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章  封神之日,归来之时

      “天耀华国,一代战将苏天辰英勇无双,屡建奇功,经长老院批准,今特封为百将之首,赐号:至尊战神!”

      国境边缘,军营校场。

      苏辰站立其中,静静听着特使宣读批文。

      苏辰,又名苏天辰。

      华夏护国之将,因战功赫赫,从军八年,便被军区领导赐天字一名。

      意为顶起华夏一片天。

      如今,从军八年,他并未辜负领导期望,斩倭寇,灭匈奴,华夏万里河山由他守护。

      更是以一己之力斩杀敌国八大至尊,令敌国闻风丧胆,丢盔卸甲,不敢来犯,华夏从此再无战事。

      其实力无可匹敌,传闻早已突破圣境,堪比神人,军中上下视为传奇。

      现在,更是在二十五岁时,便成为了华夏百将之首。

      他,是华夏最年轻的将军!

      是华夏,最英勇的战神!

      荣耀无双。

      “苏辰,谢封!”

      苏辰接过批文,接封!

      深邃目光中,更是多了一份坚定。

      血性男儿!

      戎马八年!

      获此殊荣!

      他此生已再无所求。

      ……

      淮北机场。

      “至尊,你若一走,那群匈奴必定不会老实,还望至尊三思,能够留下!”

      一名军装大汉劝道。

      苏辰目光远望,平静脸上,多了份复杂情绪。

      “擎天,你说我们从军,所为何事?”

      擎天道:“保家卫国!”

      苏辰点头:“对,为国从军,自然是保家卫国。”

      “如今,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我们无愧使命,无愧大家!”

      “但,擎天,现在我的小家却并不稳定!”

      苏辰目光深邃,道:“五年前,在义父授意之下,我与梦夏成婚,但时逢匈奴来犯,边关告急,从而弃梦夏于不顾,这一走便是五年。”

      “而今,边疆安稳,我义父却突遭人算计,蹊跷死亡,我对得起国家,却对不起他们!”

      说完,苏辰便不再多作言语,拍了拍擎天的肩膀后,直接转身,走下专机,直接乘车离去。

      苏家大院,白绫高挂,哀乐悠悠。

      因苏家家主苏山河突然离世原因,整座大院内都弥漫着压抑的气氛。

      苏辰回到宅院时,天色尚早,宅院内,只有一人。

      那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即使此时并未梳妆,天生丽质的姿色也让人为之惊艳。

      那女人穿着一袭丧服,披麻戴孝,原本正跪在宅院正厅前,为苏景峰守灵。

      但在看到苏辰之后,神色瞬间呆滞,而后,呆呆的站立起来,远远隔空望着苏辰。

      那本就哭肿的双眼,再次湿润,她整个人向苏辰而来。

      “梦夏,我回来了。”

      苏辰心神一动,刚想迎过去。

      啪!

      一只玉手就狠狠朝他脸上拍来。

      似乎打了这一巴掌还不解恨,林梦夏又反手狠狠打了苏辰一巴掌,苏辰并未躲避,任由这两巴掌重重落在自己脸上。

      “苏辰,你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吗!”

      一直以来,素有大家闺秀之称,温文尔雅的林梦夏,第一次爆了粗口。

      这模样,让苏辰更加心疼。

      林梦夏。

      他的妻子!

      五年前,在义父的见证下,他们结为夫妻。

      那是苏辰第一次和林梦夏见面,也是五年来的唯一一次。

      因边关告急,结婚当天,在连洞房都没进的情况下,苏辰便连忙赶回边关。

      这一走,就让林梦夏守了五年活寡。

      苏辰原本以为,这五年里,林梦夏会和他离婚,但事实却相反。

      林梦夏非但没和他抱怨一句,还一直在默默等他。

      这份情,让苏辰受之有愧!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苏辰张了张嘴,说道。

      林梦夏努力想让自己不失态,但她还是失态了。

      她像找到主心骨一样对苏辰放声抽泣:“苏辰,义父走了!你知道吗!”

