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10章 太子殿下您慢走

      傅府遭贼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管事的才发现,账房的银票全不见了,库房的黄金也少了一千两!

      可是,锁却完好无损。

      一定是家贼!

      刑部尚书的家居然被贼偷了,当即就报官了,把所有相关人等都给抓去了大牢。

      而这些钱财,全部出现在了郊外的天网阁。

      天网阁和八方堂都是神医公子名下的产业。

      天网阁是类似于孤儿院一样的机构,养不起孩子的会把孩子遗弃在天网阁外头,捡到遗孤的好心人也会将孩子送到天网阁,被父母抛弃的大点的孩子,也知道自己去天网阁讨饭吃。

      总之这是一处慈善机构,这样的慈善机构很需要资助。

      而八方堂是药堂,八方堂的大夫出诊费贼贵,可没有办法,他们医术好,连御医都有许多比不上他们。

      八方堂不做慈善,虽说是明码实价的生意,但谁都知道八方堂的实力不是财力,而是人脉和声望。

      傅云卿本来没准备捐出去,可她自个儿带着这么多钱财也麻烦,而且,这次钱搬运的实在是太轻松了,轻松的她都不好意思花!

      库房和账房的锁,她用同一根树枝就给全部捅开了。

      库房的黄金她来回跑了好几趟才搬走一千两黄金,此刻傅府在抓贼,而她这个贼累得在客栈睡大觉。

      预备着养足了精神,晚上再来一发。这次不临幸傅府的库房,她准备翻她爹名下产业的牌子。

      “太阳晒屁股了还睡?”

      傅云卿睡得正香,突然有个好像在哪儿听过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惊的猛地睁眼弹了起来!

      “哎哟!”可一弹起来,她的脑门迎面撞上聿司凌的脑门。

      “傅大小姐,要对本宫投怀送抱也用温柔点的方式行不行?”聿司凌一副他才是受害者的样子揉着额头。

      傅云卿看见他就来气:“你怎么会出现在我房间?!”

      “给你送酬金。”聿司凌掏出五千两银票,直接挤着她坐她床边。

      此刻他的模样倒是和传言附和极了,纨绔。

      傅云卿想起自己累成狗的爬山运动,心头那口气就如何都消不了。

      她一把夺过银票,抬脚朝聿司凌踹过去:“别坐我床上!”

      聿司凌被她踹了个正着,又立即上前去将她扯起来:“敢动脚踹本宫,不怕本宫抄你家?”

      “我谢谢你啊,赶紧去抄。”傅云卿一副天大的事情没她睡觉大的样子。

      聿司凌忍俊不禁的看着她:“傅府有一场大戏,你不去看?”

      “不去!”傅府哪怕被陨石砸了个稀巴烂她都没有兴趣去围观。

      说着,傅云卿忽然想到什么,起身看向准备要走的聿司凌;“殿下,臣女的本事你是见到了,以后有什么开不了的锁,破不了的机关,都可以找臣女帮忙。价格咱好说,但臣女有事相求的时候也请殿下不要忘记我们的情分。”

      聿司凌听见她唤“殿下”的时候就知道她肯定是有心思了,他本来准备走,却转而坐凳子上,漫不经心的看着她:“本宫同你有什么情分,仔细说说。”

      “咱们婚事不成交情在呀,臣女还同殿下一起闯过藏宝阁,也算是共患难对不对?殿下可不能这么薄情啊,这才几日你就将臣女给忘啦?”

      好的嘛,这态度是想抱大腿,不是想嫁给他。

      “傅大小姐这般美貌,本宫忘不了。”聿司凌双腿交叠,慵懒的看着傅云卿:“傅大小姐有意投靠本宫,本宫求之不得。”

      “殿下真是有眼光!”傅云卿一乐,不辞辛劳的从床上爬起来热情地送他:“那臣女不敢在打扰殿下了,您慢走。”

      聿司凌瞧着她此刻热情的态度,还亲自为他开门,好像她之前一副“本姑娘要睡觉你赶紧麻利滚”的态度不曾出现过一样。

      女人,变脸可真够快的。

      聿司凌大步踏出房门,想起什么又忽然转身,抬手捏住她下巴,强势的气息逼近:“傅云卿,是你主动选择本宫,就记清楚千万别背叛,否则本宫会杀了你。”

      傅云卿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伸手拉开他的手,这双手看起来青葱白玉一般是只有养尊处优的人才会有的,可一碰到掌心便知满是薄茧。

      “殿下说的臣女明白。臣女只会与殿下合作,也会以您的利益为优先考量,但我们是互相平等的合作关系,殿下请切记千万别再仗着您这张如花似玉的脸蛋来勾搭臣女,否则臣女会踹您的蛋蛋。”

      前面她说的那些聿司凌听得还很认真,可后面这句直接让他脸色黑了!

      踹蛋蛋……

      这女人说话一向这么不讲究吗?

      聿司凌黑着脸转身大步走了,明显是被气的。

      他想起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

      就在十几日前,母后生辰宴上来了许多的贵女,各个都是精心打扮,她也一样。唯独让他瞧上眼的是当时斐家长女故意往她衣服上泼了水,她没有争执或不满,自己擦了擦衣服就出宫回府了。

      聿司凌是大齐的太子,生母是当今皇后,他的母族拥有魏族八十万大军,比整个大齐的军队都多,看起来聿司凌简直只手遮天,哪怕他不学无术也没人能撼动他的太子之位。

      可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

      当初魏族之地还是魏国,他的母后是魏国和亲而来的公主,他的外祖父只有他母后一个女儿,整个魏族顶力扶持他父皇登基。之后他的外祖父身体越发不适,便直接向大齐称臣了。

      可当今皇上从来就不喜欢皇后娘娘,当初的夫妻情分只是看上她娘家的势力。登基之后就册立了向贵妃,皇上属意的储君人选是他跟向贵妃的儿子。

      聿司凌本来还有个哥哥,出生后就夭折了,于是皇后对聿司凌更加的小心翼翼,从小到大他的一切绝不假他人之手。

      可就算是这样,聿司凌七岁那年还是差点丧命,也是这一次,皇后查实,杀死她长子的人,居然就是她的丈夫。

      聿司凌打小就优秀,如果他的敌人不是他的父皇,使劲儿的展现自己还来不及,哪里需要伪装。

      然而这些年皇上却开始对他起疑了,安插在聿司凌身边的线人皇后直接清理掉就是,培养一个有用的人才需要花时间,被清理了之后想再安插一个有用的人进来并不是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