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2章  赶紧滚

      “你这个死丫头,怎么到处惹事生非!就不能安安分分的吗?!”傅云卿的生母冯姨娘惨白着一张脸,对于浑身染血精疲力竭的傅云卿,却没有多关心。

      安安分分?惹是生非?

      呵呵……

      别人倒也罢了,可原主这生母的态度,若面对这些的是原主,怕是又要狠狠的伤心一回。

      傅云卿慢条斯理地掏出手绢包扎手上的伤口,懒得理会冯姨娘。

      这冯姨娘才是她爹的原配夫人,但裴氏是大将军的姑娘,她爹当初一个寒门学子有幸被裴氏看中,自然不会拒绝这门婚事。

      冯姨娘一直埋怨原主,觉得如果原主是个儿子的话,她也不至于从正室沦为做妾。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房里怎么会有男人!”

      冯姨娘本就不喜欢傅云卿,这会儿再看傅云卿,居然只顾着包扎自己的伤口,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心里更加堵了一口气。忍不住尖声喝问道。

      “你想说什么?”

      傅云卿手上动作一顿,抬眸冷冷看向这个她名义上的生母 。

      有这种只会拖后腿,却根本不关心她的娘,原主真是不幸!

      “我……”

      傅云卿冷漠的眼神仿佛能穿透灵魂,冯姨娘生生给怔住了。

      “云卿,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傅云卿的嫡母裴氏快速地瞟了一眼那死得不能再死的男人,眸底闪过一丝暗光,沉声问道。

      “怎么回事?”傅云卿一边用轻描淡写的抬头:“这人趁我睡着突然闯入,要不是我反应够快,母亲,你们看到的,可能就是我的尸体了!”

      傅云卿的目光又落在法华寺僧人的身上,语气似笑非笑,“法华寺是国寺,可依我看,这治安不行啊!若是皇上知道,这贼人都能轻而易举地闯入香客的房间了,会不会觉得,有辱国寺的威名呢?”

      静!

      傅云卿的话音落下,整个屋子的人都刷的一下把目光看向她。

      若是常人,遇到这种事,早就已经哭爹喊娘了,可是傅云卿这个当事人居然比谁都冷静。

      她那一句话,不仅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还把整个法华寺拖下了水。

      法华寺是国寺,不仅每年皇上都要来法华寺祈福,就连当今太后,也会固定时间来修禅。

      眼看着就要到太后娘娘来修禅的时候了,这个时候,若是传出法华寺治安不严的消息,皇上定然会大发雷霆……

      “夫人,此事事关我法华寺的声誉,还望夫人莫要传扬出去,贫僧定会将此事如实禀告住持,查清事实,还傅小姐一个清白!”

      法华寺的僧人急忙站出来,双手合十,保证道。

      “可,可那是一条人命啊!难道就这样算了!”

      傅云瑶十分不满,她好不容易找到傅云卿的污点,想要把她彻底踩在脚底,自然不甘心就这么放过她!

      可是裴氏想的和傅云瑶不同。

      “瑶瑶!此事不许再提!”

      裴氏不让傅云瑶提这事,自然不是因为想保护傅云卿,只不过,事关法华寺,她必须要掂量掂量。

      傅云瑶被裴氏呵斥,心中十分不爽,可又不敢跟裴氏对着干,只好委委屈屈地应了。

      末了,还狠狠瞪了傅云卿一眼。

      她想不通,为什么娘亲突然不让她提了!

      这是多好的机会啊!

      只要把傅云卿房里进了男人,还杀了人的消息传出去,太子殿下怎么可能还会要她!

      裴氏有自己的想法,她心里头知道是怎么回事,目光看向床上已经死透了的人,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死无对证,此事就不会把她牵连进来。

      傅云卿这次没事,算她运气好。

      可还有下一次呢!

      “我的儿!真是苦了你了!幸好你没事,快让母亲看看。”裴氏上前来扶傅云卿。

      从小到大,傅云卿的生母总是对她恶语相向,倒是裴氏这个嫡母为了面子和正室的气度,会在面上对她善待几分。

      当然,这只是面上而已。

      会咬人的狗,从来不叫!

