是真的?”

      她质问林梦夏。

      “是!”林梦夏失望的扫了一眼苏辰!

      这件事早晚被人知道,她隐瞒也没有用!

      “你这个废物!”

      孙红芳勃然大怒。

      她原本以为,苏山河一死,苏氏集团肯定有变动!

      苏山河疼爱苏辰这个义子,苏辰收益肯定是最大的。

      但现在利益不说,他竟然伪造证件,还要被扫地出门!

      这让她怎么不生气。

      “苏辰,你怎么对得起梦夏,她还等了你五年,你这个渣滓!”

      “我没有撒谎!”苏辰道。

      “没有撒谎,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证件的问题!”孙红芳道。

      “苏辰,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承认吗?”

      林梦夏这时看苏辰的目光,也变得厌恶起来!

      一开始,她也选择相信苏辰的!

      可,苏景峰的证件不可能有假!

      再加上这些年苏辰的行踪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不是撒谎是什么!

      在林梦夏心里,她可以接受苏辰平庸,但不能接受苏辰撒谎。

      更不能接受苏辰欺骗她和他义父。

      话说完,林梦夏懒得再搭理苏辰,她直接摔上了房门!

      “苏辰,你和我女儿离婚吧!”

      孙红芳再次开口。

      “妈,这是为什么?”

      苏辰皱眉。

      “你还有脸问为什么?”孙红芳冷笑连连!

      “当初我女儿嫁过去,完全是看在苏山河的面子上,再加上听说你为国出力,也算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可你看看现在呢,你自己心中没有个数吗!”

      “多年行踪不定,伪造证件,又要被扫地出门,还要我再多说什么?”

      “好在你和梦夏也只是有名无实,还是趁早离了好,别再耽误她了!”

      苏辰沉默不语。

      关于证件的事情,因为规定,他的确也不便解释太多。

      最主要的是,他也不愿和那些人,做过多解释。

      相比解释,或许他们只是想要,将自己赶出苏家而已。

      但对于林梦夏。

      他却不愿意这样轻易放手。

      他对林梦夏亏欠太多了。

      “妈,如果梦夏也是这个意思的话,那我无话可说,明天就可以离婚!”

      苏辰说道。

      他想弥补林梦夏,但也尊重林梦夏自己的想法。

      “还梦夏的意思,我倒是担心你这个废物死赖着不走!”孙红芳道!

      “老婆,都是一家人,何必这样呢!”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站了出来,目光有些闪躲的看着孙红芳!

      他是林梦夏的父亲,林海,和苏山河关系不错!

      当初林梦夏嫁过去,也有他的原因!

      “闭嘴!”孙红芳冷哼道:“当初要不是你非要答应,梦夏会守活寡吗?”

      “老婆,就算是让他们离婚,也要过去这个档口啊!”

      “现在山河还没有出殡,难免让人家说闲话!”

      林海委婉劝道,他很害怕自己老婆!

      果然,一听这话,孙红芳这才暂时罢休!

      “苏辰,我告诉你,就算是这几天暂时离不了婚,你也高兴太早,你们迟早都得离婚!”

      孙红芳几个人离开后,林梦夏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义父出殡之后,我们就离婚,我不想和骗子过一辈子!”

      “好!”

      苏辰点点头,没有多言,他尊重林梦夏的选择!

      林梦夏再次关上门,一直没有出来!

      接下来时间,苏辰去苏家大院,为义父苏山河守灵。

      直到第二天凌晨,他才回到小区。

      苏辰回来后,便去卫生间冲了个凉。

      等他冲凉出来的时候,林梦夏恰好从房间出来。

      林梦夏看见苏辰,愣了愣,随即想说些什么,可一想到苏辰的欺骗,她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可就在转身回房的时候,她不经意的一撇!

      顿时,让她整个人愣在当场!

      由于苏辰刚刚冲完凉的原因,他上身只是穿了一件背心,露出了健壮的臂膀!

      而在那臂膀之上,却满是触目惊心的伤痕!

      纵横交错,不知道受了多少伤才能累积道如此程度!

      她实在是无法想象,苏辰到底经历了什么!

      普通人一生意外造成的伤痕,也比不过苏辰肩膀处的一角吧!

      似有所察,苏辰豁然转身!

      当看到林梦夏呆滞的目光,他立刻拿过一件衣服遮住自己的肩膀!

      “对不起,吓到了你!”

      苏辰小心翼翼道。

      “你,你……”

      林梦夏脑海中想到那狰狞可怖的伤疤,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隐隐间,她竟然有些心疼苏辰!

      “你这是当兵造成的?”

      林梦夏猛然惊醒!

      除了当兵,执行任务,她实在是无法想象,还能做什么才会留下这么多伤疤!

      尤其是她还清楚看到一块弹孔伤疤,触目惊心!

      苏辰点头,并无隐瞒!

      军旅生涯,他身边的人除了那个妖精被保护的好好的,哪个不是满身伤疤,他早就习惯了。

      “你,你真的去当兵了?”

      林梦夏问道!

      “是!”

      “你一直都在当兵?”林梦夏又道!

      “是!”

      “疼,疼吗?”林梦夏的声音有些颤抖!

      “习惯了!”苏辰依旧惜字如金!

      听着苏辰淡淡的言语,

      这一刻,林梦夏心中突然涌起无尽愧疚。

      下一刻,只听到一道带着哭腔的柔软声音在客厅里响起:“苏辰,对不起。”

      “没关系,梦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