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003 车内空间狭小,她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图南无话可说,她欠了贺家的,这辈子良心上都过不去,贺渡樱是不用死的,是她没有控制住紧张的情绪,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手。

      贺渡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图南回到值班室坐了片刻,突然起身飞奔出值班室。

      外面大雨连绵,图南追着前面撑着雨伞走的很快的男人。

      “贺先生,半年,给我半年的时间,我一定能怀孕,怀孕之后,我就辞职。”她浑身湿透的追上了他。

      贺渡鸥转身,黑色的雨伞慢慢移到了她的头顶,男人俊朗的五官被这凉凉的雨水衬的更更加冷漠。

      “就这么喜欢做医生?哪怕是自己失败过,害死了人,也还是要做医生?”贺渡鸥不屑的笑了一下。

      尽管图南觉得很难受,也还是点了点头。

      贺渡鸥低沉的笑着,扣住了她的手腕拉着她把她赛进了自己的车,被大雨淋的湿透的衣服紧紧的贴着女人的身子,身材的玲珑有致甚至隐隐的还能看到诱人的肌肤。

      还没弄明白贺渡鸥什么意图的时候,男人忽然倾身过来,不顾她浑身湿透的衣服,吻了上来。

      男人的吻来的凶狠又霸道,车内空间狭小,她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贺渡鸥对她做什么她从来都没有反抗过。

      哪怕是自己不喜欢的亲吻和触碰。

      “贺先生,我还要值班,今天你先回家,好吗?”她抵着他的胸膛,可是却很明显的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某个部位在抵着自己。

      外面是雨夜,车子停的地方也比较偏僻,不大可能会有人路过。

      但是图南不愿意,跟他做这种事也只是做了一次,那一次她一度以为自己会死在他身下,之后,这个男人跟禁欲系一般再也不碰她了。

      他出国工作了一年多,再回来,他好像变了,变的像洪水猛兽了。

      男人低声的笑出了声,“图南,不会被人看见的,你从我的车里出去,谁能说你什么?”他肆意的探入她的裙底,图南身子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这样玩忽职守,不合适,贺先生,我一周才轮一次夜班,明天晚上我就会回去。”她忍着他这样撩拨,还是一本正经的跟他商量。

      贺渡鸥笑了,这种女人恐怕很难提起男人的兴趣吧,他松开了她,将她的白大褂脱了,要脱裙子的时候,图南抓住了他的手,“贺先生……”

      “衣服湿了,要换,我把我的衬衣给你,回到你的值班室再换自己的衣服,你想什么呢?”男人语气戏谑,盛图南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那你先把衣服脱给我,我自己来。”图南一张小脸红的几欲滴血,贺渡鸥也不捉弄她了,随即脱了衬衣给她。

      而后图南男人的衬衣还是套着自己的白大褂回到值班室,回来的时候,值班的护士都拿异样的眼光来看待她。

      后知后觉贺渡鸥的这个做法,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图南有些恼怒,这个男人本来就很坏,为什么要以为他还是个不错的人。

      贺渡鸥坐在车里接了一通电话,眉眼间的冷漠压的很低,“明天她就会回家,辞职的事情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