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3章  证明自己的时刻到了

      傅云卿一点都不好奇太子为何转职跟她做了同行,所以她装傻,不耐烦的挥挥手:“不认识你,赶紧滚。”

      太子却赖上她似的,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方才那人,你留着他性命比杀了他有用。”

      “哦,酱紫哦。你到底走不走?”傅云卿当然明白,那猥琐男不死便是裴氏指使人毁掉她清白的人证。

      不过,傅云卿是贼,她只要有目标就可以了,不需要人证。

      冯姨娘待她不好却不会打肚皮官司,裴氏待谁都亲和,却处处算计,俨然就是一朵伪白莲。

      聿司凌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既然你不认得本宫,本宫便自我介绍一下,本宫便是你的未来夫婿,东宫太子。”

      傅云卿:“……”你堂堂东宫太子跑出来偷东西还失手了造么?

      这等羞耻的事情你不隐瞒,居然还自我介绍,你到底想干什么?

      聿司凌见傅云卿不说话,纳闷的看着她:“高兴傻了?”

      傅云卿心道她高兴个屁,微微福身问道:“太子殿下想怎么样?”

      聿司凌满意的看了她一眼:“明日想法子去藏宝阁,带本宫进去。”

      今夜法华寺失责,让人闯入她房间,只要她够聪明知道利用这个机会,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进入藏宝阁。

      傅云卿闻言却沉默了片刻:“殿下,您还没有放弃那宝贝呀?臣女问一下下,你想偷的是什么?”

      聿司凌不悦的皱了皱眉,眼神冷了几分。

      一股强大的威压袭来,傅云卿竟然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这位太子殿下,说起来玩世不恭不成大器,可生气起来那小眼神还怪他爹吓人的。

      她当然不是不识趣的多嘴过问他的闲事,她有自己的考量。

      “殿下的身份尊贵,岂能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您想要的东西,臣女愿意代劳。”傅云卿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聿司凌闻言忽然乐了,有点看不起她,但是也没有立即否定她:“法华寺藏宝阁机关重重,你怎么代劳?”

      他不是去偷东西,是去救人。

      藏宝阁有密室,他的朋友被关在密室里头。

      但傅云卿闻言不但没有胆怯,反而更加信誓旦旦:“臣女自然有自己的办法,殿下只要答应臣女一个条件,臣女肝脑涂地也为殿下把事情办妥。”

      作为一个神偷,别的她不敢打包票,对机关术却特别精通。

      “你想要什么?”

      聿司凌心中都认定她是想入东宫,结果傅云卿说道:“臣女名节有损,皇后娘娘定然不同意臣女去侍奉殿下,还请殿下届时再同臣女的母亲加一道处罚,将臣女罚去乡下的庄子思过。”

      聿司凌听她前面说的那些还特淡定,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可听了她后面说的,心情就有点微妙了。

      目光淡淡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合着她还不想去东宫伺候他?

      这些都暂且不论,她怕是不知道此事多难办。他要求跟着一起去也并非立即去救人,而是想先摸清楚里头的机关,再待时机。

      傅云卿见他不说话,知道他是不相信她,就道:“殿下若不信,臣女身体一康复就去藏宝阁偷一样珍宝出来。”

      聿司凌若有所思的沉吟片刻,道;“现在就去。”

      傅云卿在听到聿司凌那句“现在就去”的时候,心里是比较抗拒的。

      然而这家伙没有给她说不的机会,直接就把她给提溜了出来。

      “殿下,臣女觉得这个事情咱不能那么草率,臣女本来可以名正言顺去藏宝阁参观的,你这么搞有点呛人啊啊啊,你慢点!”

      傅云卿的身手很好,飞檐走壁上蹿下跳,再借着现代一些工具,百层高楼纵身跃下一点都不怵。

      见识到聿司凌的轻功,她虽然很震惊很新鲜,可她现在什么工具也没有,如今的这具身体也不如她从前强悍,她一点安全感也没有,就只能……八爪章鱼似的挂在了聿司凌身上。

      聿司凌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跟个女子这么亲密的接触,软软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他身上。

      可是,这个姑娘的心思却半点不在他身上,目光直直盯着下方,生怕摔下去似的。

      心中莫名有点不爽,聿司凌道:“你松开点。”

      “我不!”傅云卿挂的更严实了。

      聿司凌熟悉的避开了守卫们抵达藏宝阁。

      “去最底层找,拿到价值八十万两的东西出来,本宫应允你的条件。”

      傅云卿以为他会跟她一起行动,结果他弄开窗户之后把她丢进去,扔了个火折子给她,转身就走了……走了……

      傅云卿:“……”

      好吧,证明自己的时刻到了。

      傅云卿先扫视了一圈四周的环境,凭借着月光,一眼就看出了目光所及的几处机关。

      机关重重果然不假,每隔两三步就有机关。

      吹燃了火折子,傅云卿直接朝着底层去。

      而她身后,聿司凌其实没有走,正隐藏了气息若有所思的尾随她。

      他进入藏宝阁,刚进来没多久就碰到了机关,可这个女人看起来笨手笨脚的,跟着她的脚步踩下来居然安然从第四层下来了。

      她是懂机关术还是清楚藏宝阁的机关位置?

      这个疑问聿司凌还不知道,此刻就见傅云卿双眼放光的看着一盒珍珠,正要去拿却好想察觉到什么,只见她一手按住盒子,一手慢慢的拿起珍珠。

      “你这是做什么?”聿司凌忽然出现。

      “妈呀……还好……”还好她稳住了,盒子底下的重力机关没有启动,傅云卿无语的看向聿司凌:“殿下,您别这么出来吓人好么?”

      聿司凌却又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太子殿下还是个求知欲极强的好奇宝宝。

      傅云卿就同他解释:“看到这根细线没有,这细线底端连着开关,只要盒子的重量有变化,细线另外一端固定的机关就会启动,会有几十支箭矢射过来。”

      傅云卿指了指上方,黑暗中,上方有些什么看不清,但聿司凌夜视能力极好,他仔细一看便看见上方果然有几只箭。

      这个女人……

      “你总不能一直按着这个盒子。”聿司凌道。

      “这种小机关,我随便就能给它拆了。”

      只见她火速拿完珍珠,把火折子递给聿司凌,再用衣袖包裹着手,捏着细线拿起盒子,盒子底部果然是个开关,她略微把开关给拆了再重新装上,松开细线之后细线也不会因为重量变化而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