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9章 净身出户

      傅云卿能流畅地说出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却没人打扰也是有原因的,实在是说得太大快人心了!

      就连傅怀杰也仅仅只是脸色难看地道:“卿卿,太子并没有回话说不准你入东宫,明日若还没有消息下来,后日你依旧照常前往东宫,不需如此迁怒于人。”

      傅云卿瞧向这个爹,谈不上喜欢他吧,但他也是这府里比较有人情味的爹了:“爹不必急着安慰女儿。您向来是女儿最为敬仰的人,您在官场能走到如今的地位,女儿从不怀疑您的才能。可正是如此,您的所作所为才叫女儿心寒。”

      傅怀杰眯起眼神:“为父做了什么?”

      “你心里清楚女儿在法华寺一事是有人暗害,清楚有人故意想毁了女儿清白,不说给女儿主持公道就算了,也不见你有半点安慰。”

      傅怀杰不说话了,目光隐隐看了裴氏一眼。

      他心里自然有自己的猜测,不过傅云卿向来懂事不爱计较,他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

      不管裴氏对傅云卿做了什么,对他却是真心实意的,难不成他当真为了傅云卿跟自己的妻子闹起来不成?娘家人都是京中有头有脸的人物,面子比什么都重要。

      见没人说话了,傅云卿才淡淡看向裴氏:“母亲,皇后娘娘到底如何答复的,你说吧。”

      “皇后娘娘说她明白了,明日会有旨意下来。卿卿,你也别担心,不一定就是不准你入东宫的旨意,指不定是封赏你入东宫的旨意,咱们至今为止都是有希望的。”

      居然没有聿司凌遣她去庄子的消息。

      不过也无所谓了。

      “知道了。”傅云卿懒洋洋的:“父亲和母亲要是没有别的吩咐,女儿就回去休息了。”

      “你站住!”傅云卿刚起身,老太太就怒喝道:“还想回去休息,你真以为旨意没有下来之前你还有希望吗,便是我们这样的人家也不会要一个名节败坏的女子,何况是太子?”

      老太太转向傅怀杰:“要么就让这个不孝顺的东西立即给我滚出傅府,要么,我这个当娘的走!”

      傅云卿那么数落她,她怎么能容忍傅云卿留在府里享清福,碍她的眼。

      傅云卿今日的态度也叫傅怀杰有点不满,觉得给她点教训也可以。女儿受了委屈他心疼归心疼,但女儿若受了委屈就嚷嚷要他做主,他便不会心疼了。

      “卿卿去乡下清静些日子也好,只是今日天色已晚……”

      但傅怀杰话尚且没有说完,老太太强硬道:“必须马上走!”

      傅怀杰为难了一下,最后还是舍弃了傅云卿:“既然如此,卿卿,你回去收拾东西吧。”

      傅云卿不说话是想看看傅怀杰的表现,既然如此那就别怨她今夜就来搬空了府里的库房!

      “没问题,今日你们要逼走我,他日若想我回来,所有人都得给我下跪我才答应。”

      她保证能搬空了傅家的财产,让他们连下人的工钱都发不出来。

      “呵呵,姐姐这话说的也未免太叫人发笑了。妹妹等着他日对你下跪。”傅云瑶忍不住道。

      老太太更是厌恶的道:“脸得多大,竟能说出这样的话。”

      傅云卿对那些嘲讽置若罔闻,她也没有去收拾东西,两手空空净身出户。

      冯姨娘在身后气急败坏的吼她:“你倔什么倔,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有什么资格耍小姐脾气!你给我站住,你在外头等着,我去给你收拾东西!”

      老太太拽住冯姨娘:“你给我站住,收拾什么?没人说过不给她,是这死丫头自己不要。我告诉你们,谁也不需接济她,若日后被我发现了,有你们苦头吃!”

      傅云馨浅笑道:“姐姐是个有骨气的女子。”

      傅云瑶当即嘲讽道:“日后别哭着求着要回来,那才叫有骨气。”

      裴氏和傅怀杰都没有说话。

      傅怀杰眼里有些火气:“走了正好,不吃点苦头她不知道外头的日子有多难。”

      傅云卿这么甩手就走让他很没面子,但他也不觉得傅云卿能走多远,指不定天色还没黑她就回门口来蹲着了。

      到时候他再叫她进来好好训斥一番,再嘱咐人为她收拾好衣物送她去乡下,届时她就知道乖了。

      朝中事情烦人,家里的儿女还不省心,傅怀杰心烦意乱地甩手走了。

      傅云瑶笑了笑,挽着裴氏的手臂走远了才问道:“娘,如今傅云卿不能入东宫了,女儿能代替她去吗?”

      裴氏温柔的点了点傅云瑶的鼻子:“羞不羞?”

      “才不羞呢,女儿就是喜欢太子。”傅云瑶俏皮道。想起太子,她心头就扑通直跳。

      裴氏道;“为娘提了,明日皇后娘娘若有旨意下来,不是定你为侧妃就是太子妃。”

      “真的?”傅云瑶开心坏了:“娘,你最好了。”

      傅云馨听到太子妃这三个字,眉头皱了皱:“若是没有旨意下来呢?姐姐岂不是要照常入宫?”

      “傻丫头,一个侍妾罢了何须旨意,宫里头来人通知一声就是。”

      傅云卿离开了,多数人心情都贼拉好。

      而太子在宫外的山水别苑里头。

      白羽才刚苏醒,聿司凌同他还没说几句话,侍卫就进来禀告:“殿下,傅小姐被逼出傅府了。”

      聿司凌眉头微蹙:“傅家的人竟这么沉不住气。”

      他相信母后肯定不会不顾他的意愿说出类似于“不让傅云卿入东宫”的话来。

      事情的结果都没有出来,傅家的人居然就把她给逼走了。

      “她人去了何处?”

      侍卫严肃的道:“傅小姐摸别人的钱袋子,找了家客栈住下。”

      聿司凌忽的一笑,挥挥手让人下去。

      白羽瞧他笑的那么骚气,忍不住问道:“傅小姐就是你看中的那位侧妃?”

      “是她。”

      “你选她做侧妃不是因为她为人本分不会给你添乱么?瞧这笑的倒像是被人给勾走了魂儿。”白羽撑起身子,把床边放凉的药给喝了。

      聿司凌不接这话,淡淡道:“你这副身子暂且好生修养,本宫父皇那些杀手,就叫你相公去处理。”

      “噗!”白羽一口药汁直接给喷了出来,气急败坏:“再拿这事儿调侃我,我死给你看!”

      想他第一富豪,却也有迫于无奈的时候。曾经真的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跟“一身白”扮作夫妻,偏生他有求于人只能他扮作女人。

      当时要知道这事儿能被调侃这么久,他绝对宁死不从!

      倚在门框边的神医公子淡淡瞧了他一眼:“有为夫在,你死不了。”

      白羽:“你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