      苏辰心中又是一痛。

      目光望向前方正厅中摆放的红木棺材,缓缓走了过去。

      走到正厅台阶下,他双膝跪地:“义父,不孝子苏辰回来了!”

      说话时,苏辰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一抹殷红血丝赫然出现在青石板上。

      苏辰任由额头鲜血流出,再次重重磕了三个响头:“义父,您放心,我已经回来了,那个在背后陷害你的小人,他,一定会死!”

      之后,苏辰才站了起来。

      林梦夏为之泪目。

      无论如何。

      苏辰始终是她林梦夏的丈夫,看着苏辰这副模样,她心中的恨不知为何突然消失了。

      “义父生前最常念叨的就是你,若他能知道你现在回来了,必定会感到欣慰的。”林梦夏安慰道。

      苏辰心如刀绞。

      这些年来,他又何尝不想念义父。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但更多时候,都是沉默。

      苏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和自己这位妻子聊天。

      林梦夏亦是如此。

      他们虽为夫妻,但终究只见过两面,还是加上这次的。

      当年,苏辰之所以会和林梦夏结婚,也是因为义父而已。

      不过,这份沉默在苏家众人出现时,便打破了。

      苏家于淮北而言,并不是一流家族,充其量只能算二流家族。

      这还是在苏辰义父苏山河带领下,才做到的。

      但苏家人丁并不少。

      苏家老太爷共生三子二女,苏山河排名老二,因一些原因膝下并无子女,其他人倒是儿女成双,为苏家添丁不少。

      苏家老太爷早已去世,苏山河虽是老二,但能力最强,所以在他活着的时候,从某个方面来讲,苏家是他当家做主的,如今,他死了,只能是苏老太太站出来了。

      苏老太太和苏家众人在进入宅院后,看到林梦夏和一个陌生男人站在一起后,都有些奇怪。

      “梦夏,你守了一晚上的灵,辛苦了。”

      其中一名看起来比苏辰年长一些的青年,连忙来到林梦夏,关心道。

      这人名叫苏明扬。

      是苏辰大伯之子。

      说起来,按照辈分,苏辰也应称呼他一声大哥,不过苏辰并未如此称呼过。

      当年,就因苏辰是养子身份,若说苏家最看不惯他,那就要当以苏明扬为首等人了。

      苏明扬不愿与苏辰这个养子扯上关系,苏辰更是不屑与之称兄道弟。

      “我没事,谢谢大哥关心。”林梦夏闻言,礼貌答道。

      虽然苏辰和苏明扬关系不好,但始终是她的长辈,她素来讲究礼貌,并不会失礼。

      “谢什么谢,我们是什么人啊,还和我道谢,你太见外了梦夏。”

      苏明扬故作亲密道。

      说话间,还想伸手搭住林梦夏肩膀。

      “大哥,还请你自重!”林梦夏柳眉微蹙,下意识躲开了。

      那张秀丽脸上不由多了几分无奈和厌恶。

      苏明扬之心,她怎不知。

      苏辰不在这些年,他一直想对苏辰取而代之,但因为苏山河的原因,却也只是想想而已。

      只是没想到,苏山河才去世几天,他就按捺不住。

      这让林梦夏感到无比恶心。

      苏明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梦夏,你太害羞了,我已向奶奶明示我对你的爱意,不久将来,我们便能结成夫妻了。”

      “苏明扬,你无耻!”

      林梦夏脸色大变,“我可是你弟弟的妻子,你竟然这样?”

      林梦夏已经等了苏辰五年,如今苏辰就在身边,她并不想苏辰误会。

      苏明扬不以为然,“就苏辰那个外来子吗?哼,他也配做我弟弟!当初我只是看在二叔的面子上,才隐藏对你的情意的,他算个什么东西!”

      不过,就在苏明扬这话刚刚落下时。

      一道更为冰冷的声音从他身后响了起来。

      “苏明扬,你这样当着我的面,调戏我妻子,是当我苏辰死了不成?”

      苏辰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