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7章 这个贱蹄子捆起来

      “啊!”小包子痛叫一声,挥着拳头就朝傅云卿冲过来:“你个小贱人,居然敢打我!”

      就他那短胳膊短腿儿的,傅云卿都不必起身,伸出手就能按的他寸步难行。

      “别来我这儿找打,滚。”她这话是对那两姐妹说的。

      傅云馨眼中闪过戾气,规矩的上前对她福了福身:“姐姐,你与太子殿下的婚事怕是保不住了,知道你心中难过,妹妹来陪陪你。”

      “最好难受死她!不要脸的贱人,背着太子殿下勾搭男人把爹的脸面都丢光了,你怎么不去死呢?死了我们还不至于因为你被嘲笑!”小包子实在是打不到傅云卿,索性放弃了动武,改为动嘴。

      傅云瑶闻言就咯咯咯直笑:“姐姐别见怪,浩轩年纪还小,童言无忌。”

      傅浩轩是小包子的名字。

      傅云卿冷冷扯了扯嘴角:“有你们这样的姐姐,对这孩子来说也确实是浩劫。”

      她们姐妹两还没反应过来傅云卿的意思,就见傅云卿凶狠的抓过傅浩轩:“骂我是吗?”

      “你……你想做什么?你都打过我了,还要打我吗?你要敢打我,当心我去奶奶面前告状,奶奶不会……喂你个小贱人,你干什么,你脱我裤子干什么,羞死了你松手,啊!你居然敢打我屁股,啊!”

      傅云卿把傅浩轩放在自己腿上扬起巴掌就打,嘴角噙着冷漠的弧度:“还敢叫小贱人?”

      “那你本来就是……啊!姐姐救我!”傅浩轩赶紧对两个姐姐求助。

      傅云瑶早就变了脸色,但傅云馨却悄悄伸手拉住她,对她摇了摇头。

      傅云瑶不解,傅云馨却道:“姐姐,浩轩只是无心之过,并非有意冒犯你,你快别打了。”

      傅云卿冷冷看了她一眼,把傅云馨看的心里一颤。

      她觉得有点没莫名其妙,随之就抛到脑后继续劝说道:“姐姐,你要是真把浩轩打出个好歹来,祖母那里可怎么交代?”

      却不想,傅云卿上前就甩了她一个巴掌,冷声道:“身为长姐难道不能教训年幼不懂事的弟弟?爹可说了,我们家没有嫡庶之分,莫非你想爹变成外人眼里舍弃糟糠攀附权贵之女的龌龊之辈?”

      “你……长姐说的是。”傅云馨脸上火辣辣的,被一个庶女给打了,对她简直是奇耻大辱。可傅云卿这番话,她也真没有反驳的余地。

      傅浩轩这辈子没有被这么打过,心里简直绝望,绝望程度从他的哭声中句听得出来。

      “哇嗷……你别打了,我错了。”

      “你是长姐,不是小贱人,我错了你别打了嗷呜……”

      傅云卿每打一下,傅云馨的眼神就寒冷几分。

      打吧,打的越重越好!

      最好把浩轩打出个好歹来,看祖母过来不扒了傅云卿的皮!

      居然还敢甩她巴掌,呸!

      傅云馨虽然有心机,可毕竟才十三岁,不是很能藏事。

      她的心思傅云卿一目了然,只是她不在乎。

      等裴氏回来,就会带回来她就会被送去乡下庄子。

      等她出了这座府邸,再去找聿司凌拿上五千两银子,天高任鸟飞,有钱随便花。

      祖母没一会儿就听到消息匆匆赶来了。

      冯姨娘只生了一个傅云卿,裴氏生了一对双胞胎之后在刑部尚书快三十了才生了一个儿子,老太太一直对这个孙子宝贝的很。

      远远地听到孩子的哭声就心慌了:“是谁敢动我孙子,快给我住手,住手!”

      “哇,奶奶。”傅浩轩看到救星眼泪鼻涕流了一脸,裤子都没有提起来跌跌撞撞的朝老太太跑过去。

      老太太赶紧蹲下身抱着孙子,看着小孙子被打红的屁股心疼的她眼眶都红了。

      “奶的宝唉,奶来晚了。”老太太一边给孙子揉着屁股,抬头看着傅云卿时,慈爱的目光瞬间凶狠;“来人,给我把这个贱蹄子捆起来!”

      老太太向来不喜欢冯姨娘,当初她儿子被将军的闺女看中的时候生觉得冯姨娘挡了她儿子升官发财的路,她使劲儿的为裴氏考虑,要将有身孕的冯姨娘给撵走,得亏傅云卿那个爹多少有点良知,没有同意。

      而当初冯姨娘也生怕被撵走,将肚子里的孩子当做了唯一的希望,就盼着是个儿子,也告诉所有人这是个儿子。

      老太太信了,为了孙子勉强留下冯姨娘,却不想生下来的居然是傅云卿这个女儿。

      所以想当然的,老太太对傅云卿也不待见的很,婆孙两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但一年到头也说不上几句话。

      原主以前对这个祖母都是躲着的,远远看到老太太的身影就赶紧调头的那种。

      老太太身边的几个老嬷嬷得了主子命令立即就朝傅云卿扑了过来。

      傅云卿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连忙就躲:“祖母祖母孙女错了,孙女以后再也不敢打弟弟了!别说弟弟骂我小贱人,哪怕弟弟以后骂您老不死的,孙女也不敢打他了!”

      看傅云卿仓皇逃窜的样子,傅云瑶等人都觉得挺解气呢,可她后面这话说出来,怎么让人心里那么憋得慌?

      “赶紧的,给我抓住她!”老太太莫名的涨红了脸,狠狠盯着傅云卿上蹿下跳的身影。

      她心里其实知道是孙子有错在先,但她就是护短,孙子哪怕有天大的错,傅云卿也不能打。

      敢动手打了,傅云卿就有罪,就该被罚。

      几个嬷嬷使出了狠劲儿想抓傅云卿,可傅云卿比泥鳅还滑溜,她们哪怕碰到了也抓不到。

      傅云卿嘴角噙着笑意,往傅云馨身后躲——

      “哎呀!”

      傅云馨被撞到在地。

      往傅云瑶身后躲,傅云瑶被撞到在地……

      院子里一阵鸡飞狗跳,乱成一团。

      等裴氏等人回来看到的,就是满院子的狼藉。

      傅云瑶额头撞了个红肿的大包。傅云馨更惨,脑袋都破皮流血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老太太闪了腰倒在地上也没有人扶。

      傅云卿也够呛,累得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休息呢。

      “这是怎么回事!”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正是一家之主傅怀杰。

      裴氏出宫之后等着他处理完公务一起回府,回府便遇见了在门口等着他的冯姨娘,三人正好就一起来了傅云卿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