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007 当初若是断了其中的一只手

      图南醒来时,头疼欲裂,睁开眼睛看了看手机的时间,惊猛然间坐了起来,然后就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都没有了,身体有点莫名的发酸。

      昨晚的记忆开始断断续续的钻进脑海,她有些匆忙的从楼上唯一的卧室里出来,男人依旧是在阳台外面慵懒的站着。

      “昨晚,对不起,我还要上班,先走了。”

      “到底是顾镜寒给你下药还是盛文心给你下药你知道吗?”男人转过身来,靠着身后的栏杆,眼里似乎有笑,可又不达眼底,讳莫如深。

      和两年前看待自己冷如冰霜的眼神有着很大的区别,可是这样,她心里更是发憷的厉害。

      图南僵直的站在那儿,像个木偶,原来昨晚自己不是喝了酒的缘故么?可笑,她作为一个医生,竟然没有察觉出来。

      葱白修长的五指扎着掌心,她白着脸,好久都没有说话。

      是顾镜寒还是盛文心,他们现在是夫妻,沆瀣一气,是谁重要么?

      “我还要上班,先走了。”

      “医院不是离开了你就不能转,图南,别把自己当机器使,今晚要回贺家,你今天不必去医院上班了。”他寡淡冷漠的声音有点可怕。

      图南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她现在哪里是可以跟他争辩的身份。

      贺渡鸥瞧着图南的那一双手,修剪的干干净净,白皙修长,十分漂亮。

      男人从阳台外面走进来,大手握住了她的一只小手,拿在手里翻看了一下,“当初若是断了其中的一只手,你也不必受这样的气,果然还是舍不得自己受伤,嗯?”

      图南心头一惊,想要从他手里收回自己的手,她这张脸纵然是清瘦的见骨,这样的随意的穿着打扮,远看近看都美的惊人。

      他细细的打量着她的脸,“你这个长相,好像不管胖瘦都好看。”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由不得她挣扎。

      “贺先生……”她珍惜这双手,贺渡樱是第一个死在她手上的患者,可之后就再也没有谁死在她手上了。

      短短两年的时间,她几乎成了逆袭的榜样,就算是被人说跟医院上司不清不楚,可她的实力却是能让人看到的。

      贺渡鸥瞧着她紧张的小脸,往下就看到了脖子里乌青的吻痕,昨晚香艳销魂的一幕瞬间重回了脑海。

      她生的美,就算是身材一般,但皮肤光滑白的发光,仍然是让男人垂涎欲滴的尤物。

      这就不能怪罪那些医院里的小护士们乱嚼舌根了。

      “你知道你昨晚在我面前有多热情?”他徒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图南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去接话。

      “对不起……”

      “真是听厌了你这句话,我昨晚帮你解决了你的生理需求,结果转眼你竟然就睡着了,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他低头下来,温热的气息打了她满脸,图南唯唯诺诺的站着,不敢有什么动作更不敢说什么。

      她怕他,很怕。

      她不能去医院,只能待在家,晚上要回贺家,图南心里开始忐忑。

      贺家的老太太和贺夫人都不待见她,除了贺渡鸥,还有一个长兄贺渡琛,他们都不待见她。

      每一次回去,难免就要被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