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6章 不追究

      没想到裴氏跟法华寺主持居然会有一腿儿……

      傅云卿仿佛预见了自己以后骑在一府主母头上的日子,想想就美滋滋。

      不过她不准备就这么戳穿了,否则以法华寺的力量,随随便便就能让现在的她死于意外。

      “没曾想女儿找不到主持的住处,迷路了。有饿又困的不知在什么地方就睡着了,直到天明才找到回来的路。”

      听她这么说,裴氏才狠松了口气,伪善道:“没事就好,以后别大半夜往外跑,你一个女儿家不安全。”

      这语气,是不追究傅云卿半夜出门的事情了?

      傅云瑶对这个结果有点瞠目结舌:“娘!这个女人不守女子闺中之道,深夜不知所踪,您就不处罚她?”

      “什么这个女人那个女人的,云卿是你姐姐!”心乱如麻的裴氏,终于对傅云瑶发火了,冷着脸起身:“来人,为大小姐准备浴汤。”

      转而看向傅云卿:“你收拾妥当,咱们该回家了。”

      又嘱咐了下人几句好好照顾大小姐,裴氏才走了。

      傅云瑶不甘心的瞪了傅云卿一眼,一跺脚跟了上去。

      冯姨娘踌躇了半响,倒是留了下来。

      可此刻面对着女儿,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傅云卿不耐烦道:“有屁就放。”

      “你!”冯姨娘气结,说道:“不要忘了谁才是怀胎十月把你生下来的娘!”

      “真是好笑,从来不把我当女儿看待的人,却叫我不要忘了她是我的娘。”

      她被人欺负差点清白不保的时候,她的亲娘在哪里?

      她精疲力竭浑身是血的时候,她的亲娘看见她是什么反应?

      她用自己身体力量将银簪捅进猥琐男的心脏,她的手心也被银簪刺破了。她的伤口除了自己,谁又会为她包扎?

      当初她侧妃的位置丢了,冯姨娘跑来骂她没出息,把火气往她身上撒,可对于导致她丢了侧妃之位的裴氏却屁都不敢放一个。

      因为裴氏是上一任大将军的闺女,裴氏的哥哥是现任的大将军。

      傅云卿对这个娘亲半点情分都没有,一点颜面都不可能给她留。

      冯姨娘被傅云卿说的有点恼羞成怒,憋了半响道:“总之,太子是你唯一的出路,你要是还有点志气就别轻易放弃。回京之后好好想法子怎么去接触一下太子。你这清白不也没有毁吗,太子既然看上了你,应该可以体谅。”

      你这清白不也没有毁吗……

      “呵呵呵……呵呵呵……”傅云卿被气的哭笑不得:“你滚,马上从本大爷眼前消失!快点滚!”

      这个女人要是再不从她眼前消失,她觉得自己怕是顾不得这人是不是这身体生母,真的要动手揍人了。

      ……

      裴氏那边,寻了机会去找主持了。

      她将傅云卿说的那些话跟主持说了一遍,心里忐忑道;“也不知是不是我多心了,总觉得这小蹄子知道了些什么。”

      “她昨夜一整夜不在房中……昨夜我这里发生了一件大事,但应该跟她没关系。”主持想着这么一个小丫头又不会武功,不可能去他的藏宝阁救人,刚一想就排除了傅云卿的嫌疑,转而握住裴氏的手安慰道:“你若实在是不放心,我帮你除掉她。”

      裴氏赶紧抽出自己的手,惊慌的张望左右。

      她有点惊弓之鸟了。

      四周没人她才轻叹一声道:“也不必如此,到底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也不想要她的命。”

      她还准备让自己的女儿顶替傅云卿入东宫呢,如果这个时候傅云卿死了,她这里也太招惹闲话了。

      主持可不知裴氏的真实想法:“你总这般善良可不是什么好事。”

      裴氏无奈的看了主持一眼,眼中染上几分温柔。转而问道:“你这里发生了什么大事?”

      “也没什么。你当真就这么急着走?不能多留两日?”

      白羽被救走的事情主持不方便透露。

      其实他们很意外,白家的当家人居然会对他们的名册感兴趣。白家也是雄踞一方的势力,到底是白家对他们的名册感兴趣,还是白家在为什么人效力?

      那是皇上豢养在外的杀手名册,名册虽然还在,可白羽却看到了这份名册。泄露出去的话,他这边就有麻烦了。

      ……

      当天下午总归没有启程,第二天天没亮动身的。

      中午时分抵达尚书府,傅云卿独自用了午膳便开始参观自己以后居住的地方。

      尚书府的格局很雅致,亭台楼宇,花园鱼塘,红漆木回廊,鹅卵石路,应有尽有。

      傅云卿居住的院子在府里比较偏远的地方,不过除了远一点之外,其他地方裴氏倒是没有亏待,她对住处还比较满意。

      她的院子里有五个下人伺候她,两个干粗活的,两个做细活的,还有一个贴身丫鬟。贴身丫鬟也随着她去了法华寺,一道回来的。

      不过这些下人都是裴氏的人,傅云卿虽然不准备重用,但也不准备直接遣散。

      遣散裴氏的人就是直接跟裴氏杠上,她没有这个必要。

      而裴氏下午就进宫了,裴氏走了没多久,傅云瑶就来傅云卿面前幸灾乐祸。

      “有些人啊,命贱就是命贱,哪怕被贵人看中了也没有那飞上枝头的福气。”

      傅云卿刚参观了一遍尚书府正搬了椅子在院子里头晒太阳规划以后的人生,就听见傅云瑶那小人得志的声音。

      她侧眸看去,远远走来的还有裴氏的另外一个女儿傅云馨,和傅云瑶是双胞胎姐妹,长得及像,不过性格却没有傅云瑶那么张扬。

      从面上看,傅云馨和从前的傅云卿都是温婉恬静的小家碧玉型,但和这些姐妹从小一起长大的傅云卿知道,傅云馨看似温和,可内心却很清高,对别人的温和都是高高在上的施舍。

      她们姐妹两身边还跟着一个飞扬跋扈的小包子,三四岁的模样,也是裴氏的所出,他们傅家的嫡长子。

      傅云卿的那个亲爹为人还算过得去,他比较专注于事业,不怎么好美色,府里只有裴氏一个正房和一个冯姨娘,没有再纳妾。

      “什么看上不看上的,不就是一个被人当玩物的下贱坯子。太子东宫的侍妾多了去了,姐姐干嘛抬举她。”小包子出身就被宠着长大,在傅云瑶这个姐姐的熏陶下,对傅云卿这个别的女人生的小贱种那是厌恶至极。

      傅云卿是那种会跟小朋友一般见识的人吗?

      是的,她就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她随手拿起茶杯盖子掂了掂,甩手就朝小包子丢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