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4章  给你五千两

      聿司凌的目光微微亮了亮,眼中闪过欣赏,却指了指旁边道:“那块血玉更值钱。”

      得,他以为傅云卿不识货。

      傅云卿没好气道:“我喜欢珍珠!”

      聿司凌现在相信她懂机关术,吩咐道:“这里有个地道,你找出来。”

      “可以,但咱们明晚再来找。”她的药效还没有全退,现在还有点手脚发软。

      聿司凌却很霸道:“明日你就要回府,现在就找。”

      傅云卿抗议:“那你之前还说让我明日想法子来藏宝阁呢!”

      聿司凌表示她抗议无效:“那是之前。”

      傅云卿心里憋着一口气:“那事成之后你还得给我五百两!”

      殿下她都不想叫了,这个周扒皮!

      “本宫给你五千两。”

      法华寺藏宝阁救人居然只要五百两,他请佣兵接与法华寺有关的单子都得一万两起价好吗。

      而且还只是起价。

      好歹是个官家小姐,居然就这点追求。

      傅云卿哪里知道这些,她只知道原主每月的利钱是三两银子,当然觉得五百两很多了。

      “好!”闻言她还觉得聿司凌很慷慨,比之前稍微有斗志一些了,还不知道自己其实给人家省了一大笔银子。

      黑灯瞎火的,傅云卿找了一个时辰才找到地道的门,期间她又拆了好多机关,让人家辛苦布下的机关都失灵了。

      傅云卿找到了开关,她都站在自己以为的安全区域了,可还是:“啊!”的往下掉。

      地道的入口居然比她估算的要宽!

      聿司凌纵身跳下去搂着她,没让她被底部的尖刺给扎死。

      “设置这个机关的人简直是人才啊。”傅云卿望着一边的爬梯赞叹。

      坑壁上有爬梯,知道这个机关的人就知道在什么位置顺着爬梯下来,可不知道的人哪怕开启了机关也容易掉下来被扎死。

      就算是这样……

      “殿下,臣女跟你说哦,这爬梯上头还有毒,你回头得赶紧解毒。”

      爬梯上头还被抹了毒,还得清楚哪一阶没毒。

      这机关简直谨慎到了变态的程度,难度可以比拟闯现代的高科技保险库。

      聿司凌不在意自己碰到了毒,事实上他的身体很特殊,毒对他没用。他看着眼前四面的墙壁道:“下一个入口。”

      傅云卿看了一圈,为了防止又有问题,她没敢贸贸然用自己的手去开启开关,于是,她拿起聿司凌的手在一块儿砖头上戳了一下。

      聿司凌:“……”

      随着一道石门缓缓开启,他懒得计较她的无礼。

      石门一开,里头是一间只有十平方的密室,里面的两个黑衣守卫一见情况不对立即要动,可聿司凌抱着傅云卿都已经在眨眼间到了他们面前。

      傅云卿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她被他放下来的时候,只见眼前多了两具尸体。

      “殿下,您功夫不错呀。”傅云卿在房间里感受到他施加的压力的时候就知道这位太子肯定不是别人口中评价的那般不成大器,却也没想到他身手这么了得。

      这间密室里头只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昏迷的男人。

      聿司凌道:“还有机关吗?”

      “没了。”

      法华寺坐落在苍山之巅,傅云卿就知道这混蛋不会送她回房间,可也万万没想到他会直接把她带到半山腰来!

      这里有聿司凌的人接应他。

      “幸好殿下营救及时,白羽中的是转生毒,再过些时日等他自己苏醒别人问他什么他都会知无不言。届时不说我们的事情被他尽数泄露,就算殿下救了他回来,属下对此毒也无力回天。”

      说话的是个白衣公子,他将叫白羽的人抱在怀里:“属下需要立即带他回去。”

      “本宫也得立即回宫。”聿司凌点头,嘱咐另外一人:“追云你留下,查查法华寺的主持与刑部尚书夫人什么关系。”

      “属下领命。”叫追云的人严肃的应下之后,才看向了傅云卿:“殿下,此女……”

      这脏兮兮的姑娘谁啊?!

      其实追云在意这个姑娘很久了,因为她的出场方式简直太奇葩了。

      殿下是抱着白羽回来的,而这个姑娘是紧紧挂在殿下背后被殿下给带回来的。

      而傅云卿杀掉猥琐男之时染血的衣服还没换,追云刚开始乍一看,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殿下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呢。

      可殿下有洁癖的呀,居然任由一个这么脏的姑娘挂在身上。

      而傅云卿看着眼前的人内心也有点起伏不定。

      请问这位叫追云的小哥哥,你是那位江湖第一杀手号称死神的追云吗?

      请问这位会医术的白衣小哥哥,你是那位只穿白衣不知其名医术超群,能在死神手里抢人命的神医公子吗?

      还有那位被救出来的昏迷小哥哥,你竟然叫白羽,莫非你是那个第一富豪白家的当家人白羽吗?

      我的天啊!

      玩世不恭不成大器的太子,居然让这么一大帮大佬听命于他!

      在傅云卿的世界观快要崩塌的时候,那方聿司凌看向她微微一笑:“不必管她。”

      傅云卿;“……”

      “不必管我?你把我带出来你不管我?”这个太子,果然还是很惹人讨厌:“此刻天色都快亮了,若是被人发现我不在房中,我要怎么解释?”

      聿司凌走到她身边,附身唇瓣贴近她耳畔,温热的气息吹到她耳朵里:“你的家人总不可能杀了你,既然你不想入东宫,就说一句出来会情郎便能轻易脱困。”

      傅云卿揉着发痒的耳朵气急败坏的跳开:“知道我对你没有意思就别瞎勾搭!”

      她今夜会的人就是他,会情郎,不敢当!

      聿司凌双手抱臂,闲适的看着她:“本宫在你房中之时你还拉着本宫的手温柔许诺定然护本宫周全,本宫信了,趁着本宫不能反抗你还乱摸本宫的脸。此刻你却……女人,变心真快。”

      追云:“……”殿下,您这话信息量好大啊。

      合着傅云卿成欺骗少男真心的负心渣女了?

      原主确实倾心他。原本对太子并无非分之想的十四岁小姑娘,却在得知他有意娶她做侧妃的一瞬间就对这个男人怦然心动了。

      情窦初开的年纪,喜欢上一个人就是这么轻易。

      可拉着他的手温柔许诺的是原主又不是她。

      傅云卿感受着追云以及其他几个黑衣人的异样目光有点被人倒打一耙哑巴吃黄连的感觉。

      “不对!”傅云卿突然反应过来;“你当时没有昏啊?你没昏看见别人欺负我你不帮我!”

      原主好歹救了他,他却为了不暴露自己选择对原主袖手旁观。

      女子遭遇那种事情,心里有多绝望?

      真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