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002 你知道,我不会可怜你

      “贺先生,这是在医院……”贺渡鸥低眸看着眼前吓的脸色惨白的盛图南,嘴角冷冷淡淡的扯开一个弧度。

      手掌贴着她的肌肤,粗粝的手掌能够感觉到女人细腻光滑的肌肤很是舒服。

      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脖子里,她紧张的浑身肌肉僵硬的几欲抽筋。

      “图南,是不是觉得很委屈?”他附在她耳边低声问。

      “没有。”图南温声答道。

      “我就是在这里要了你,你能有什么意见吗?”男人低沉的嗓音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总之是图南很讨厌的那种感觉。

      图南的呼吸忍不住的颤抖,“不能……”

      “盛医生,从急诊转过来一个病人,快去看看。”门外的护士在急促的敲门。

      贺渡鸥听到门外急促的敲门声,逐渐松开了图南,图南如释重负般的吐了一口气,然后从挂衣架上匆匆拿了一件白大褂穿在身上,转身拉开了门出去。

      护士看到屋内的贺渡鸥有些噎住了,院里上下谁没有传贺渡鸥跟盛图南之间有关系,盛图南短短两三年就爬上了科室副主任的位置,要说后面没有谁推波助澜,是万万不可能的。

      逐渐的,贺渡鸥跟盛图南的那点八卦也就透明了。

      贺渡鸥从值班室出来,跟着图南匆忙的背影而去。

      他站在病房外面看着早已经褪去所有青涩的图南,两年的时间,她有了惊人的成长,除了第一次的失误,之后的每一台手术都成功了。

      她那双救人无数的手,让病患感激不已,也让同行羡慕不来,唯独,贺渡樱死在了她的手上。

      “急诊已经做了处理,先住院观察。”她淡淡的说完,安抚了家属几句转身离开了病房。

      随行的护士看到贺渡鸥之后自动避开了,剩下两个人在夜里的医院走廊里漫无目的的走着。

      “贺先生,很晚了,你还是回去吧,我晚上会很忙,明天我会回贺家。”

      贺渡鸥微微眯着眼,她是不是回贺家,贺家的人不会在意,他们只在意,她什么时候能生个孩子。

      “医生这个职业太累了,辞职吧。”半晌后,贺渡鸥说了一句,盛图南冷了一下,她看着眼前的男人,觉得不太可思议。

      “贺先生……”

      “你是贺太太,应该履行贺太太的职责,这两年,医生的瘾还没有过够?”贺渡鸥不是那种太冷漠绝情的人。

      只是对她盛图南格外刻薄而已,图南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她看着身边的人,医院是贺家的,如果要她辞职,她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图南,别这样看着我,也不要这副模样,你知道,我不会可怜你,结婚两年了,再没有孩子,你可能就要为渡樱偿命了。”

      图南僵直的一双腿再也迈不开腿了,她望着贺渡鸥,很久没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的确,从这个人的眼里看不到对她的半点感情。

      “你这次回国也不会待多久,何必这样为难我?”

      “我这次回来,专程是为了生孩子,所以你辞职回家生孩子是必然的选择。”贺渡鸥薄凉的几句话听着也是毫无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