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006 吻痕遍布全身

      贺渡鸥没有恋战,在人来之前,丢开了男人,洗了一把手之后转身将地上贪凉不肯起来的女人抱了起来。

      “刚刚那个拍照的人已经处理了。”叶景辰见贺渡鸥抱着图南出来,把一个手机放进了贺渡鸥的兜里。

      今天幸好是没闹出什么乱子,不然贺家怕是又要找麻烦了。

      贺渡鸥抱着怀中的人,没有说话,从叶景辰身边大步跨过,叶景辰站在后面冷笑了一声,真是没有良心。

      不仅救了他的太太,也救了他们贺家的名声,他就这么一副态度。

      图南忍不住自己的难受,一直使劲地往他怀中蹭,贺渡鸥浑身的肌肉有些紧绷。

      她徒然将自己身上的礼服扯开,“我不会喝酒,好难受……”

      “我们这就回家。”贺渡鸥将自己身上的外套遮住了面前的春光。

      不知道下了多少药,盛图南在回去的一段路上几乎把自己身上的礼服都给脱光了。

      车子在车库停下来的时候,贺渡鸥看着图南几乎全裸的坐在副驾上,脸颊绯红,眼眸的光瞬间暗沉了下去。

      他把她从车里抱了起来,转身以惊人的速度离开车库。

      图南体内的燥热快要把自己浑身的血都要烧干了,刚刚一进门,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挣脱了贺渡鸥,紧紧的抱着他,脑袋一直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我好难受,好热……”她胡乱的却解开男人的衬衣,白皙漂亮的手指掠过男人的脸。

      她手里的动作乱七八糟。

      她几近全裸的身子温度滚烫温软,她紧紧的贴着男人的身子,终归让素来自制力超强的男人有了反应。

      就像是他们结婚第一晚一样,那时候他一面带着怒,一面带着欲,第一次感觉很不好。

      遒劲有力的大手扣紧了她的腰,“你真是,脱了制服就这么骚的吗?嗯?”他压低了声线,俯首,含住了她的耳垂。

      图南哪里受得了他这样的撩拨,眼底一篇氤氲。

      贺渡鸥吻过她烫的惊人的脸颊:“乖,我们去卧室,忍一下。”

      图南望着他,眼神变得迷离空洞,任由贺渡鸥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她并非是那种身材丰腴的女人,因为工作的缘故,平常很辛苦,吃不好饭,睡不好觉,身材有点干瘦,两年前还好一点,而现在,就瘦的有点让人心疼了。

      楼上的卧室里,男人精壮的身子覆在女人柔软的身体上,撩动着身下躁动不安的女人。

      图南喘着气,贺渡鸥没有侵犯她,依旧还是让她得到了解脱,最后,她虚软的偏过头眼皮再也抬不起来的睡了过去。

      “真是没良心,帮你解决了这么大的问题,竟然就这么睡着了。”贺渡鸥笑了一声,音调却没什么温度。

      她身上已然遍布吻痕,男人眯了眯眼,起身拿着纸巾擦了擦湿漉漉的手指去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