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5章 你看哪家夫妻分房睡的?

      两天后,简老爷子在舒嘉芮的陪同下回了老宅。

      “老爷,你可算回来了!”知道简老爷子今天要回家,管家阿福早早的就等在门口,准备迎接。

      “恩。”

      度假归来简老爷子的的心情也不错,他牵着虎大王对身后的舒嘉芮说:“这个时间臭小子应该在书房,二楼右手边,你自己上去吧,我和阿福带狗在院子里逛几圈,省的它又不熟悉,见谁都咬。”

      “好的,简爷爷。”舒嘉芮蹲下身,拍了拍虎大王的头。

      但那厮刚回家好像脾气还不怎么好,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就趴在地上怎么也不愿意动了。

      舒嘉芮:“……”

      这么傲娇是要闹哪样!容易讨不到老婆的知不知道!

      “该改口了小丫头。”简老爷子笑的颇有深意。

      说罢,也不管虎大王想不想动,便使劲的拖着它离开了。

      虎大王:“……”

      舒嘉芮进了客厅,按照简爷爷的叮嘱上到二楼。

      ‘当当当——’

      “进。”一道清冷的男声响起。

      舒嘉芮轻轻推开红木制的门,入眼是一个黑色大的书架,衬着雪白色的墙壁,优雅又不失单调。

      旁边是张带有暗花纹的书桌,此时那个俊美无匹的男人就坐在书桌后,神色清冷的看着手中的文件。

      “看看这份契约,觉得没问题就签了吧。”

      舒嘉芮低头接过男人手中的文件,大气也不敢喘。

      心里的小人对自己竖起了中指:丫的,当初一个人赤手空拳从黑市逃回来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没出息!

      她看的很仔细,但简夺压根没准备挖什么陷阱。双方的约定、义务,每一条每一列都是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根本没有什么模棱两可的地方。

      除了乙方义务的那一栏……

      洗衣服做饭除草浇花喂狗……

      简先生你是逗我玩的吗!

      不过这没关系,她从来就没指望弥沙市的王会是个什么好伺候的人物。

      拿过旁边的笔,刚准备签下自己的名字,却被人拦住了。

      “真的想好了?”简夺看着她,认真的提醒道:“一年后你就是简家弃妇,在弥沙市会落个什么名声不用我说。

      而且,如果很不幸的,在这场契约婚姻中我遇到了想要相伴一生的人,我不会委屈她,希望你能理解。”

      言下之意,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出现,我一定会舍你保她。

      “契约书上都写了。”舒嘉芮笑眯眯的指了指桌子上的文件,大笔一挥签下自己的名字。

      她把身份证户口本放在书桌上,伸出手,“以后多多指教啦简先生!”

      不过简先生好像对这种事情并不感冒,见她签下了契约书便打开电脑开始办公,完全把旁边的大活人当成空气。

      悻悻的收回手,舒嘉芮吐了吐舌头,轻轻的关上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简夺手中拿着钢笔,却一个字也没有写。

      旁边的白纸上不知何时滴了一滴墨点,他看着,觉得像极了那个女人眼角的泪痣。

      听人说,有此痣者是孤星入命,注定一生流水,半世飘蓬,不过……

      他收了思绪,哑然失笑。

      才见过几面的人,居然能让他在工作的时候走神了……

      “嘉芮啊。”

      舒嘉芮还没等下楼就被爷爷叫住。

      这时书房的门打开,简夺也出来了。

      他睨了老爷子一眼,“打电话叫我干什么?”

      “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宣布啊……”简老爷子捋捋胡子,小眼一眯,口出惊人:“虽然你们还没领证,但是婚房爷爷可都准备好了!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你们收拾一下,今晚就住过去吧。”

      这句话无疑像是一道惊雷,直接将舒嘉芮劈晕掉。

      “看我干什么?”简老爷子眨眨眼,“不用担心,咱家没有那么多规矩!”

      舒嘉芮:“……”

      其实我是想申请今晚和虎大王一起睡。

      “不是……爷爷……我们……我……”舒嘉芮苦哈哈的皱着眉头,手脚并用的想要解释,但结巴了半天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难道你们不是准备结婚吗?”简老爷子狐疑的问。

      “……是”舒嘉芮表情怪异。

      “那就对了,你看哪家新婚的夫妻分房睡的!还不赶紧去收拾东西!”

      “不行……爷爷……”舒嘉芮偷偷看了眼简夺阴云密布的脸,忍不住打了个缩了缩脖子。

      外传简氏总裁洁癖成性,吃的穿的用的讲究多到能归结出一本书。

      像她这种劣质产品,要是今晚和他呆在同一间屋子里,应该会被谋杀的吧!

      呜呜呜,她不要做没等到契约生效就丢掉性命的倒霉蛋!

      舒嘉芮还要继续劝解,却被简夺拦住了。他阴测测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就这么办吧,别辜负了爷爷的一番好意。”

      后四个字被他咬的很重,声音像是带了冰碴子一般。  

      舒嘉芮:“……”

      讲真,这又不是我的主意,你凭什么这么凶啊喂!

      ……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

      舒嘉芮浑身不自在的站在婚房一角,欲哭无泪。

      大红色的被单,大红色的喜字,大红色的装饰,佣人们甚至还贴心的在床上放了桂圆和瓜子……

      简夺坐在旁边的大班椅上,低着头,手中拿着文件,看不到表情,也猜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两个小时过去了,舒嘉芮搅动手指头,偷偷锤锤自己站的发麻的小腿,撇了撇嘴。

      简先生,你都不要动一下的吗?一直低着头,脖子不会酸不会痛吗!

      五分钟后——

      在某芮心中小人的眼泪都快要流干了的时候,帅气的简先生终于动了!

      他抬起头,揉了揉肩膀,拿过旁边的一沓文件,在舒嘉芮亮晶晶、充满期待的眼眸中——

      又!低!下!了!头!

      舒嘉芮:“……”

      再逼我就咬你了啊!

      余光看到她在一旁嘟着嘴,想炸毛又不敢的小模样,简夺忽然觉得好笑。

      他瞄了眼手表——十一点了。

      舒嘉芮已经开始困得开始打哈欠,在她以为自己今晚可能要站在这里睡上一宿的时候,简先生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