      “女儿不苦。”傅云卿浅浅一笑,目光看向裴氏:“其实,女儿本想留着他的性命,也好问问到底是谁指使他来害女儿。可没想到,他那么不经死!唉,好可惜!”

      众人的目光随着傅云卿的话落在床上的男子身上,那家伙胸口的发簪之剩下簪尾一小部分,可见出手之人有多狠。

      心脏肯定已经被刺穿了好吗!

      这样能不死吗?

      还不经死

      “你呀!女孩子家家的,最重要的是端庄贤淑!以后可不能……”

      裴氏佯装爱怜地瞪了傅云卿一眼,末了为难地开口:

      “发生这样的事情母亲也很心痛,只是云卿,一个男子闯入了你的闺房,还死在了你的床上。此事关乎名节和颜面,母亲不敢对太子隐瞒。但你放心,母亲定不会让太子轻易弃了你,一定为你争取。”

      傅云卿道:“母亲说的不错。太子那里,就请母亲如实禀告。若太子嫌弃,那也是女儿没有那个福分。

      女儿累了,可否请母亲帮忙料理了房里的事情,女儿要洗浴休息了。”

      她才不不想去伺候太子,如果当真能就此作罢,倒是合了她的心意。

      傅云瑶听她这么说,顿时笑了笑不再说话。

      人人都说太子殿下纨绔不懂事,空有一副皮囊不是成大事的料子。

      可是她就是喜欢太子殿下的皮囊。

      得知太子看中了傅云卿,她气的几天都没有睡好觉。

      而裴氏大费周折就是不想傅云卿入东宫,如今傅云卿自己愿意放弃,她当然也不会再为难。

      “今日的事情是母亲疏忽,母亲定然会为你主持公道。”裴氏安慰她,便命人清扫房间。

      倒是冯姨娘不爽的看了眼傅云卿:“没出息的东西,我懒得说你!”

      被太子看中了,多好的出头机会啊,侧妃的位置保不住就算了,连侍妾的位置也保不住。

      她生的女儿怎么就这么不中用!

      冯姨娘气哼哼的走了,傅云卿也懒得搭理她。

      尸体被抬了下去,房间的血迹也很快被清扫干净。

      裴氏没有提给傅云卿换一间屋子的事情,就是因为这里死了人,故意膈应傅云卿,没想到傅云卿也没有提。

      从傅云卿这里离开之后,裴氏还有些心神不宁,总感觉傅云卿和往日里头不大一样了。

      总觉傅云卿知道毁她清白是怎么回事。

      可她若知道吧,又没有追究。

      反正就是奇怪的很。

      而傅云卿这边,确定周围都没人之后,她两步上前猛地拉开了大衣柜的门。

      衣柜里头赫然藏着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是原主白日的时候救得,白日法华寺的藏宝阁被贼人闯入,满寺院的搜罗贼人。

      这个男人想必就是那个贼了,他没有受伤,只是中了迷药昏倒,还正好闯入了原主的房间之后昏了,原主这就把他藏在了衣柜里头。

      而这个男人,此刻正无辜的望着她。

      “看什么看,赶紧滚!”傅云卿凶巴巴的吼道。

      男人慢悠悠的从衣柜里出来:“我身子还很弱,走不了。”

      傅云卿看着男人那张惊为天人的绝世美颜:“本小姐好心救你,可我之前被人按在床上欺负的时候你居然也不出来帮个忙,还妄想本小姐要收留你吗?赶紧滚!”

      男人跟到了自己家似的悠然自得,自顾自的坐了下来,为自己倒了一杯之前丫鬟们才换上的热茶,淡淡抿了一口,含笑瞧了傅云卿一眼:“你不认识我?”

      傅云卿:“……”

      就是认得你,所以原主才会把你给藏起来啊!

      太!子!殿!下!