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3章 我想嫁给您孙子

      “喂喂喂!”连舟见这两人公然在他眼皮子下‘眉来眼去’,登时不乐意了。

      他拍男人的肩膀,“行不行给句痛快话啊!”

      “不行。”男人把目光收回来,靠在法拉利旁,给司机传简讯,让人来接他。

      连舟:“……”

      很好,很痛快。

      连舟将墨镜重新扣回眼睛上,狗腿地凑到简夺身边,为了夜生活,一本正经地在美女面前刷好感度。

      “这件事主要怪你!谁让你开这种又贵又古板的车出来,连个敞篷设计都没有!”

      “是你要开的。”

      “对啊!我把它开出来,撞树上,正好拿去卖废铁!”

      舒嘉芮:“……”

      我平时副业也收废品,先生,卖吗?

      有钱人的世界消受不起,她撇撇嘴,趁二人不注意,一点点挪向自己毫无存在感的路虎。

      而后‘嗖’的一下窜上去,关门、落锁、踩油门,动作一气呵成。

      引擎发动的声音吸引了两个男人的注意。

      连舟掐着腰,磨牙霍霍,“什么人啊这是!小爷在帮她!竟然自己跑了?女人,可真无情!”

      “车算在你的账上。”男人轻敲法拉利的车盖,眼神凉飕飕。

      “恩?”连舟僵住,吼:“你这台是绝版!”

      “至臻典藏版未售。”

      简夺坐进司机开来的宾利雅致里,丝毫不愧疚地把连舟一个人扔在路边。

      透过车窗,他注视着只剩一条线的白色路虎。

      狭长的眼眸眯了眯,脸上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神色。

      连舟:“……”

      钞票飞走的声音,很美,很凄凉。

      ……

      舒嘉芮几次查看导航,细细比对。

      嘴角抽搐地站在菜园门口,面前朴实无华的田园风景令她措手不及。

      如果这个位置不是司徒美查出来的,打死她都不会开两个小时的车,又走三个多小时的山路赶过来!

      她看着满园绿汪汪的蔬菜,稳住心神问:“请问简正信,简老爷子住在这里吗?”

      “汪汪——”

      一阵风吹过,回答她的是两声狗叫。

      夕阳西下,嫩绿的柳枝在微风吹拂里摇曳着,木屋的门纹丝不动,最后连狗都懒得叫了。

      “就知道会是场硬仗。”舒嘉芮长叹一口气。

      她在菜园旁边转了好几圈,选中一块还算满意的地。

      从背包里拿出了简易帐篷、睡袋、驱蚊水……哦,还有两大盒压缩饼干和一桶矿泉水。

      舒嘉芮一屁股坐在帐篷里,披着大衣啃饼干,一边看星星一边打瞌睡。

      三天后菜园中央的小木屋内——

      “大王啊,你说这小姑娘是不是有病?”

      “汪汪。”你手里的鸡腿不吃就分我一个啊!

      “臭小子怎么办事的?这都能被找到?!”

      “汪——”

      “汪什么汪,吃你的鸡腿!”

      简老爷子一巴掌拍到虎大王的狗头上,把手里的鸡腿扔给它 ,拿起桌上的水壶,背着手走进菜园。

      敲敲外面的篱笆,他问:“小姑娘,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您终于肯跟我说话了!”

      警觉如舒嘉芮,小木屋的门一响她就听到了。

      虽然这些天她也见过老爷子几面,但人家眼里装满了水灵灵的蔬菜,连个余光都没给她。

      现在听到老爷子的说话声,她摸着一胳膊的蚊子包,激动得快哭了!

      “先告诉我你是谁。”简老爷子拿起水壶,浇到篱笆旁的萝卜秧上。

      “舒嘉芮。”

      她并不扭捏。

      老爷子皱着眉头,猛然想到:“就是六年前……”

      “被赶出家门的舒嘉芮。”她优雅地笑。

      俏脸云淡风轻,不见丝毫痛楚与伤感。

      “你跑来找我有什么事?”简老爷子若有所思。

      一道不知名情绪从他眼里闪过,转瞬即逝。

      “是有点小事情求您……”舒嘉芮低下头,眼睛亮闪闪,有点不好意思地小声说:“我想嫁给您孙子。”

      ‘咚——’

      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爷子面颊抽搐,手中水壶应声落地。

      “你怀孕了?”

      “不不不,您想多了。”舒嘉摆手解释。

      “哦 。”声音略带失望。

      “那你这是……为什么?”

      舒嘉芮紧抿唇瓣。

      她知道自己骗不了老爷子,故也没准备拐弯抹角。

      “更准确得说,我希望成为简太太。”

      “哦?”老爷子来了兴趣。

      掌心微微发热,舒嘉芮咬牙,将陪伴她二十三年的项链交到简老爷子手中。

      老爷子一下就认出来了。

      这是舒嘉芮母亲的遗物。

      儿媳与舒夫人早年交好的事情,他十分清楚。

      “这样可以吗?”

      老爷子不说话,舒嘉芮心里没底。

      母亲与简夫人是闺蜜,但如今这两人早已不在人世。

      也不知老爷子是否会惦念这稀薄的情意。

      于是,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推销自己。

      “上厅堂下厨房我样样都做得了,斗小三掐桃花的本事更是一绝,至于床笫之欢,我……”

      “停停停——”老爷子到底是受传统教育长大的,没有年轻人开放。

      他用那双看遍世事、沧桑却不浑浊的双眼,从头到脚打量舒嘉芮。

      而后“噗嗤”一笑,“成交!”

      “什么?!”

      简老爷子别有深意一笑,弯腰捡起地上的水壶,哼着小歌向木屋走去。

      见舒嘉芮还呆愣在原地,他回过头,满是皱纹的脸上堆叠出一抹和善的笑容。

      “孙媳妇,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跟过来!”

      “啊?……哦……”舒嘉芮晕乎乎一路小跑。

      简爷爷,随随便便把孙子卖了,他知道吗!

      ……

      简家书房里。

      男人端坐在椅子上,脊背笔直,剑眉星目,五官分明如雕刻般。

      就像上帝最完美的艺术品,无一处不精致

      此刻,他看着电脑视频里的老人,头痛得揉额角。

      “爷爷,我当您是在开玩笑。”

      “臭小子,谁有心情跟你开玩笑?!”

      “这太荒唐了!我不同意!”

      “简家没钱?连个小姑娘都养不活?”

      “不是这个问题……”

      “有钱、养活得起,那就这么定了!”简老爷子拍板,根本没给对方反驳的机会,直接掐断了视频。

      电脑屏幕暗下,男人把右手放在桌子上,食指敲出‘笃笃’声。

      良久,他拿起桌上的电话,声音阴沉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