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5章 你算什么东西

      “自己回去,你身体虚,需要锻炼。”聿司凌却说完了这句,就甩手走了。

      他并非不帮她,他中了迷药撑不住之后就失去意识了。

      等他醒来之时发现她的处境立即要帮,却被她一句“小哥哥你要对我温柔点哦”给雷的外焦里嫩!

      “锻炼个屁!你个王八蛋!”傅云卿气的脸色通红。

      追云被她给吓了一跳,然而瞧自家太子,对这姑娘的辱骂却像是没听到一般,完全不计较。

      聿司凌走了,追云他们当然也各自散去。

      傅云卿只能自己苦逼的走回去。

      她身体的软筋散药效虽说散了,可原主一个闺中小姐,体能本来就不好又折腾了一晚上,爬上山顶的时候已经累成狗了。

      僧人看见她便匆匆上前:“阿弥陀佛,女施主,令堂已经寻了你半日了,快些去见她吧,莫让她老人家继续挂心。”

      僧人的话中含了指责的味道,眼中也对她有点不屑。

      这个世界的僧人虽说也讲究清修,但法华寺不一样,法华寺是国寺,相当于皇家养的一股军体势力,效忠于皇上。

      傅云卿坐在地上把气儿喘够了才起身,瞧了僧人片刻——

      “啪!”

      扬手就给了人家一巴掌!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下人也敢对本小姐冷眼相待。”

      僧人眼中露出几分怒意,却不敢发作,嘲讽道:“傅小姐,你一个闺中女子深夜出门晌午才归,如此不成体统不管是谁都能对你冷眼相待。”

      裴氏满世界找她的时候傅云卿就知道她深夜不在房中的事情肯定闹得所有人都知道了。

      被人戳了脊梁骨,傅云卿却半点慌张都没有,冷笑道:“原来刑部尚书的闺女是人人可以非议的,你连本小姐因何不在房中都不知情就敢这么说我,可见丝毫不把我爹放在眼里。”

      傅云卿杨手又给了人家一巴掌;“你算什么东西,也敢不把我爹放在眼里?”

      “贫僧何曾不把尚书大人放在眼里?”

      傅云卿杨手又给了人家一巴掌:“还敢嘴硬!”

      僧人被打的火冒三丈,可气归气,他也不敢还手。

      傅云卿纯粹是撒气,在聿司凌那儿受了一肚子气,这僧人偏生要往她撞枪口上撞。

      欺负完弱小,傅云卿的心情舒爽多了,难怪那么多人喜欢欺凌弱小呢,是真解气啊!

      回到房间的时候显然裴氏等人已经知道她回来的消息,已经摆出阵势等着她了。

      “跪下!”

      傅云卿刚踏进房门,裴氏就是一声怒喝。

      傅云卿却没跪下,好整以暇的扫视了眼屋子的人:“敢问母亲,女儿犯了何事?”

      冯姨娘立即跳出来:“你还有脸说!夜里你跑哪儿去了?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昨夜你床上死了个男人就罢了,之后你竟然还不见了,我怎么生了个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女儿!”

      今日一早,下人发现屋里没人之后她就一直被嘲笑到现在,被裴氏数落到现在。

      原本昨日看见女儿冷漠的眼神她心中还生出一些愧疚,但今日憋了一肚子火气那些愧疚全被愤怒代替了。

      看着这个自己的亲生女儿一出事就比谁蹦跶的都厉害的生母,傅云卿心里已经连心寒都不会有了。

      原主有这么一个母亲没有得抑郁症也实在是够坚强。

      “本小姐如何不劳烦冯姨娘操心,您别忘了,除了正室夫人和子嗣之外,其他人都是下人罢了。您为我爹生养了女儿有功,但也不足以让你爬到主子头上撒野。”

      “你……”冯姨娘瞬间红了眼眶,心口生生被最亲的人捅了一刀一般,疼的她发颤。

      傅云卿瞧着她的反应,眼中划过不忍,但很快便决然的移开了视线。

      当娘亲的知道疼,难道女儿不会疼吗?

      只一次她就这般反应了,可这样的事情她从前对原主做了多少次?

      “呵呵,好一个狗咬狗。”傅云瑶在一边落井下石道。

      “月瑶。”裴氏不温不火的呵斥了一句。

      傅云卿的目光转向傅云瑶:“妹妹这性子要改改,知道为什么太子殿下在皇后娘娘生辰宴上看中的是我而不是你吗?除了你容貌不如我之外,还因为你这性子太子不喜欢。”

      “你说谁容貌不如你!”傅云瑶气的跳脚,虽然这是事实,可没有哪个女孩愿意被人说自己长得不如另一个女孩漂亮。

      傅云卿一副“你长得就是没我好看,难道你一直不知道吗”的表情继续说道:“太子殿下喜欢我这种温婉恬静的女子,妹妹若是有我一半,以你嫡女的身份何止是侧妃,怕是能做太子妃。”

      你温婉恬静?

      你不是忘了你之前还啪啪煽一僧人耳光,就在刚才你还对你生母冷言相向?

      从前的傅云卿确实是挺温婉恬静小家碧玉的,可如今的傅云卿是不是有点无耻?

      傅云卿这话明摆着在说傅云瑶性子不行,可是傅云瑶愣是被她堵得说不出来。

      裴氏重重吐出一口气,将心中的不快吐出来,转入正题:“云卿,你从前那般懂事,如今怎么越发的不像话了?大晚上的你上哪儿去了?叫人给你准备浴汤你也不曾洗浴,瞧你现在这副样子,被人看见了多丢人。”

      她此刻倒是确定了,傅云卿这性子果然是不一样了。

      莫非差点被毁了清白,真的被刺激到转性了?

      裴氏一想觉得有这个可能,她危及情况下连人都杀了,手上都沾了人命还有什么好畏惧的。

      她一口一句傅云卿丢人,哪怕不能给这个贱种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打压打压这个贱种的自尊也很痛快。

      傅云卿早就想好了应对的说辞:“母亲有所不知,昨夜我原本是要去洗浴休息的,可对于那歹人的事情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女儿跟他无冤无仇的,他怎么就偏偏跑到女儿的房间?他又是何处的人?又是如何避开咱们的守卫潜入女儿房间?”

      “女儿寻思着其中肯定有猫腻,便想去找母亲禀告,却不想母亲竟然不在房中。女儿便想着去找主持,结果母亲你猜怎么着?”

      裴氏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拳头都紧了紧,沉住气,扯出一抹生硬的笑意问道:“怎么着?”

      能怎么着,昨夜某个王八蛋把她提溜出去的时候算是干了一件有用的事情。

      他们半空中瞧见裴氏依偎在主持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